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意中吃了一块狗肉,结果能听懂狗说话了》
第145节

作者: 推窗望岳V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12-01 09:17:21
  随即就睡了过去。
  李福根带上门,出来,看着电动门慢慢合上,心中一时有些惘然,从三交市到北京,他居然又上了蒋青青,这实在是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就仿佛是白日做梦。
  然而,指尖温香犹存,却绝对假不了。

  “难道真如她说的,我跟她,前世有一段孽缘。”
  刚才,蒋青青给他弄到好处,竟然喃喃说,她前世是小青,而李福根是许仙,瞒着白娘子偷了她,她的话,让李福根即觉得好笑,又生出一种特别的激情,因此而更加疯狂,即便现在回想,心中仍有一种莫名的情绪在荡漾。
  第二天中午,李福根拨打了龙灵儿的电话,他本来有些不敢打,但茫茫人海居然都能碰到蒋青青,那么龙灵儿呢,也许冥冥中自有天意吧。
  不过这次老天爷没有眷顾他,电话到是打通了,不过龙灵儿说她在加拿大培训呢,过年可能都不一定回得来。

  培训要上加拿大,李福根完全弄不懂,龙灵儿好象还不太方便,说了几句就挂了,李福根拿着手机,发了半天呆,耳畔回想着龙灵儿娇脆的声丝,脸上慢慢的浮起了笑意。
  晚间将近九点钟的时候,蒋青青又打了电话来,李福根打车过去,又是半夜荒唐。
  连着三天后,第四天,蒋青青没有给李福根打电话,在三交市也是这样,她要起兴了,才会召他去,平时就不理不睬的,李福根也习惯了。
  碰上了蒋青青,又联络了龙灵儿,李福根心中突然就平静下来,他都想着,是不是真跟游小兵一起当保安去,不过他总觉得游小兵不靠谱,说是当保安,怎么天天要花钱呢,昨天游小兵又向他借钱,李福根说没有,游小兵还很不高兴的样子,莫名其妙,李福根也就没提什么做保安的事了,先懒着。
  天气好,大太阳,要是中午上街,甚至能见到一些穿超短裙的女孩子,虽然有丝袜,但还是让人咋舌,还真是不怕冷啊,李福根就想,去长城玩玩吧,小时候就在书上看到,不到长城非好汉,也做一把好汉玩玩。
  他找了一段比较冷僻的地段,人相对比较少,四面看了看,好象没有想象中那种感觉,不过也无所谓吧,自得其乐的拿手机拍了几张像片,这样的像片,是不敢拿给蒋青青看的,事实上,他跟蒋青青在一起,除了上床,别的话极少。

  龙灵儿若在,到是可以给龙灵儿看看,那丫头一定取笑他,但李福根喜欢给她笑,可惜远在加拿大。
  “回去拿给姐看,小小看见,一定会嚷嚷她也要照。”
  这么想着,心中突然起兴:“要不打个电话给姐,让她带着小小来北京玩一趟。”
  正幻想着一家三口来长城游玩的情景,突然看到一桩奇事,两个年轻的军人,抬着一个黑纱罩着的东西,上了城墙,上来一看,那黑纱里面,不是什么东西,好象是一个人,也不是抬着,自己有脚在走,只是两个军人在扶着。
  “行了,就在这里。”
  黑纱里突然发出声音,最让李福根感到奇异的是,居然是月城一带的口音,跟游小兵的口音特别像,只不过声音有些苍老,应该是个老人,中气还足。
  日期:2017-12-01 09:17:47
  那两个军人停住,摘下了老人头上的黑纱,原来是个纱帽,只是拖得特别长,从头到脚遮着的。
  李福根在网上看过,中东一些女人好象就是这样子的,但好象没有男子这么戴,而且也略有不同,中东那些女人面纱,眼晴还是露出来的,这老人却是连眼晴都遮住了,就象一个大纱罩子。

