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意中吃了一块狗肉,结果能听懂狗说话了》
第152节

作者: 推窗望岳V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随时可以。”李福根点头:“只要安家退出,没人再跟你竟争了,我立刻就可以青烟箭放出来。”
  听到这话,方甜甜真的高兴坏了,喜滋滋的看着李福根:“青烟箭只属于我一个人。”
  “是的。”李福根点头,看着心爱的女孩,满脸喜悦:“青烟箭只为你而放,所有的美丽,都只属于你。”
  他不是个浪漫的人,这会儿,却说出了最浪漫的话,方甜甜整张脸都放起光来,焕发出惊人的美丽,紧紧的抓着李福根的手,喜叫道:“根子,我爱死你了,难怪昨夜我做梦,大魔王来抓我,你一下就从天而降,踢走大魔王,还带我飞了起来,你果然是有翅膀的啊。”
  “我当然有翅膀。”李福根便又扇动胳膊,扇了两下,方甜甜可又笑倒了:“别扇了,你这么扇,真的象一只老母鸡。”
  笑了一会儿,方甜甜详细的问起李福根封青烟箭的事,李福根跟她说了,听得方甜甜惊讶不已:“居然这么神奇,那些老道士们,也真是厉害呢。”
  不过还好,她一直没问,李福根到底是怎么知道这个秘密的,而当李福根说起,只要投资商一走,方家就可以投资的事,方甜甜却摇头了:“不。”

  李福根不明白,道:“方家不投资了吗?”
  “不是不投资。”方甜甜摇头:“而是要等一段时间,逼一下这边的政府。”
  方甜甜轻哼了一声,眼光射出锐利的光芒:“那个梅自威太讨厌了,还有那个王海青,居然敢欺负我的人,不给他们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他们不会记心。”
  看李福根有些发愣,她握着李福根的手,道:“根子,你不要急,投资一定会来,但我会先帮你出了气,然后让你重回招商办,先让他们兑现了承诺,我的投资才会落地。”
  李福根明白了她的计划,心中感动,道:“甜甜,谢谢你,我其实不要紧的,只要你能按计划投资,做出业绩,让你爷爷高兴就好。”
  “爷爷当然会高兴。”方甜甜摇头:“但是,你是我的人,没有人可以欺负你。”
  她美丽的脸庞,娇甜如昔,但她眼中一闪而过的锐利光芒,却突然让李福根生出一种错觉,仿佛坐在他面前的,不是方甜甜,而是蒋青青。
  方甜甜与蒋青青,很多方面都完全不同,但有一点,她们都是心中很有力量的女子。

  蒋青青外表精致纤美,如细瓷白玉,方甜甜更是一脸娇甜,就如一碗腻人的甜酒,可如果谁觉得她们好欺负,那就大错特错。
  反到是龙灵儿,外表凶霸霸的,其实就是张面具,撕开面具,里面是个十足的娇娇女。
  竟标会在下午举行,市里准备了车队,吃了中饭后,把客商一起接过去。
  然后走路进入青烟谷,到青烟峰后面的山坡上,就是李福根初带方甜甜进山时宿营的地方,本来山坡就开阔,中间又较为平坦,地势又高,最适合观景,可方甜甜一看,山坡弄成了会场,顿时就嘟起嘴,老大的不高兴起来。
  “怎么了?”李福根不明白,问。
  “好讨厌。”方甜甜跺足:“这是我跟你看星星的地方呢,给他们弄得乌七八糟,气死了。”
  原来是这个意思,女孩子的心思,还真是另类啊。

  日期:2017-12-02 17:34:25
  不过李福根虽然明白了,却不知说什么好,只好安慰她:“没事,看不到青烟箭,下次他们就再不会来了。”
  “早滚蛋才好。”方甜甜嘟着嘴儿,翘翘的,粉嫩水润,让人只想噙在嘴里,慢慢的吮吸品尝,又对李福根扭腰撒娇:“等他们滚蛋了,你要帮我把这里恢复到原状。”
  “一定。”李福根赶忙答应,方甜甜这才开心了,又凑到李福根耳边娇笑:“呆会我们看好戏,咯咯。”
  “好。”李福根也笑。

