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324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只是可怜了华芳菲,一个秀外慧中的漂亮女人,本应该被某个男人呵护着相夫教子,却因为不幸踏进了不该进的圈子、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而沦为了权力角逐中的一个被睡来睡去的玩物。
  这边事了,萧晋也该离开了,在跟马建新又密谈了半个小时之后,他便收拾东西,领着秋语儿下了楼。

  马建新已经走了,华芳菲却在大堂里等着。
  女人明显刚刚哭过,尽管补了厚厚一层粉底,还是能看出眼眶微微的红肿。
  她迎上前,努力让自己的笑容看上去自然一些,说:“萧先生,真遗憾您这么快就要离开了,这是本店的贵宾卡,以后您在这里的一切消费全免,还请笑纳。”
  萧晋接过她递来的卡片随手揣进兜里,本想像之前那样说几句调笑的话,可话到嘴边的时候,却变了。
  “不想笑就不要勉强自己笑,女人硬挤笑的时候,比男人要难看得多。”
  华芳菲心头一颤,一股酸意就涌上了鼻端,赶紧微垂下眼睑,低声说:“我、我不知道萧先生是什么意思……”
  “不知道就不知道吧!”萧晋摆摆手,就擦过她的肩膀向酒店大门走去,“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华小姐,女人不是男人的附庸,爱情也不能一直用来当裹羞布,就算是牺牲,有时候也是要看值不值得的。”
  华芳菲本想将他送到门外,可听到这句话,脚步就像是钉子一样钉在了地面上,眼泪再也止不住,倾泻而下。
  县城距离青山镇只有几十公里,即便没有高速公路,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也就到了。因为提前打过电话,所以当萧晋开车来到赵彩云家的时候,这个女人已经等在了门外。
  在院子里停好车,萧晋跳下来就拦腰抱住赵彩云,在女人的尖叫声中转了两圈,然后又重重的亲了她一口,这才恶狠狠地说:“娘的,旱了好几天,待会儿非得好好弄你一回不可!”
  每次一听他说这样粗鲁的荤话,赵彩云的腿都会发软,眼波流转着刚要跟他腻歪一下,就见旁边车门打开,走下一个女人来。
  秋语儿虽然带着帽子、墨镜和口罩,根本看不见长相,但高挑的身段儿却是掩藏不住的。
  赵彩云心中登时就泛起了酸,手指轻车熟路的掐住萧晋腰间的软肉用力拧了一把,委屈道:“你旱个屁!我看恐怕都快硬不起来了吧?!这才出去几天就又带回来一个,还藏头露尾的,难道是偷的谁家媳妇儿?”
  萧晋哈哈一笑,在女人唯一丰满的地方抽了一巴掌,说:“瞎想什么呢?她跟陆熙柔和敏敏一样,都是病人。”

  赵彩云不信,“那她干嘛把自己遮的这么严实啊?没脸见人么?”
  “还真是没脸见人,”萧晋说,“知道秋语儿吧?!外面不知道有多少记者和狗仔想找她呢,要是不这样,怎么出门?”
  “秋……语儿?”赵彩云喃喃重复一遍,才把名字跟印象里的那个人对上号,顿时就激动起来,“她、她、她是秋语儿?那个唱歌超级好听的大明星秋语儿?”
  “我骗你干嘛?”说着,萧晋回过头,看着秋语儿目光一冷,沉声道:“还愣着干什么?等我帮你摘呢是吗?”
  秋语儿娇躯颤抖了一下,便慢慢摘掉了墨镜和口罩。
  她怕萧晋,只是因为萧晋是羞辱和调教她的主体,并不代表她自身的高傲性格被彻底改变,所以,即便赵彩云和萧晋的关系非同一般,她的表情依然还是矜持且冷淡。
  “你好,打扰了,我是秋语儿。”
  看到秋语儿脸上那狰狞的伤疤,赵彩云本能的倒抽一口凉气,想起一年前电视里报道她出了事故时自己还嗤之以鼻,现在才知道,那些八卦新闻都是真的。
  “那个……秋小姐您好,我叫赵彩云,叫我彩云就好,您放心,您来过这里的事情,我一个字都不会往外说的。”
  秋语儿点点头,“谢谢。”
  “行啦!想要签名的话,回头我让她给你签一本。”赵彩云还想说点什么,却被萧晋拦住了,“现在,赶紧去弄两个菜,我约了龙哥谈事情。”
  “哦,好!”赵彩云答应着,又对秋语儿说:“秋小姐,您先屋里坐吧!屋里有水,让萧晋给你倒。”
  秋语儿眼角狠狠抽搐了一下,心说你说的倒是轻巧,我不招惹他都要快被他给折磨死了,要是敢命令他做事,还不得被他给活剥了呀!
  跟着萧晋进了堂屋,她一眼看见了桌子旁的水壶,想都不想就拎起往桌上的杯子里倒了些,端起来正要放到萧晋面前时,才猛然反应过来,自己竟然下意识的像个丫鬟一样做了伺候萧晋的事情,而且心里还没有一丁点的违和感。
  这……这是怎么回事?我明明很讨厌他、恨他的呀!为什么会这样?
  她呆愣在那里,直到水杯烫的拿不住才醒过神来,犹豫片刻,还是放在了萧晋的手边。
  对于她的表现,萧晋似乎很满意,赞赏的看了她一眼,说:“一会儿有外人来,你要是不想见的话,可以去里屋,也可以在车上等着。”
  秋语儿瞬间就释然了。

  我依然还是很讨厌他,这么做只是不想再被他找理由折磨和羞辱而已。
  嗯!一定是这样的。
  赵彩云菜做的差不多的时候,顾龙就来了。兄弟俩先是一番推杯换盏,喝的差不多了,萧晋才进入正题。
  “龙哥,你在县城路子熟吗?”
  “你是问那方面?”顾龙撕下一块鸡腿肉,随便咀嚼两下,端起酒一冲就下了肚,“官面上我不熟,但街面上还行,有两个当年一起练功夫的师兄弟就在县城开了家搏击散打馆,在道儿上还算吃得开。”
  “那就好,兄弟想请你帮个忙。”
  顾龙把眼一瞪:“有话你就说,再这么客气,老子可扭头就走!”
  “是这样的,”萧晋呵呵一笑,扭头瞅瞅门外,见赵彩云还在厨房里,就低声说:“你另外一个弟妹现在正在县城跟政府谈生意,那边情况挺复杂,她孤零零的也没个帮手,我山里又脱不开身,所以就想请大哥你过去替我照看她一下。”
  “另外一个弟妹?”顾龙眼睛瞪得溜圆,声音都不自觉提高了一个八度。
  “哎呦我的哥诶!你小点儿声。”萧晋又心虚的瞅瞅门外,“虽然彩云知道我有别的女人,但这一个她还不知道呢!”
  “她知……”顾龙下意识的声音又大了,说了两个字才反应过来,顿了顿,又压低道:“彩云知道你还有别的女人?”
  “知道啊!从一开始就知道。”萧晋点点头,“她还见过其中两个呢!”
  顾龙嘴巴张大,半天都没能合拢。
  他是个非常传统且正派的人,虽然对儿女情长之类的事情不大了解,但绝对是一夫一妻制度的捍卫者,所以他完全不能理解,萧晋怎么能找那么多女人?赵彩云又怎么会在知情的情况下还和他在一起?
  日期:2017-07-26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