  黑纱取掉,现出一个人来,果然是一个老者,中等个头,精干拉瘦,但却很有精神,头发胡子银白如雪,尤其是头发,根根直立,太阳光下,仿佛一枝枝银枪。
  一个极有气势的老头子,估计至少也七八十岁了,但却并不给人衰弱的感觉。
  白发老者先拿手遮着眼晴,边上一个军人打开了伞,白发老者却怒了,一下把伞拨到一边,口中叫道:“拿开,只有娘们儿才在太阳底下打伞。”
  那军人不敢违抗他的话,在边上道:“康老,先打伞,适应一下,慢慢的来。”
  “晒个太阳,要适应什么。”这康老却似乎更怒了,居然仰头用脸对着太阳,口中呵呵而叫:“连太阳都晒不得,那就是个阴人了,还活着做什么,我就不信了。”
  他口中叫着,身子却在发抖,脸上的肌肉也在不停的跳动,好象极度痛苦,给人的感觉,他不是在晒太阳,而是给烙铁在烤着。
  “啊。”康老突然开口叫了起来,声音中透着痛苦,愤怒,还有不甘,然后身子突然一晃,边上的军人惊叫一声:“康老。”
  一个军人扶住了康老,另一个打开了伞。

  康老全身大汗,满脸痛苦,眼晴愤怒的大睁着,却似乎没有焦点,也不再推开打着的伞,好象眼晴看不见了一般。
  这情形极为怪异,却让李福根心中一动,想到老药狗给他说过的一个怪症。
  这时康老已全身缩成一团,似乎情形非常不妙,一个军人搂着他,惊慌的道:“康老,我们回去了,好不好?”
  “不。”
  听到这话,康老却犟倔的挥手:“五分钟都没有,算怎么回事,今天我要晒一个小时。”
  老小孩老小孩,人老了,往往跟小孩一样犟倔,这会儿的康老,就给人这样的感觉。
  不过他声音里的痛楚,就是一边的李福根也听得清清楚楚,特别是看到他的手,虽然在抖,却古怪的僵直着,李福根更认定了心中的看法,一时冲动,走过去道:“这位老先生,你这是病吧,晒不得太阳,一到太阳底下,就仿佛有几千万口针在扎,尤其是阳面,脸,手背,脖子,大腿外侧,内侧反而没事,是不是这样。”
  “咦?”
  康老眼眸本来有些失焦,听到他这话,眼眸转动,向他看过来。

  日期:2017-12-01 09:18:13
  边上那个打伞的军人也同时看过来,眼光如电:“你是谁,你怎么知道的。”
  眼光里充满警惕,到把李福根吓一跳。
  “干什么?”康老不满意的挥手:“别吓着了人家。”
  他看着李福根,脸皮似乎有些僵紧,勉强露了个笑意:“你说得一点没错,我这是个病,就不知道是什么病。”
  李福根看他脸上,别然满脸痛楚,却没有一点汗意,更加认定了心中的想法,道:“阳焦而无汗,阴湿而寒凉,你这个,是六阳经有火毒,就是一个阳毒的病。”

  “你说得太对了。”康老明显有些兴奋:“就是这样的,向阳一面,再怎么晒,它也不出汗,就是痛,而两腿两腋之间,大冬天的也泠汗不停,然后就出湿疹,怪死了。”
  “是。”康老的话,验证了李福根的判断,他也有些兴奋:“湿疹就是阳虚引起的,向阳面不出汗,则是火毒憋住了,阴阳不通,里面的毒出不来,外面的阳气进不去,所以表面憋得象一张干树皮一样。”
  “是,是。”康老越听越兴奋,伸出手给李福根看:“你看我这皮子,真就跟树皮一样啊。”
  因为伸出手,晒了太阳,他又啊的叫一声,但脸上却兴奋依旧:“这个叫阳毒病,小伙子,行啊,这么多年了,你是第一个诊断出我这是什么病的人,这个病能治吗?”
  康老眼光巴巴的看着李福根,就是边上两个军人也是一样,恰如沙漠渴极了的人在问:前面有水吗?
  李福根能理解这种心态,断然点头:“能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