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148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走!撤!”高格咬牙道。
  张琳和安若依微微愣了一下,她们心里很清楚,掩护他们的猛龙突击队凶多吉少。他们是计划牺牲自己的生命,为其他人争取存活的机会。
  伊莉莎、汉娜和尔的心情十分的复杂,哪怕是在国军事院校进修过的伊莉莎,也很难理解猛龙突击队成员们这样的行为。哪个国家都不缺乏甘愿牺牲自我的军人,但在国这个神秘国度的军队里,这样的行为却几乎是常态!
  支援小组的成员们强忍着冲过去和猛龙突击队并肩作战的冲动,带着昏迷的李牧疯狂地向叙利亚政府军那边奔跑,远远的拉开了距离……
  猛龙突击队失去联系后一个小时,凌晨一时三十七分。
  使馆地下情报心,李牧醒过来之后的第一件事是询问情况。蒋忠毅下手很重,以至于李牧这样强悍的身体都足足昏迷了一个多小时。
  “猛龙突击队最后一次通讯里提到,他们会向南面的山区后撤,前线已经被封锁,他们没有办法越过火线。随即,他们是去了联系。”安然沉声道。
  完全了解了情况之后,李牧的脸色阴沉得很,他站起来,道,“把特兰普带过来,给我准备一个房间。”
  安然微微愣了一下,还是默不作声的去安排了。
  王国庆大步离开,很快把特兰普给带进了一个隔音良好的房间里,随便拽了一把椅子让他坐在那里,把给他的双手从前面改成扣在了后面。
  房间里的灯开得明亮明亮的,特兰普额头有伤口,血迹凝固,看着像是受了很重的伤,但都只是一些皮外伤。

  李牧走进来,王国庆从口袋里拿出指虎递过来,李牧戴在手指。
  “李,你不会想这么做的。”特兰普那硕大的鼻子都在颤抖,看着走过来的李牧道。
  李牧猛然挥拳,右拳划着漂亮的弧线过去,击打在特兰普的左边脸颊。一声惨叫之后,特兰普连着椅子摔倒下去,只感觉到左脸像是被火车撞了一样,面颊骨像是碎成了无数块一般,脑袋昏厥着,眼睛看到的画面都在颤抖。
  王国庆把特兰普拎起来,李牧走过去准备继续拷问,安然走进来,示意李牧出去一下,“老李。”
  把指虎摘下来交给王国庆,“你继续。”
  王国庆带指虎,接替李牧的工作,对特兰普进行审讯。
  外面,安然看了眼不断传出惨叫声的里面一眼,往僻静的地方走了两步,对李牧说,“俄罗斯人轰炸了迈达亚,根据我们掌握的情报,对DIS指挥基地实行精确打击的是俄罗斯战机,他们的内部报告里显示,巴迪达已经被炸死。”
  李牧扯了扯嘴角,“我也差点被毛子炸死掉。”
  安然沉声说,“还有更重磅的消息。轰炸你们这个军事观察员小组车队的是以色列人,当然,他们会以误伤作为借口。追击你们乘坐卡车的空地导弹,是美国战机发射的。”
  她原以为李牧会很吃惊,但是李牧没有很多的表情变化。事实,他已经有七七八八的分析。特兰普亲自出面用无生有的方式对付他,这让他非常的费解——不管从哪个方面看,他李牧都不值得情局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冒这样大的风险。
  李牧不知道这里面还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
  只是,归根结底可以肯定的一点是,美国人在背后遥控各个武装派别甚至派出了他的忠实打手以色列动手,其目的昭然欲揭。
  如果这是一场拳击赛,那么李牧这边已经挨了对手的连续击打,开始连连后退。眼下要做的是扎稳马步,用自己的方式和招数进行反击。
  “到了这个份,外交斡旋已经争取不来实实在在的利益了。”李牧冷静地说着,沉思着,“我得和总部取得联系。”
  安然把李牧带进保密通讯室,那里有专门的线路和国内进行联系,是整个地下情报心的核心部位。
  安然亲自操作,很快和总部建立了联系,问,“具体哪位首长?”

  “陈韬。”李牧道。
  准备妥当,安然把耳机交给李牧出去,却被李牧拽住胳膊,“你留在这里。”
  安然不解,留下来。
  陈韬的声音很快出现,“我是。”
  “首长,我是李牧。”李牧沉声说道,“这边的情况,相信你已经了解了。”
  “你不找我我也要找你。”陈韬说,“我已经做出了安排,你马回国,联合国军事观察团已经没有存在的意义了,你待在那里纯粹浪费时间。”

  李牧缓缓地说,“首长,这边的具体情况我你更了解。眼下的形势,恕我直言,除了打,没有第二种破局的办法。”
  “打?拿什么打?派几个集团军过去打一场世界大战?”陈韬冷笑嘲讽李牧的幼稚。
  李牧却是忽然说道,“首长,让我叛逃吧。”
  这话一出,电话那边的陈韬愣住了,这边的安然更是直接进入石化状态。
  足足留了十几秒的适应时间,李牧才继续说道,“我拉一个名单出来,包括我在内,请把这些人从现役序列里清理出去。眼下,只有这一种方式。”
  陈韬陷入了沉思,他的脑子里瞬间闪过了无数种可能性。他这个层次的人,从先大后小地考虑问题,国家利益重于一切。他不得不承认,除了李牧提出的这个方式,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把劣势扭转过来。
  李牧说道,“我首先要做的,是把猛龙突击队找到,我判断他们可能还活着。首长,不能再等了。”
  深深呼吸了一口,陈韬道,“那这样吧。”
  说完他挂了电话。
  李牧摘下耳机,转过来看着安然,笑了笑,“老安,我把你拽了。”
  “那我得谢谢你。”安然翻了翻白眼,佯作恼怒,“我一把年纪了,连男朋友都没有,你好歹给我点时间谈谈恋爱什么的。”

  说起来,安然三十五岁了,这个年纪的女人,已经在开始走下坡路,尽管她保养得很好。难以想象,三十五岁的安然还是处子之身。
  “忙完这个事吧,我给你保证,一定给你拉一个团的优秀单身青年来,让你可劲儿地挑。”李牧笑道。
  安然笑得露出洁白的八颗牙齿,眼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
  李牧敏锐地捕捉到,他猛然想起了杜晓帆。
  他依然记得,几年前,似乎从谁那里听说,也许是刘卫红,说的是一些八卦事——杜晓帆和安然似乎有一些男女之间的情况,姐弟恋。
  几年过去了,却没了更多的情况。
  李牧心里没来由的痛了痛,这是干这行的代价。他知道杜晓帆去了南苏丹,有可能还跑去了也门,距离不算远,但杜晓帆和安然之间,显然完全的不一样,见面的机会少之又少。
  心里微微叹了口气,李牧说道,“老安,有你在,我放心很多,我的后方,以及情报通讯支援,拜托你了。”

  “别矫情,多少年了。”安然笑着捋了捋头发。
  算起来,他们俩认识有七八年的时间了,多次合作,安然见证了李牧从一个小兵到大校军事干部的整个过程。
  安然道,“取个名字吧,给这项极有可能会持续很长时间的行动起个名字吧,你知道呃,没有好名字,干活不带劲儿。”
  日期:2017-07-26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