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384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赵奎点了点头,开车去码头,对于杨瑞,我心里很复杂,他是第一个给我挡子丨弹丨,不,是挡丨炸丨弹的人,他让我很感动,看上起文质彬彬的,一副磨磨唧唧的人,但是在那种情况,居然丝毫不犹豫着,直接就扑上来了,如果不是他,估计我的小命都没了,所以,我铁了心认他这个兄弟。
  车子到了码头,我看着码头有很多人,他们围着几个人在打,我听到了杨瑞的叫声,赶紧说:“草拟吗的,谁他妈的打我的兄弟。”
  赵奎跟张奇二话不说,从车里面拿着棒球棍就过去了,朝着人群就挥舞起来了,几个人被打的猝不及防直接被打的倒在了地上,但是他们人多,直接就扑上来了,我拿着棍子使劲的打,把过来的人都打的抱头鼠窜。
  我看着杨瑞倒在地上,他老子也被打的趴在地上,嘴里吐血,很惨,我过去拉他,但是后背被打了一棍,我一个踉跄,站起来甩手就朝着那个人的头打了一棍,我看着那个十几岁的孩子一样的人倒在地上,捂着头,满脸都是血。
  我第一次有种愤怒的感觉,有种失去理智想要揍人,我拿着棍子,不停的挥舞着,把面前的人都给打倒,一棍,两棍,手里的棒球棍断了,我直接用手。
  妈的,谁也不能欺负我兄弟。
  他们的人被打的接连倒退,我们三个人喘息着,看着对方十几个人,一个胖子站在我们面前,我看了一眼,是他妈的丧彪,他捂着头,脸上都是血,吐了口唾沫,一副很不爽的样子。
  我说:“你他妈的,我说过了,别来找我兄弟的麻烦,老子他妈的砍死你。”

  丧彪冷笑了一下,说:“你他妈的欠老子两百万还没收回来呢,欠债还钱,懂不懂?”
  我听了就看着丧彪,我说:“丧彪,你也是个人物,老子告诉你,收账就好好收账,老子还的起,你他妈的来找我兄弟的麻烦,就是挑事,我告诉你,万龙我迟早会收拾他,两百万我不会给你的,回去告诉万龙,有事冲我来,要是你在敢动我兄弟,我告诉今天打你的就不是棒球棍了,是子丨弹丨,你要是不信,你就在往前一步。”
  丧彪也是狠人,他立马抬腿,我立马拿枪,朝着他脚下就开了一枪是,所有的人都退后了,丧彪的脚步也停在空中,我说:“你落下来试试。”
  他看着我,脸色难看,脚步后腿,他说:“小子,你有种,敢搞我大哥,我告诉你,咱们没完,今天的事,只是个开始,我丧彪还从来没见过那个人敢搞我大哥,搞他的人都死了。”
  他说完转身就走,身后的小弟都跟着他,我看着他离开了,就吐了口唾沫,张奇说:“飞哥一枪崩了算了,妈的,这个死肥猪。”
  我把枪收起来,我说:“干掉他有什么用?总不能都打死,跑到一个,我们就完了,身上背着人命还怎么混?”
  丧彪只是个喽喽,干掉他没用,我们的目标是万龙,只有干掉万龙才行,我回头看着杨瑞,他很惨,轮椅倒在一边,我说:“妈的,去推轮椅啊。”
  我吼完就过去扶杨瑞,但是他一把将我推到,他吼着:“干什么?可怜我啊?我不用你可怜啊,我说了,我不欠你的了,你他妈的为什么还要来找我,为什么?你能不能放过我,我求求你,你放过我好不好?不要在来缠着我了。”
  杨瑞愤怒的嘶吼着,我坐在地上看着他,真的,我的心像是被万箭穿心一样,很难受,我爬起来,我不理他继续扶着他,但是他推开我,身体倒在地上,他朝着他父亲爬,自己艰难的要站起来,我看着他的裤子,都是血,分明是伤口裂开了,但是他即便是这样,也不要我扶他,我的内心很伤心,也很愤慨。
  我不理他,继续扶他,我没办法,他太重了,我说:“赵奎,你他妈瞎啊。。。”
  赵奎有点不忿,拽着杨瑞直接给拎起来了,然后塞到轮椅上,我过去扶杨瑞的爸爸,他也很惨,我说:“送伯父上船。”

  “上船?上什么船?你他妈的睁开眼睛看看,看看老子的船,那是船吗?那是破烂,那是我的家,是我从小生存的家,但是你看看,你看看他现在是什么样子?因为你,都是因为你,我欠你的,都还给你了,你为什么还要来缠着我,我的家没了,腿没了,还不够吗?你一定要我把命还给你才行吗?好啊,你来啊,你捅死我好了。。。”杨瑞撕心裂肺的吼着。
  我看着他,心里很难受,鼻子很酸,我抬头看着那条船,那条货轮,千疮百孔,很惨,都是因为我,我很过意不去,我知道这条船对我来说只是条船,但是对于杨瑞来说,那是家的,我知道他很难受,但是,但是。。。
  我没有办法,那时候,我只能选择做这个残忍的决定。
  我看着杨瑞,我说:“你从来都不欠我的,你欠你自己的,像个男人一样活着,行吗?”
  杨瑞看着我,狠狠的拽着我的衣领,把我拉下来,我看着他,他很痛苦,他说:“话,都说的很容易,但是断腿的是我,这种感觉,你只能做一个旁观者而已,你永远无法真正的体会到。”
  我咽了口唾沫,他推开我,说:“你走吧,我不想在跟你有什么瓜葛。”
  他说完就推着轮椅要走,我深吸一口气,我说:“杨瑞,我答应过你,要给你买一条船,我就一定会给你买的。”
  杨瑞头也不回,赵奎跟张奇走过来,两个人的脸色都很难看,我说:“派几个兄弟跟着他,不要让别人打扰到他。”
  “飞哥,受到这种挫折,如果不是自己醒悟,没有任何人能帮他的。”赵奎说。

  我点了点头,我知道,这个道理很简单,虽然少了一条腿,但是还是可以站起来的,但是如果他自己不想站起来,没有人能帮到他的。
  我说:“答应给他买一条船的,我一定会买的。”
  两个人都重重的点了点头,我们上了车,离开码头,我的电话响了,我看着,是马玲的电话,我接了电话,他让我去公司,他在玉石城附近买了一个楼层做马帮文化公司的办公室。
  我让赵奎开车过去,我看了看手机里银行的余额,只剩下一千八百多万了,两亿被我挥霍了一空了,钱有多少才够花呢?有好多事我都还没有做钱就没了,赚再多钱都不够花的。
  我们到了玉石城附近的大楼,上了电梯,来到公司,所谓的公司只是一个楼层,几个业务员接听电话,推荐翡翠,人不多,只是一个样子而已。
  我去了办公室,在办公室里,我看到了马玲他们几个,办公室也很简单,只有办公桌,电脑,还有一些马玲用来装饰的书籍。
  马文跟马炮父子俩坐在沙发上,马炮这个人很嚣张,几乎是躺在上面的,而且脚放在茶几上,不停的抠鼻子,看到我来了,就指着我,说:“我草你吗的,昨天晚上你利用我。”
  我看着马炮,我说:“炮哥,不能说利用,合作嘛。”
  “去你妈的合作,我告诉你啊,这个梁子我记住了,我告诉你啊,别他妈让我找到机会,要不然我干死你我告诉你。”马炮不爽的说,说完就把抠出来的鼻屎摸在沙发上,看的马玲都嫌恶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