  却瞥到一道眼光,他扭头看过去,是那个安公子安子介,看到李福根看过去,安子介目光狠狠的瞪过来,要生吃人肉的样子,李福根心下暗叫:“他果然暗恋甜甜,见不得甜甜跟别人在一起。”
  想到呆会儿青烟箭射不出来,安子介失望而去,李福根到有些同情他了,也不跟他计较,只是把眼光收回来—所以说他是个老实人啊,换了其他人,美人在侧,还不知道怎么示威呢,他却不会。
  三交市对这次的竟标会,极为重视,党政一把手全来了,还请来了月城市长向阳红,以及主抓经济的秦副省长,而做为这次竟标会的主持人,梅自威极为活跃,有他老爸的面子,即便秦副省长也对他一脸亲切的表情,很是跟他聊了几句,让边上的人羡慕得不行。
  老规矩,先是领导讲话,然后梅自威亲自上台吹嘘了一通青烟箭的神奇,到三点左右,请了秦副省长上台,宣布发射青烟箭。

  朝天洞里,早做好了准备的,堆了大堆的柴草,听到号令,就点起火来,然后再用湿柴一盖,浓烟滚滚而起,从青烟峰上飘了出来。
  没错,是飘了出来,浓烟滚滚,但却象少女的裙摆一样,软软的没有力气。
  五分钟,十分钟,十五分钟,青烟箭没有响起,更莫说云雾吞吐,牛头巨魔狂吼。
  “这是怎么回事?青烟箭呢?”

  “青烟还是有的,至于箭,可能给人偷走了吧。”
  “只有青烟没有箭,只有牛皮没有牛,你吹什么啊。”
  众客商等得不耐烦,纷纷叫嚷起来。
  秦副省长本来一直扮着亲切热情的笑脸,他主抓经济的,多跟客商打交道,笑脸比一般领导多,也更亲切,但在这一刻,脸就沉了下去,凌厉的眼光扫着三交市的领导。
  王海青脸上的汗刷地就下来了,逮着梅自威:“怎么回事,青烟箭呢,怎么回事?”
  从上午到下午,梅自威的脸一直兴奋得象猴子的红屁股,这会儿终于变成了惨白色:“不可能,上次我亲自试过的,就算在冬天,也可以射出青烟箭,我也亲自问过青烟观的陀道人,说青烟箭在春夏两季是劲道最强的。”
  日期:2017-12-02 17:34:51
  “这些我不管。”王海青摇头,一张脸紧紧崩着,仿佛下面是一座火山,随时将会爆发:“我只要青烟箭。”
  莫怪他急,他在梅自威身上压的注太大,乃是退了方家五个亿的投资,等于压下了全部的身家,如果成了,获得的投资超过五个亿,并且能为三交市争得更好的条件,他就是大功臣,高升指日可待,但如果不成,方家的五个亿又跑了,他就是大罪人了,怎么能不急。
  梅自威也同样急啊,王海青固然压上了全部身家,他也掏空了袋子,这件事如果失败,以后谁还敢用他,别说他爸是退休的副省长,人脉正如夕阳般飞快退去,哪怕就是现任的副省长,这么弄得一次,也没有谁敢再搭理他了—你麻子不叫麻子,你叫坑人啊。

  要命的是,这大山里,手机还没有信号,到是准备了对讲机,声量开到最大,梅自威声嘶力竭的吼:“到底怎么回事,你们是怎么搞的,啊,怎么搞的。”
  声量大,电流声也大,轰轰的,那边解释半天,不得要领,梅自威对王海青道:“我下去看看,亲自去放箭。”
  “你快去。”王海青铁青着脸:“不会烧烟的话,就找个本地人,一定要成功。”
  梅自威飞步往山下跑,太跑急了,绊着根树藤,摔了个跟头,这一跤摔得重,连翻了好几个跟头才停下。
  “好一个恶狗抢屎。”
  方甜甜扬声娇笑。
  她声音娇脆,好多人都往她这边看过来,自然也包括王海青。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