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嫂子南下东莞,遇到的厂妹都很凶猛……》
第152节

作者: 隔壁老赵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睡什么,勇得,你这个大忙人,怎么给我打电话了!”赵德住笑着说;勇得,是我们老家人对我的称呼,他们总会在人的名字后面家一个得字,比如你叫王胜,家里人就会叫你胜得;叫李云飞,就叫你飞得。
  很奇特的称呼,如果换别的地方人,肯定会特别不适应这种称呼;可是,这样的称呼,却能显示出两个人的关系。这就好比叫外号,只有关系好的人才能无所畏惧的彼此称呼外号,如果是别的人,丫的还不得动手。
  “住得,我听别人说,你似乎很能打,我也没见你动过手,是不是真的?”我笑着问。
  “能打什么啊,反正也就十几个人不能近身;怎么了,是不是在东莞被人欺负了?娘的,你等着,老子明天就买车票去东莞,弄死那一帮欺负你的人。”赵德住咬牙切齿说了一句。
  “没有,只是我现在做的事情,需要能打的人,想要你过来帮帮我,工资什么的好说,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一个月两万怎么样!”我笑着说;虽然林鹏一个月只给我四万块钱,我给赖三他们分了以后只剩一万,可是我抽成高啊。
  就拿今天来说,虽然是二十个小姐,可是送他们去各各地方开工,一次我抽成一百,这也就几个小时,我的抽成就有三千多了;按照这个势头发展下去,我一个月怎么着也得有七八万,给赵德住两万块钱的工资,真的没什么。

  “你在东莞发大财了啊,一个月给我两万!”赵德住声音震惊无比;我倒是能理解他的感受,在我们老家,上大学是唯一的出路这个观念,在老一辈人的心里根深蒂固,根本就无法剔除。不上学的人,基本都南下打工,或者是去北京工地上班,南下打工一个月不过几千块钱,去工地卖力气一个月也就七八千块钱,可是我张嘴就给赵德住两万,怎么会不让他吃惊?
  毕竟,比同村人外出打工高了几倍的工资呢,换做是谁,肯定都要吃惊的。
  “怎么样,来不来!”我呵呵的笑着。
  “去,为什么不去!不过,我爷爷这两天生病住院了,我得等我爷爷的病好了以后才能去。”赵德住尴尬的给我笑了笑。
  “用钱吗?我先给你一万,给你爷爷看病。”我不等他说话,就挂断了电话;不需要他说,我就知道他肯定会拒绝我。今天已经太晚了,没办法给他打钱,只能等明天了。

  给赵德住打一个电话,我的心算是放了下来;十几个人不能近身,那的什么概念啊,就算是特种兵恐怕也不行啊。
  “怎么,你捡到宝了?”周福问我。
  “这个宝早就在我的手里,只是我今天才刚刚发现而已;对了周大哥,夜总会里的保安厉害不厉害,我找的这个人,那可是从小练武的狠角色,等他来了以后,跟保安比试比试?”心里没有了压力,我说话的时候,语气也难免变得轻飘了起来。
  “好啊,到时候他要是被打的住进医院,可别怪我们心狠手辣。”周福淡淡一笑,根本没有往心里去;夜总会里的保安,全都是经过千挑万选出来的,毫不夸张的说,一个人打两个人还是没问题的。不然,林鹏也不会每个月给他们一万块钱的薪水,养着他们。
  这就是物有所值!
  听着他肯定的回答,我的心里反而期待赵德住能尽快赶来东莞了;这时,赵德住给我发了一个消息:“勇得,你不用给我钱,我爷爷就是普通的小感冒,你给我一个地址,我到时候去找你。”
  看到这个消息,我咧嘴笑了笑;赵德住还是跟原来一样的老实,给他发地址的时候,我不由苦恼了起来。工厂那边租的房子,再有一两天我们就要离开了,夜总会这边住的地方,也不适合我们。
  思来想去,我给他发了东莞大学的地址;毕竟现在赛天仙、张莉都没有了工作,必然是要跟着我在一起生活的,夜总会给我安排住的地方,就不适合我们了,毕竟有张莉、赛天仙这两个良家妇女在这里呢;而赛天仙要上课,为了方便她,所以我们只能住在学校周围,让赵德住来这里找我们,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发送过去消息以后,我靠在座椅上等着时间,一阵困意席卷了过来,我差点就睡着了;到了后半夜,生意也变得冷清了起来,毕竟这个点很多人都要准备睡觉了,怎么会找小姐呢。
  那些上工小姐的时间点到了以后,我们开车把她们接回来,到了车上也没事情做,她们就开始讨论今天遇到的男人活怎么样。
  说什么的都有,简直是五花八门;有的说男人是金针菇,也有的说是大香肠,嬉笑声一片,在她们的脸上完全看不出来有什么悲伤的神采。
  由于她们是兼职的,明天还有事情要做,所以聊了一会,就坐在车里开始小眯了起来,养津蓄锐;如果还有客户,就过去继续赚钱,如果没有,就睡觉。
  一直到了三点,也没有人再找小姐,我们送出去的二十个小姐,回来了十五个,剩下的五个是包夜;周福给我说:“今天到此为止,这种时间没有人会找的,而剩余的五个,明天她们会自己回去的,咱们现在回去睡觉。”
  听了周福的话,我楞了一下,说:“咱们,去哪睡?不会是大被同眠,跟她们睡在一起吧?”
  一个女孩子把吊带往下一拽,挑衅的看着我:“怎么,跟着我们一起睡,还委屈你了是怎么滴!还是说,你怕我们把你榨干啊,嘻嘻……”
  “我会怕这个,你开什么玩笑!”我一咬牙,说:“不就是在一起谁么,谁怕谁啊,来啊!反正我也没试过跟二十个女人一起睡觉的感觉,你以为我会怕你吗!来啊,互相伤害啊,有胆别跑!赖三,一会回去的时候,去二十四小时超市,给我买一沓狼牙套!”

  虽然我这么说,可彼此都在心照不宣,不会去碰彼此;这句话应该怎么说好呢,似乎用彼此都是可怜人,何必为难彼此来形容比较好。
  我心里虽然这样想,可却明确的知道,她们不是这样想的;在她们的心里,却是真的想要睡了我,很可怕,无论如何我也不能给她们得逞的机会。
  我把她们当朋友,她们却想睡我!
  我们回到了夜总会以后,夜总会里的客人也差不多都走完了,这些女人下了车以后,打着哈欠往夜总会里走;周福给我说:“把你今天收到的钱转给我。”
  我转给周福了以后,他带着我们来到了一个包厢,然后从口袋里拿出来了一张纸,上面写着那些女人的名字,以及‘正’字的笔画,有的是一笔,有的是两笔,最多的五个人是两个‘正’字。
  然后周福开始按照名单念名字:“薇薇,今天接客三小时,收一千五,没错吧!”
  “是的周经理。”薇薇站了出来,开心的笑着;周福从身下来出来了一个箱子,箱子里面放满了红色的百元大钞,在灯光下面,有点晃眼睛。
  周福让我数一千五百块钱给薇薇;他继续往下喊名字,都大差不差。毕竟一个小时她们到手的也就五百块钱,三个小时跟四个小时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日期:2017-12-23 18:3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