《跟嫂子南下东莞,遇到的厂妹都很凶猛……》
第158节

作者: 隔壁老赵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的头皮都要炸开了,有些手足无措了起来;狠狠的在大腿上掐一下,暗道:“张俊勇,越是这种时候,你越要冷静下来,不能乱了心,必须冷静下来!”
  突然,我灵光一闪,连忙给周福打电话,把这件事给他说了一下;周福眉头一皱,说:“别担心,我马上带人过去,你先过去稳定住他。在东莞,不认识林董的只有两种人,第一种是外地来的,第二种是那种不入流的小混混,接触不到林董这种人。”
  “可这两种人你不用担心,第一种人,抢龙不压地头蛇不用怕,第二种人,更不用担心了,没钱没势,打一顿就好了!”
  周福的话给我很大的底气,挂断了电话以后,我让赖三开车往那里去;我也就刚刚下车,就冲过来了几个大汉把我摁倒在地,其中一人骂道:“都他娘的给老子下车,玛德,一帮狗杂碎,该死!”
  这样的一个场面,顿时让所有人都蒙了,全都诧异的看着他们,不知道他们要做什么;这是一般人来找茬吗?不给理由,不给原因,见了面直接动手。肯定不是因为艾菲儿给他的服务不好,绝逼是故意的,不然谁找小姐会带这么多保镖呢!
  我也能确定,他们不会是针对我,因为我跟他们素不相识,而且我才刚刚干这一行没几天,不可能得罪任何人;那么,只有一个解释了,他们是故意找林鹏麻烦的。
  强龙不压地头蛇,他们怎么敢在林鹏的地盘,故意找林鹏的麻烦?他们是什么来历?跟林鹏有什么过节?
  我虽然害怕,可却想要把这件事情告诉周福,让他好有个准备,免得来到这里遭了秧;可是,他们却丝毫不给我任何机会,把我摁倒在地了以后,立即抢走了我的手机,并且把我押送到了房间之中。
  那些小妹哭哭啼啼的跟在后面,恐惧到了极致;谁能想到,跟着东莞土皇帝混,竟然也会被人欺负、胁迫;在房间里,我见到了艾菲儿。
  她脸颊红肿,明显是被人打了耳光,正瘫轮在地上,轻生抽泣着,就像是一个受尽委屈的孩子一样;见到我被押送过来了以后,她就像是见到了希望似得,顿时来了津神,可看到我的处境以后,哭了起来。
  现在我自身难保,还怎么就她?
  “勇哥,都怪我,都怪我!”艾菲儿自责哭泣道:“如果不是我给他服务的不好,也不会这个样子了。”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我见到了一个男人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正无津打采的打哈欠,一脸的冷漠;这一刻,我心里对他充满了恨意,男人动手打女人,还算他娘的什么男人!
  不过,他身后紧跟着的保镖,让我心里一阵无力;就算我愤怒又能怎么样?现在我在他的手上,又能做什么?
  只能卑微的如稻草一样的求饶:“哥,我不知道这个小妹怎么让您不开心的,可您出来玩,肯定是图开心不是。何必为了这点小事而坏了心情呢,想要什么服务,让她给你做就好了,何必伤了和气;再说了,我们是东莞土皇帝林董的人,您这样做不好吧?”
  前面的话轮,是给他一个台阶下;后面的话硬,是轮硬兼施。
  “什么东莞土皇帝,没听过!他很牛么?既然这样,就让他亲自出来跟我谈判,不然今天谁也别想走!”男人邪魅一笑,很是残忍,道:“我跟你讲道理!小姐就是出来卖的,竟然连吹喇叭都没有,装什么纯洁!”
  “哥,我们这里不吹喇叭啊!”艾菲儿哭泣着解释:“公司里也没有这样的说法啊,您是为难我啊!”
  “莞式服务没有吹喇叭!哈哈……你是在逗我,今天不只是你要给我吹喇叭,你们所有女人,都要给我吹喇叭,不然就要被我的保镖强bao!”男人冷笑一声,吓得所有女人颤抖一下。
  “哥,您别为难我们这些打工的了成不?我们也不容易,您就放了我们吧,钱退给你还不成吗!”现在帮手没来,或许帮手来了也没用,我只能自救;打肯定是打不过,只能装孙子,把最后一丝尊严扔在地上。

  或许,我本来就没有尊严可言;小时候我体弱多病,家里没钱给我治病,爷爷抱着我在医院跪了三天,祈求医生网开一面。
  病愈初期,需要东西给我补身体,家里没钱买,父亲跪边了全村人,给我求一口吃的。冬天没衣服穿,母亲跪边全村人,为我求棉花做衣服。
  爷爷去世,没有棺木,无人抬棺,我代替父母跪边全村人,求他们为爷爷抬棺。张家一家,都没尊严的苟延残喘的活着。
  面对我的卑微,他就像是看到了这个世界上最有趣的东西似得,开心的笑着,可眼睛里却是理所当然的鄙夷;冷笑道:“知道你们是打工的,所以我不为难你,让你老板过来,不然现在滚,或者是给跪下磕头,兴许我还会考虑考虑!”

  听着他的话,我心里悲凉一笑;本以为来东莞,我就能告别过往的卑微。。。本以为投靠了林鹏,我的摇杆就能挺起来。可现在看来,无论投靠谁,都没有让自己变的足够强的好。
  拳头收回来,是为了下一次更有利的打出去!
  “是不是我跪了,你就让我们走?”我认真的看着他;他笑了起来,道:“你跪了,兴许有希望,可是你不跪一点希望也没有!”
  “行,我跪!”我跪在了他的面前,脸上却是璀璨的笑容;我们一家人,都给别人跪过。都说男人的膝盖值千金,就算是死了,也不能下跪,可张家的膝盖不值钱。

  爹、娘、爷爷、我,都给外人跪过,也不差他这一个;可是,他却不这样想,看到我脸上那一抹笑容后,狭长的眸子却是眯了起来,内心深处竟然有一些不安了起来。
  但凡是个人,都会要尊严,越是要尊严的人,越简单,只要给足他们尊严,就能把所有事情给平息下来;可最难缠、最难对付的,就是那种不要尊严、不要脸的人,他在对付敌人的时候,会无所不用其极。
  俗话说,阎王好打发,小鬼难缠,就是这样一个道理;阎王位居高位,无论做什么事情都要衡量再三,值不值得这样去做,小鬼却不这样想,只要有利益,只有有一点利益,就不会放过你。
  特别是在道上混的人,最有这样的亲切体会;一头愤怒的猛虎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狗,因为狗会在你放松警惕的时候,咬你一口。
  “这小子,不能留!”他心里打定了主意;给人下跪的,有两种人,一个是没脸没皮,把跪当成了习以为常的事情。而他从我的眼睛里,读出来了第二种味道。脸上是笑容,可眼睛深处却是怒火,可以燎原的怒火。
  “勇哥,你赶快站起来,我给他吹喇叭,我给他吹喇叭!”艾菲儿着急大喊;以为特殊职业的原因,她见过很多男人会因为面子的问题跟别人闹掰,以至于事情闹大,最后发生命案也是正常的。面子,也是尊严的一种。可我为了她下跪,连尊严都不要了,让她内心自责无比。
  日期:2017-12-24 18:2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