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厨子这个行当禁忌多,我一直不相信,直到那天……》
第78节

作者: 烤群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板,这事情牵扯到人命,不能直接保释”律师暗暗叫苦,这才几个小时,自己还没来得及调查清楚,就被催了五次!
  丨警丨察局那个被牵扯进去的男人到底是谁?老板居然这么在意?
  秦清闻言,沉默片刻,然后说道:
  “动用我们在丨警丨察局的一切关系,我要保证他平安无事,还有,给我用最大的力度调查出事情原委,又是是那个王川,给我找到他!”
  “不要惊动秦念和王涛”秦清又说了一句。
  “是!”律师恭恭敬敬地往外走去,一边走一边打电话,整个秦家的能量瞬间被调动起来。

  审问室,我正一脸不耐烦地瞪着几个丨警丨察,连续几个小时,不间断地询问,什么意思?想要屈打成招?
  疲劳审讯?
  我心里又怒又气,你们不好好调查,一个劲地审问我有什么用?难道非要我承认一切才行?
  踏踏……

  忽然,高跟鞋的声音响起,接着一个女丨警丨察走了进来,在另外几个丨警丨察耳边说了几句,几个丨警丨察愣了一下,然后一个个目光不善地盯着我。
  “呵呵,原来是个有背景的。”
  年轻丨警丨察冷笑,然后说道:“我一定会将你绳之以法!”
  你脑子瓦特了吧?
  我忍不住想骂出口,最后还是认住,然后我就被另外一个丨警丨察带进了一个单独看守的房间。
  幸好,没人再烦我了。
  我松了口气,然后再房间的床上躺下,想着刚才哪个年轻丨警丨察的话,估计是秦清动用秦家的关系在帮我。
  我躺在床上,看着四周的墙壁,想着饭馆突然出现的吃死人的事情,无奈苦笑:这***算是什么事?
  在丨警丨察局呆了两天,其中又被审问两次,这都是在秦清律师的陪同下,那几个丨警丨察倒没有故意为难我。
  只是,让我不明白的是,很容易查出来的事情,怎么拖这么久?
  “有人故意陷害”
  秦清的律师解释了原因,丨警丨察在中介公司调查,结果发现根本没有叫王川的这么个人,至于取证于附近的食客,也只能证明有这么个人在饭馆帮忙。
  “情况对你有些不利”
  律师看着我,微微摇头说道:“现在问题的关键在于,丨警丨察在你的饭馆里找到了一些违法的食材,其中一些的确有致死的作用,所以他们怀疑你为了降低成功,违法采购食材谋取暴利,至他人生命安全于不顾,犯了故意伤害罪和危害他人生命安全罪。”
  “所以?”我心中猛地一突。
  因为人命关天,除了律师外,我根本不能见其他人,这让我心里很是不安。
  我的事情我倒一直没在意,毕竟不是我干的,而且漏洞破绽那么多,出去应该不是问题。
  我唯一担心的就是秦清的安全,不过想到师父,也就微微放心,师父这几天肯定会保证秦清的安全。
  只是,我没想到,我想出去也成了问题,很可能会被判刑!

  “你说的那几点没多大用”
  律师一脸平静地说道:“你们不在场的证据确实有,但是根据其他人的反应,饭馆做菜的一直都是你,没有其他人,至于那个王川,也只是服务员。”
  “可是那天做菜的不是我!”我皱眉说道。
  “这个证明不了”
  律师摇了摇头,说道:“事情就发生在你们离开的半个小时内,你完全有做完菜再离开的嫌疑,那天的顾客只有三人,现在还有两个在医院接受治疗。”

  “意思就是我有作案的时间和动机?”我苦笑说道。
  “重要的是,饭馆里的那些食材。”律师敲了敲桌子,看着我说道:“周先生,我希望你说实话,这些食材到底是不是你采购的。”
  我瞥了律师一眼,没好气地说道:“当然不是,我当厨师这么多年,不至于连有没有毒的食材都分不清。”
  律师闻言,沉默片刻,起身说道:“我会尽力让你出去,这是秦总裁的吩咐,我也相信你是被陷害的。”
  饭馆的事情的确是王川搞的鬼,这个家伙根本不是中介公司派来的。
  秦清的律师告诉我,中介公司那边的记录是我第二天撤销了委派任务,王川不是中介派来的。

  这件事情,一开始就是个阴谋!
  不用说,一切自然是唐昊不,应该是唐立成搞的鬼。
  这让我心里很是不好受,王川表现地一直不错,连师父都夸了他几句,再加上他的出身不怎么好,家里也比较穷,所以我和秦清都想过让他接手饭馆。
  不收他钱,反正我和二奎暂时顾不上饭馆的事情,与其让饭馆闲置,不如让王川再找个服务员接手干着。
  可是,知人知面不知心,谁能想到看似老实可靠勤快的王川居然回事一个卧底?

  特意来捣乱陷害的唐家卧底?
  我苦笑,心里五谷杂粮,很不是滋味,这种被背叛的感觉真的很糟糕!
  事情的发展对我不利,即便还有疑点,然而这是一个讲证据的年代,饭馆里发现非法食材,这就是证据,顾客中毒致死这就是事实,任凭我说什么,在这两点上,没有一点的反抗能力。
  除非,我可以拿出别人陷害我的证据,可是我怎么拿证据?这是丨警丨察的事情!
  唐立成那个老狐狸,手段自然不一般,所谓翻身的证据当然找不到。
  于是,我在丨警丨察局的看守室呆了整整一周!
  “你可以出去了”
  这天,年轻丨警丨察脸色难看地对我说道。
  “查清楚了?”我猛地起身。

  “呵呵,装什么糊涂?人家撤诉,都达成私解,我们能怎么办?”年轻丨警丨察哼了一声。
  我看着他,心里明白,事情的确已经解决,只是不是我想的那样。
  “我说我是被人陷害的你信吗?”
  我看着年轻丨警丨察苦笑。
  “呵呵”然而回应的只是冷笑。
  “我真是被陷害的,这样的蠢事我不会干,更何况我女朋友她是秦式集团的总裁,我们马上就要结婚,我要多少钱没有?会干这样的蠢事?”

  我看着年轻丨警丨察说道:“你想要公平,不过你为什么觉得我不是被冤枉的?里面的疑点那么多,为什么不查?那个王川到底去了哪?别跟我说你们一点都查不出来,这件事情,有上面的故意施压要置我于死地,我感觉地到,所以这本应该是你们查的事情,却成了我要做的事情,呵呵……”
  有些人,说什么也是白搭,这世上最难辨别的就是真假!
  一千个人说一件事情,就会有一千种不一样的说法,人心无常,实在说不清。
  “你没事吧?”
  我刚出丨警丨察局,一个柔软的娇躯就扑了上来,感受着那熟悉的香味,我拍拍秦清的玉背说道:“放心吧,我没事,就是歇地有点心慌。”

  秦清抬头看着我,撒娇地说道:“你没事,可人家有事,你知不知道我都快急死了。”
  “那我晚上补偿你?我以身相许可以吧?”我嘿嘿一笑。
  秦清脸色羞红道:“呸,油嘴滑舌。”
  事情到底怎么解决,我不知道,也不想问,很显然,和钱有关,这世上不能用钱解决的事情,有时候确实不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