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392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奇很无奈,只好把烟给灭了,我说:“料子得剥皮,这几个角都有一点薄皮,如果没有这些皮壳,这块料子就是天然的一窝鸡,高色糯种,你看到这些肉质的绿色没有?其实他就是风化层的皮壳,虽然是绿色,但是是假绿,里面还有可能跳色变种,不过一般人都不会把这个绿色给打了,因为只要见绿就涨价了,所以就当他是绿肉。”
  张奇点了点头,说:“我懂飞哥。”
  张奇开始动刀,我看着料子,没什么好紧张的,三十万小玩玩,我还记得第一次来赌石,我的天呐,一千五百块钱的料子,我都能紧张的紧紧握着拳头,呼吸困难,但是现在,赌这种小料子,没什么大的激动,我已经很沉稳了,人就是这样,你得经历事情才能波澜不惊。

  张奇把料子给磨皮了,我看着他把哪些假色的皮壳给磨开了,突然,刚磨开一个指甲盖大的边,他就停下了,跟我说:“飞哥,真他妈的变色了,你看,这他妈变成了红色的。。。”
  我看着料子,我就皱起了眉头,确实有红色的颜色在切口,但是这不是肉质的颜色,我看着发飘,我就摇了摇头,我说:“这那是变色了,这他妈的叫雾,知道吗?”
  张奇摇了摇头,看样子不知道了,我看着料子,达摩坎场口的翡翠如果有皮壳的话,皮壳都是比较厚的,而且呈灰色,且皮肉相杂,这块就是皮肉相杂的。
  而且达摩坎的料子皮壳下必有雾,雾色呈红、黄、黑、白多种,达摩坎其中呈红、黑雾的玉石地子灰,黄、白雾的石头质地好。
  我看着这块料子的红色的雾层,我心里很高兴,这块料子的底子一定不会差。
  一般是“十雾九有水”,所以我不担心这块料子的种水了,这块料子的种水一定不会差到那里去。
  我说:“继续磨,把红雾层给我磨开,我看看里面跳不跳种,如果跳种,能跳到冰糯,这块料子就十倍的涨了。”
  “飞哥,冰种的料子,这个底色怎么也得千把万吧。”张奇笑着说。
  我说:“先看种后看色,达摩坎的料子一般黄加绿比较多,如果真的是出了黄加绿,这个底子,五百万不是问题,少他妈废话了,赶紧切,我现在很期待了,真他妈是块好料子。”
  人生就是这样,处处充满了惊喜,这块料子,我没有想到有红雾,只要这一刀下去能变种,那么这块料子就稳了,达摩坎的料子一半都是满料,所以我不担心料子的肉质有多少,只要有种有色,这块料子就稳了。
  张奇把料子继续磨皮,只是他这次磨的有点深,把红雾都给磨掉,我看着料子上的石屑飞舞,然后被机器上冲下来的水冲走,看着红雾慢慢被磨掉,我心里有点小小的兴奋,我期待出好料子,今天就是要爽,我感觉我运气来了。

  妈的谁都挡不住。
  “我草,飞哥,真的变种了,你看,这他妈的,真他妈的透啊。”张奇兴奋着说。
  我急忙拿着料子,拿着强光灯往里面打,这一打,我看着里面的肉质非常的透,而且里面发着蓝光,我说:“这个底子真他妈细腻,跟玻璃似的,不过达不到玻璃种,从这个蓝色的底子就能的出来,肉质虽然够细腻,但是差了点,不过不错了,有他妈冰种的底子了,而且,有蓝色的底子,这块料子就稳了,至少三百万不成问题。”
  “可是,你不是说黄加绿吗?怎么会是蓝色的呢?”杨瑞奇怪的问我。
  我笑了一下, 我说:“神仙难断寸玉,没有人能说的百分之百准确,黄加绿只是个常出的东西,这里面有很多的学问,达摩坎的料子种水见长,只要种水好就行了,出色,那都是其次的,除非能出一个五彩,或者三种以上的才能价钱,你像这块料子吧,多一种颜色,就加一百万,多两种就加两百万,要是能达到五中,就是咱们常说的五福临门,别看他只有十公斤,但是每公斤至少一百万。”

