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320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晋一边围着秋语儿仔细观察,一边肆无忌惮的喷洒着毒舌,秋语儿感觉自己就像是一块挂在架子上的肉,正在被买家挑三拣四的品评。
  强烈的耻辱感犹如千万只蚂蚁在啃噬着她的心脏,令她羞愤欲死,可与此同时,身体里还有另外一种奇怪的感觉在慢慢滋生,有点痛,还有点痒,似乎……会很舒服的样子。
  忽然,她身体一颤,不敢置信的看着萧晋,怒火冲上来,刚要不管不顾的对他发泄,却见他把右手抬到眼前,拇指和食中二指轻轻摩挲着,冲天的愤怒瞬间就变成了极度的羞耻。

  “哈!”萧晋笑了一声,说:“我亲爱的秋大天后,没想到你在这种情况下都能湿成这个样子,难道你还是个M?”
  秋语儿脸上浮现出病态般的潮红,闭着眼用力摇头:“不!我……我不是……”
  “那这是什么?刚才冲澡还没干的水吗?”说着,萧晋伸臂就将两根手指塞进了她的嘴里,一边搅动着她的舌头,一边邪笑着说:“你自己尝尝,然后告诉我有没有味道。”
  秋语儿的眼角终于落下了泪水,她现在连一点愤怒都没有了,只想这一刻早点过去,萧晋能放过自己。
  “有没有味道?甜的还是咸的?”显然,萧晋并不打算轻易的放过她。
  秋语儿娇躯剧烈的颤抖着,泪水汹涌。“萧……我求……求你……”
  “回答我的问题!”
  “……”
  “咔嚓”一声脆响,秋语儿慌忙睁开眼,然后紧接着瞳孔就缩成了针眼。
  萧晋把手机屏幕转向她,问:“我拍的怎么样?你说,要是去找某些狗仔,这张照片能卖多少钱呢?”
  秋语儿的嘴唇被咬的煞白,良久之后,才深吸口气,用仿佛从另一个世界传来一般飘渺的声音虚弱道:“是……是咸的……”
  这几个字一说完,她就感觉心里像是有什么东西碎裂了,很疼,却也有种说不出的轻松,连揪心的耻辱感和恐惧都似乎消减了不少。

  萧晋也暗暗松了口气,因为要是秋语儿到这种程度都还不肯屈服的话,他就真没什么办法了,毕竟,他坏归坏,但还没到以羞辱和虐待为乐的地步。
  现在终于可以放心了,秋语儿最后的一点骄傲也已经被打破,接下来,只要让她习惯了这种放下尊严的情况,一个绝不会跳槽和背叛的音乐天后就会横空出世。
  摘下浴袍丢给秋语儿,等她默默的穿上之后,萧晋又从兜里掏出一个长方形的小盒子递了过去。
  秋语儿接过来打开,愕然发现里面是一副太阳镜。
  “这是天石县能买到的最好的墨镜了,你先将就着戴一下,反正到了山里也用不上,那儿没人认识你。”
  话说完的时候,萧晋人也已经到了门外,秋语儿手里捧着眼镜,呆呆的望着渐渐关上的房门,心中忽然涌上来一股微微的暖意。
  当局者迷,如果她这会儿头脑能够保持绝对理智和清醒的话,一定可以发现,心里的那点暖意非常符合斯德哥尔摩效应的症状。
  斯德哥尔摩效应是一种很有意思的心理问题,它证明了人类和其它野生动物并没有什么区别,动物可以被驯化,人类也可以,而且一直都在被驯化着。
  最直观的例子,就是满清辫子狗刚刚入关的时候,不知多少汉人因拒绝像野人一样“披发左衽”而被砍掉头颅,可到了辛亥革命推翻辫子狗统治的时候,又不知有多少汉人对着自己被剪掉的鞭子哭爹喊娘、寻死觅活。
  清初,几乎整个汉民族的脊梁都被打断了,他们为了摆脱对死亡的恐惧,选择了接受和臣服,再经历一两次瘸子里面拔将军的所谓“盛世”,他们发现臣服的生活似乎也不错,于是就开始感恩戴德,以至于卑躬屈膝,奴化成了狗,这才有了之后那长达百年的历史浩劫和耻辱。
  整个国家和民族都能患上斯德哥尔摩综合征,身心受创、自我封闭近一年的秋语儿又怎么可能例外?
  如果萧晋愿意,百分百能把她给调教成那啥奴,只不过他对那方面不感兴趣,只是想要一个成名后不会因为自私自利的性子而背叛自己的秋语儿罢了。
  敲开对面的房门,方菁菁闻到他身上的酒味,秀眉就微微蹙了一下,去饮水机那里为他倒了杯温水,问:“怎么样?这里老板娘做的菜好吃吗?”

