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390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杨瑞重重的点了点头,这个时候,车子停下了,我走下车,十几个小弟站在我身边,看着眼前的车,我问:“就这辆吗?”
  “是的,飞哥。。。”张奇说。

  “砸。。。”
  我就说了这么一个字,赖皮他们就从车子后面拿出来棒球棍,把车子围起来就开始砸,我看着车子被砸的发出警报声,可怜的奔驰520很快就被砸的稀烂。
  我点了一颗烟,现在我是什么心态?小混混的心态,反正都是出来混的,就混的彻底一点。
  “我草你妈的,你们那来的小混混,敢砸我的车?”

  我看着几个彪形大汉走出来,拿着棍子就要来打人,我招招手,赵奎立马就上去了,朝着那人的腿弯就是一脚,把人踹到地上,我说:“打我兄弟,给我打。。。”
  十几个人冲了上去,我看着那个胖子,捂着脑袋,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很快就被打的抱头鼠窜,但是十几个人追着他,他根本就跑不掉,很快就被打倒在地上。
  “大哥,别打了,别打了,你们为什么打我啊。。。”
  我听着他的话,我就说:“死瘸子打的,草你妈的,以后出门小心点,别看不起残疾人,人残志不残,他残,他兄弟不残。”

  赖皮他们打了人之后,兴奋的吼叫起来,那三个打杨瑞的人,被打的在地上打滚,张奇呸了一口,说:“妈的,纹身了不起啊,大金链子了不起,草。。。”
  我笑了笑,招招手,十几个人就快速的离开,开着重机车潇洒的从大道上开走了,赵奎也开着车,离开了大道。
  我看着杨瑞,我说:“爽不爽?”
  杨瑞摇了摇头,说:“我不喜欢这样,我觉得你不是这种人,我觉得你不是小混混,而是干大事的人,你这么做,其实我挺失望的。”
  我笑了,张奇也笑了,赵奎也笑而不语,我一把重重的拍在杨瑞的肩膀上,我说:“我他妈就是干大事的人,你知道为什么这么做吗?为的就是给你报仇,我就是要告诉你,你是我兄弟,不管是谁怎么欺负你,我都会帮你报仇,不管是用什么方式,我现在报仇不了,我十年以后帮你报仇,虽然打架我也认为是小孩子做的事,但是我还是带你来,就是让你知道,我把你当兄弟,不管什么人得罪你,都一样。”

  杨瑞看着我,眼泪掉下来了,我抓着他的脖子,我说:“男人,不流泪。”
  他说:“值得吗?我只是个瘸子。。。”
  “当丨炸丨弹丢出来的时候,你扑到我身上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为你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丢掉以前的身份,丢掉以前的生活方式,重新开始自己,我现在带你去过瘾。”我笑着说。
  杨瑞有点惊讶的问我:“还要做什么?”
  张奇跟赵奎都笑了起来,他们没有说话,我笑着说:“赌石。。。”
  人生最过瘾的是什么?女人?不是,那只是生理需求而已,做最过瘾的事情莫非就是赌。。。
  而我觉得最过瘾的就是赌石。

  车子停到了吉茂赌石店,我下了车,到了店里,看到了齐老板,我笑着走过去,他也走过来,说:“邵飞兄弟,又来玩啊?”
  我说:“是啊齐老板,有没有好料子,拿出来给我看看。”
  “好料子我多的事,但是,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喜欢合资赌。”齐老板笑着说。
  我笑了笑,我说:“那我去边贸街赌石区好了。。。”
  齐老板皱起了眉头,说:“邵飞,何必这样呢?我一直都觉得我们感情很好啊。。。”

  “我草,你赢十几亿,你给我包红包了吗?以前还给我包个几百万,现在拿着钱就走了,你跟我讲感情,我只能跟你讲钱了,你们一个个都他妈的赚几亿,我呢?我他妈的被广东佬逼着拿出去三千万欧元,说他妈给我垫,给我分担,但是一转眼,你们都到那了呢?”我笑着说。
  之前事发的时候,所有人都说要给我分担,但是他妈的,光是会说,一个人都没有给我拿钱,马玲也是一样,所以,人都是现实的,也就别怪我现实了。
  齐老板笑了笑,指着我说:“邵飞,钱呢,是靠自己赚的。。。”
  我立马打断了齐老板的话, 我说:“是啊,我就是来赚钱的,齐老板,给条活路吧,别他妈在跟我合资了,你都十几亿的身家了,这点小钱,就别跟我抢了。”

  齐老板看着我夸张的样子,就点了点头,说:“请吧。。。”
  我笑了笑,带着他们上楼,来到了二楼,齐老板去办公室,我坐下来,杨瑞有点紧张,说:“飞哥,这就是赌石的地方吗?我听说原石很贵啊,好几万一块,而且很难赌赢的。”
  张奇笑了笑,说:“几万?你知不知道飞哥从缅甸回来带的石头赌赢了多少钱?四亿,欧元啊。。。”
  杨瑞看着我,有点不可思议,估计他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吧。
  张奇说:“可惜,飞哥得罪了一些人,分到的钱被人坑走了。。。”
  “张奇,不开心的不要说了,今天我们就是要开心。”我认真的说。
  张奇笑了笑,说:“知道了飞哥,不过齐老板这个王八蛋是个铁公鸡,不知道会不会给你弄垃圾料子来。”
  我笑了笑,我说:“他是商人,不讲感情的,只讲钱。”
  张奇点了点头,突然想起来什么,跟我说:“这个王八蛋在缅甸好像包养了女人,你还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去他的别墅的时候,那个女人好像很不爽他带我们去似的。”
  我皱起了眉头,好像想起来了,那个女人很年轻很漂亮,但是应该不是缅甸人,对于我们很嫌弃的样子,对于齐老板也有点不满,我笑了笑,我说:“男人很容易死在自己的裤裆下面,有时间你找几个小弟去木姐,给我调查一下那个女人。”
  张奇点了点头,这个时候齐老板走了出来,身后跟着几个人,拉着一个推车,上面都是原石,最近公盘,好料子肯定是成批的甩卖,齐老板肯定也收了不少,所以就算我不跟他合资,他也愿意卖的,一个成功的商人,不会被私人感情打败理智的,想想吕不韦就知道的,为了成功,连自己女人都送了,还有什么不能牺牲隐忍的呢?
  我站起来,走了过去,齐老板把推车停在我面前,说:“邵飞,这批料子都是我开窗的,我的眼力是没有你厉害,所以不敢开,你看看。”
  我蹲下来,拿起来一块原石,仔细的看了看, 一块黄沙皮的料子,有点像是木那料子黄沙皮,开窗了,不是很大,料子也不大,才五公斤左右,我拿着灯,打了一下窗口,看了一眼肉质,里面有木那特有的棉絮,我可以肯定是木那的料子,窗口的糯种,晶体略粗,水头有限,光泽度有限,种嫩,豆色,出满色牌子,配合好工艺,窗口尺寸,单件市场价有个几万块,是个好料子,也能出手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