  “这么贵?可是,一种石头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颜色呢?”杨瑞不解的问。
  我听着就笑了一下,我说:“这就是地质学的问题了,算了,跟你解释不清楚。。。”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赌石吧,牵扯的学问实在是太多了,首先就是地质学,然后就是物理学,你要是真的解释起来,你说个十天八夜你都解释不清楚,所以,还是别较真。
  我说:“把皮都给我打了,有了一种底色了,要是多出一种颜色,就他妈的多一百万。”
  张奇笑了笑, 没说话,直接把料子玩切割机上打磨,将料子的皮壳打掉,我看着那被打掉的皮壳,添了添嘴唇,心里开始紧张了,妈的,这三十万赌一千万的事听说的多,不常见,现在我自己赌,要是真的能赌出来,我自己都服气我自己。
  妈的出色。。。
  “出色。。。”
  我小声的嘟囔了一句,张奇看了我一眼,说:“飞哥,赌几千万欧的料子也不见你这么紧张啊?”
  我笑了一下,我说:“这他妈就是赌石的魅力,你永远都不知道这块料子切开了之后能给你什么惊喜。”

  “哎呀我草,看,红色,又出红色了,这不是雾吧,在肉质里面呢,跟他妈果冻似的包裹在里面的,这绝对不是雾层了吧。”张奇惊炸的叫了一句。
  我被他叫的兴奋起来了,急忙看料子,果然,在蓝色底子里面的肉质里,有一块红色的肉质在晶体里,不是雾,是融入了底子里的颜色,是红色,我说:“草,涨一百万,继续开。”
  张奇兴奋的把料子继续磨,我也很高兴,本能的拿出来烟放在嘴里,但是我想想禁烟的牌子之后,就没点着,狠狠的咬着。
  张奇继续磨着,杨瑞小声的问我:“这就涨了?五百万?这么容易?”
  我笑了一下,我说:“容易?容易个屁,首先你得找到这样的料子,得有本事分析料子的可能走势,不过,七分还是靠运气,我一开始只看重这块料子的种水,谁知道他能给我跳个双色冰种呢,也有可能是五彩,这他妈就是赌石啊,你永远都说不清楚。”
  “飞哥,快开,菠菜绿,这边上还带着黄呢,我草,四个色了。。。”张奇兴奋的说着。
  料子已经开了一大半了,他把料子拿给我,我笑了起来,看着料子,我把上面的石屑给冲干净,果然跟张奇说的那样,在红色下面一段距离有一段菠菜绿,后面有一段黄色的,但是很淡,中间是蓝色的底子,这就是典型的黄加绿。
  我看着料子,我说:“七百万不是问题了,我草,在来一种色,三十万赌一千万就稳妥了,哥们,赢了,我给你买船,草,买个大号的货轮。”

  我搂着杨瑞,兴奋的说着,他看着我,觉得有点不可思议的样子的,但是我知道,这只是小赌,想要买货轮还得不少钱,看来还是得去缅甸,那边的料子便宜,而且好料子多,赌大的机会很大。
  张奇拿着料子,说:“飞哥,料子我把皮都给打了,如果在能出一个色,妈的,就是典型的五彩了。”
  我点了点头,狠狠的咬了一下烟头,看着张奇继续打皮,我看着皮壳被打掉,后面都是黄色的,我小声的说:“变色,变色。。。”
  杨瑞看着我的样子,也小声的说:“变色,变色。。。”
  我们都很兴奋,也很期待,紧紧的握着拳头,等着最后的结果,只有赵奎很沉稳,很淡定,或许他就是个傻大个,根本就看不懂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