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393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哎呀,我草,怎么见黑了。。。”张奇有点不爽的说着,他急忙把料子拿起来,然后冲水,看着后面的一段,都是黑色的。
  我看着料子,也觉得奇怪,怎么可能会见黑呢,我还从来没见过达摩坎的料子见黑的呢。
  张奇又磨了一会,这后面的料子一抹黑,我看着黑色到底,就有点皱眉头,我看着黑色,心里有点不,翡翠是一个色一差,价就差的东西,这个黑色的,不知道是不是瑕疵,如果是瑕疵,那么只能切掉了,我看中的这个黑色,至少有三斤以上,切掉真让人心疼啊。
  如果是墨翠就好了,但是我从来没听过大马坎的料子能出黑色的肉质的。
  我看着料子,有点不确定,于是我就打灯,很透,而且有蜂窝状的扩散。
  我笑了笑,说:“别担心,是墨翠,但是,我从来没看过达摩坎的料子能出墨翠,这块料子真他妈给人巨大的惊喜,五彩,这他妈。。。”
  我看着料子,很喜人,这块料子切割是不可能了,因为没办法把五种颜色全部切割到一起,所以只能摆件,这种冰种五彩的摆件,少于一千万是不可能的。。。

  “飞哥,咱们这运气,我草,五彩啊,五福临门,这得他妈多大的运气,杨瑞,爽不爽?”张奇大声的叫了一句,这一声叫的特别大,让我有点不爽,没见过世面。
  我看着不少人都朝着我们看了过来,我就笑了笑,显得有点尴尬,我说:“能有点出息吗?这块料子顶多也就一千万,咱们是运气好,这下面一点要不是墨翠,这块料子就打半价了。”
  我说着,张奇就很兴奋,说:“飞哥,最近咱们鸿运当头,在干他一炮。”
  我听了就笑了笑,但是我看着杨瑞,他的腿有伤,之前又那么折腾,现在爽的差不多了,应该回去休息了。
  我说:“别了,兄弟,咱们爽够了,杨瑞不行,已经很晚了,在这么下去,他得吃不消了。”
  我们几个看着杨瑞,他确实显得很疲倦,能撑到现在估计都是那一股兴奋劲在撑着他。
  杨瑞也点了点头,说:“飞哥,我跟定你了,以前我误会你了,以为你只是个混社会的,但是我错了,你有你的人格魅力,以后我会好好的跟你做事的。”
  我笑了笑,重重的拍了一下杨瑞的肩膀,我说:“等你好了,我们坐船去缅甸,大杀四方。”

  杨瑞也点了点头,我们几个就准备走,但是突然看到一个中年人走了过来,穿着衬衫西装裤皮鞋,头梳的很整齐,眼袋很重,但是很矮,滚圆的那种。
  “小兄弟,你出了五彩是不是呀?”
  这个人对我说着不标准的普通话,我笑了笑, 说:“是啊,你是?”
  “噢,我是六号赌铺的老板,王贵,你好你好。”
  他说着就伸出手,我也伸手,跟着他握手,我确定他不是云南人,听口音广东那边的应该,我笑了一下,没有什么好感。
  “你就是邵飞啊,幸会幸会啊,你在广东出名了,都知道有个小年轻在公盘拦了我们广东的标王,就是你啊。。。”王贵笑着说。
  我笑了一下,没说话,张奇就不爽的说:“系啊,广东佬,想找我麻烦啊?奉陪啊。”
  他听了张奇的脸,脸色一变,立马摆手,说:“我是广东系出来的,但是很久没回广东了,在这边做生意有二十年了,小兄弟,我没有恶意的,对了,我刚才听到有人喊出了五彩,我很感兴趣啊,小兄弟,要不要谈一谈啊?”
  我皱起了眉头,看着这个人,脖子上的金链子有拇指粗,脖子上带着一块大玉牌,我一看居然是玻璃种苹果色的,手工精细,童子拜佛的意境,光是这个工就得十几万。。。我草,这个牌子得上千万了,是个有钱人啊。
  我说:“那就谈谈吧。”

  料子我想出手,我本来想找马玲的,但是最近马玲有点拽啊,所以我想晾一下,这个人现在对这块料子有兴趣,就出手好了。
  我跟他朝着休息区走,王贵喊了一句:“这是什么茶啊,上普洱啊,上云南最好的普洱,快点快点。”
  他的普通话很蹩脚,但是说的一板一眼的,我们看着服务员把茶水撤走,很快就上了,给我们倒上,对于茶水,我不懂,但是我看了一眼,是普洱,所谓一两黄金一两普洱,可见这个王贵是很下血本招待我的。
  我把料子放在桌子上,我说:“王老板看看?”
  他点了点头,把料子拿起来,然后打灯,又拿放大镜,仔细的看料子的晶体,内部纹路,过了一会,他放下来,说:“冰种的底子,很不错的,达摩坎很难得一见的五彩料子,可惜,就是太小了,要是有一百公斤,我做一个千佛百子图,至少五个亿啊。”
  我听着有点惊讶,这个王贵不但懂料子,而且还懂工,我看着他不像是只经营赌石店的。
  我笑了笑,说:“那王老板是什么意思呢?”
  “我啊?我很中意啊,料子不错,摆件也可以,我很喜欢这种五彩的料子,你报个价吧。”王老板认真的说。
  我听了就皱起了眉头,这个王老板真的是来买料子的?我笑了一下,想要宰他一笔,我说:“五彩寓意五福临门,王老板应该是懂的,一个色,加一百万,两个色两百万,三个色就得六百万,五个色,得一千两百万了吧,加上冰种的底色,又细腻的晶体,水头,一千五百万不贵吧?”
  “这还不贵啊,你比我还吸血鬼啊,邵飞小兄弟,我是诚心想买这块料子啊。”王贵有点不高兴的说。

  我笑了一下, 我说:“我也诚心想卖啊价格我开出来了,王老板考虑一下吧,我兄弟还有事,我们得走了。”
  王贵看着我,一拍大腿,说:“我这个人呢,喜欢爽快的人,你开了一千五百万,我就不会还价,我告诉你啊,我要了这块料子。”
  我听着有点惊讶,我摆明了是黑他,但是他还是要了,这是什么意思?
  我笑了一下,我说:“王老板确定了?”

  他点了点头,说:“我给你开支票,转账都可以的拉,但是小兄弟啊,我有个不情之请拉,请小兄弟一定要答应我拉。”
  我听着就苦笑了,我草,难怪这么爽快呢,原来有后招啊,我说:“尽力而为。”
  “噢,我也去过公盘,也有幸知道你的事情了,我知道,你帮马帮赢了几十亿,这证明你很厉害拉,算是一等相玉师拉,我在广东有成品店的,我希望小兄弟能帮我做相玉师,成为我们六号铺的顾问,放心拉,年薪肯定是千万的拉,钱都好说拉,我们六号铺有的是钱拉,但是我们缺人才拉,就希望有小兄弟你这样的人才。”王贵抓着我的手,认真的说着。
  我笑了笑,他还听热情的,而且是千万的年薪,这是个多么好的职位,但是我立马就不考虑直接说:“对不起王老板,我不能答应你。”
  他听了很惊讶,有点不忿的说:“小兄弟,我这么爽快,你为什么这么墨迹呢?我是真的很看重你这个人才的拉,我也是诚心的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