  “还不错,”在沙发上坐下,萧晋说,“我打算把她挖到我的会所里当厨子。”
  “哈?”方菁菁有点懵,“人家拥有这么大的一家酒店,还是政府的合作单位,撑死三星级的底子标五星级的价格都不愁卖,凭啥跑去给你当厨子?”
  “凭我长得帅呀!”
  方菁菁无语,回到书桌前坐下,一边继续浏览电脑,一边说道:“喝完水就回自己房间休息吧!我没工夫陪你闲聊。”
  萧晋撇了撇嘴,板起脸说:“你这是什么态度?有你这么跟老板说话的吗?没大没小!”
  方菁菁斜乜他一眼,说:“想让别人把你当成老板,好歹你自己也要先有点老板样儿吧?!”
  “我怎么没有老板样了?”萧晋扯着身上的衣服瞪眼道,“看这西装,花了我两百多呢!”
  方菁菁“扑哧”一声笑了,转过身娇嗔道:“你有事就说,别贫了行不行?我真的很忙的。”

  萧晋哈哈一乐,就认真的将华芳菲请他吃饭时的情况简单讲了一遍,然后说:“这几天,麻烦你受累再调查评估一下龙雀酒业的现状,然后制定出一个合理的换股比例和谈判方案。”
  “房家会接受你的提议吗?”方菁菁问。
  “你是商人,你会嫌在政界的盟友太多么?”萧晋胸有成竹道,“只要李战没有被房代雪攻略成功,房家在我面前就不会有太多的选择余地。”
  方菁菁沉思片刻,点头说:“好的,我这就联系董总,请她给我派几个擅长企业并购的高手过来,龙雀酒业已经上市了,财务报表什么的都是公开透明的,只要房家没有造假,很快就会有结果出来的。”
  “不用这么着急,反正山泉和房家都不会跑。”萧晋起身走过去,拉起她的手腕,一边把脉一边说道,“罗马和长城都不是一天建成的,你就算是想报答我的知遇之恩,也不用这么拼命,该休息就休息,要是身体给累垮了,董姐还不得飞过来找我拼命啊?!
  明天我走之前再给你留个方子,记得每天睡前都喝。”
  方菁菁抬起头:“你明天就走?”
  “是啊!家里还有两个病号和一帮学生呢,我这都出来好几天了,也该回去了。”
  说着,他又嘿嘿贱笑一声,伸手捏捏姑娘的嫩脸,问:“怎么?舍不得我了?”
  “就会占人便宜,我巴不得你赶紧走呢!”

  方菁菁白他一眼,表情忽然又黯了下去,幽幽接着说道:“只是觉得你一走,整件事就会正式的完全落在我一个人的肩上,有点……有点突然没了主心骨的感觉。”
  “别害怕,更不要给自己太多压力,按照你自己心中的直觉去做就好。”轻抚着她的头顶,萧晋柔声说,“我用来投资的钱挣的非常轻松,就算是全亏了也不会心疼,所以,你就放心大胆的去干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