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个夏天躁闷的夜,我和新来的房客……》
第90节

作者: 暖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阿依……”
  “……”
  “刘远明,你尽量不要和他见面,虽然他还是关心你,但是……他不正常的……”
  我指尖攥起,指甲几乎陷进他牵着我的掌心里,“我知道。”
  他眼睛红红的看着我顿了顿,又说:“你一个人的话要小心,最多一个月,最多一个月我就回来了!”

  我抿着唇重重点头,“嗯,我会小心……”
  声音出来的瞬间,眼泪也再也憋不住的掉下来了,而这一次,是他握着我的手捏得很紧,然后他忽的转身,一把抱住我,低头就重重衔住我的唇。
  剌痛传来,我拧眉,闷哼了声眼泪掉得更凶。
  而他就那么衔着,半响抬起头深吸了口,拽着我快步走到停在门边的一辆出租车前,一边拉开车门一边说:“张律师应该一直在事务所等你,你直接去。”

  “我……我……”我话还没说完,他就将我按上车,那司机侧头看着我们。
  “我要进去了。”他帮我关上车门,然后弓腰从车窗看我了看我对那师傅就报了地址。
  我都来不及说话,那师傅就发车了,而他往后退了两步,我连忙趴到窗口。
  视线里,背着光的他对我挥了挥手,我嘴动了动,最后挤出来的却只有一句,“路上小心,给我电话!”
  他没回我,点了点头,而车子已经开了出去。
  眼泪决堤一样哗哗的涌出,视线里已经模糊了的他转身脚步飞快的往车站内跑……

  我看他身影消失,抬手捂住嘴咽下那梗咽,然后叫住司机,让他靠出站口停一下。
  那师傅转头看了看我,也没说什么,打着方向盘朝出站口开,然后在路边停下,点了支烟等着。
  我扒着窗口一边看一边拿出纸巾擦眼泪,过了五分钟这样,那辆去省会的大巴开了出来,我心刷的就往肚子沉,裂开一样的痛。
  大巴很快就开走了,我指尖攥了又攥,过了好会那一直没吭声的司机忽然说:“都开走拉。”

  “……”我回过神来,连忙吸了吸鼻子,“开车吧。”
  “刚那个地址吗?”那司机问。
  “嗯。”我低低应了声。
  那司机发起车,一边调头一边又说:“送男朋友啊?”
  “……嗯。”

  “呵,你们这些小姑娘啊,又不是去多远,哭成这样。。。”
  “……”不,他要去很远……不仅要坐车,还要坐飞机……
  也不知道是因为我哭想安慰转移我的注意力,还是那司机本来就健谈,一路上和我说了很多。
  说他经常在车站拉人,见过很多我这样的,其实也不是多大点事,尤其是现在和他们那个年代不一样,不仅可以随时想打电话就打电话,那个手机还有个什么视频,连见面都不是问题,搞不懂我们哪来那么哭的。
  我听他说着,很想回他,道理人人都知道,但要做到却不是那么容易的。
  不过也得谢谢这师傅,就因为他一直不停的在说,我的注意力被分散,也没在掉眼泪。
  到张律师事务所的时候八点半都没有,然后我在楼下不仅看到了付宏的车,还有警车……还是报警了吗?
  我指尖不由得攥了攥,拿出手机找出了张律师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
  电话才响了两声就被接起,那头传来张律师带了担忧的声音,“喂?艾依吗?”
  “张律师,我到了,然后看到付宏的车和警车停在楼下。”我也没遮掩,直接就说出了我的不满不质疑。

  之前张律师和亚桑通话的时候我就在旁边,虽然没有听到张律师说了什么,但是从亚桑的话里不难听出,张律师是答应帮他的,亚桑甚至说了谢谢!
  而现在这是什么意思?警车都停在这里了是什么意思?!
  “你到了?!”
  “嗯,我到了,而且我很好!”我很好三个字我咬得特别重。
  张律师似乎是终于听出了我的不满,因为我听到他好似叹了口气。
  “我现在下楼来接你,顺便跟你解释一下。”他说话间,我听到了脚步声,然后有人在旁边说话,但是他没理,只是对着电话说,“你别乱走,我马上就到。”
  电话那头带着杂乱声被挂点,我深吸了口气缓缓放下手机,然后转头看向那警车。
  如果说可以,我真的是想立马就走,一点都不想见他们,但是我不能,我这走了,亚桑不是越变越黑了!
  然而,就在我瞪着那警车的时候,视线的余光里,一辆银色的轿车让我一怔,然后我转眸盯着那轿车看了三秒后,脑袋轰一下就炸开了。
  这、这不是那个姓蒋的车吗?!
  我是越看越觉得像,越看越心惊,同时心里模模糊糊的好似有了答案……
  张律师很快就下来,后面还跟着一个丨警丨察,他见到我先是顿了会,然后脚步飞快的朝我走了过来,就问我没事吧?
  我当时就觉得好笑,也笑了,笑着反问他我能有什么事。

  他愣了愣后垂下眸,紧接着他身后的丨警丨察就问是不是一个人。
  我没忍住又笑了,没回他,到是张律师又开口,“亚桑吗?”
  “他和你通电话的时候不是说了吗?他要去自首。”我指尖攥起,声音却是轻轻的。
  我话音才落,那丨警丨察又问我,“去哪自首了?”
  “……大使馆。”
  那丨警丨察眸一转,看向张律师,张律师清了下嗓子说:“现在主要是人安全就好,我们先上楼上慢慢说吧。”
  张律师说着,手就朝我手臂伸过来,我下意识就往后退了一步,他有些尴尬的看了我一眼,然后低头往前走。
  我跟在他后面,在转进楼道的时候问:“张律师,姓蒋的律师……你认识吗?”
  “……蒋律师就在楼上。”
  “……”我就知道。

  我脚步一下顿了下来,跟在我后面的丨警丨察催促,“走啊。”
  走在前面的张律师也停下,转头看我,我没动,就那么看着他,然后他轻抿了下唇,“自从医院里你表示拒绝检查后,刘远明打过很多次电话骚扰我,当然,被骚扰不止我一个。”
  “……”
  事情原来很简单,也就那么三两句话的问题,人家不愿意接受骚扰,并且在要靠刘远明污蔑的同时,说出了曾经在寺庙见过我和一个男人坐在树下的实情,而这个男人同时也住在旅馆。
  就这样,亚桑不仅被把了出来,连同的签证到期,超时留住的事也被扒了出来。
  张律师说,当他知道亚桑的事情后,他和蒋律师的想法是一致的,他们都有理由怀疑亚桑的动机,同时很担心我的人身安全。
  虽然我对他们很无语,但是他们的担心确实没错,至于蒋律师……难道人家都被怀疑到头上了,还要装作什么都没看到,不知道的被怀疑被骚扰吗?!
  另外不仅亚桑的事情不是他说的,而且他也算是最晚知情的人,要不是刘远明和蒋律师跑到他这跟他要我电话号码,那么他到现在还什么都不知道。
  我心中的那一点怨气都被张律师这三言两句说得烟消云散,这一切好像明明之中就注定了一样,逃不掉,避不了……

  日期:2017-12-24 06: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