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949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鸣点点头说道:“我猜就是这么回事,我怀疑他们叔侄可能已经重归于好了,陆建伟说不定会通过新一轮融资把陆涛拉进公司……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绝对不能容忍……”
  蒋凝香说道:“钱上面又不会写上陆涛的名字,股权也可以通过别人代持,你还能控制得了?”
  陆鸣有点着急地问道:“干妈,那你对这件事究竟是什么意见?”
  蒋凝香犹豫了一会儿说道:“如果单从经营能力来说,陆建伟出任董事长也算是合适的人选,我看,你还是急流勇退吧。
  干脆来个顺水推舟,把董事长的位置让给他,这样也能缓和一下你和陆家的矛盾,不过,你要坚持一点,那就是田国庆的总经理职务和雨墨的财务总监职务不能动,否则大家就散伙……”
  陆鸣说道:“当然不能让他一手遮天,就怕他当上董事长之后失去控制,我觉得他最终的目的还是想把大将军公司变成自己一个人说快了算的家族企业……”
  蒋凝香说道:“那是后话了,现在看来,孙维林显然无力偿还借款,过完年就让孙明桥启动东江市博源集团的股权转让程序,争取控股这家公司。
  陆建伟要是一意孤行的话,我们就跟他进行股权分割,到时候就把大将军公司扔给他,我们撤到东江市,以博源集团为核心建立自己的大本营……”
  说到这里,陆鸣忽然想起了一件事,说道:“干妈,我听陆蓝岭的老婆孙慧芝说,那家船舶公司的规划用地里面有一块地是属于博源集团的,目前正在做评估,不过,她预计应该值七八个亿……”
  蒋凝香说道:“博源公司本来就是东江市最大的地产开放商,有几块地也不新鲜,不过,孙慧芝显然有点夸大其词。
  如果这家船舶公司有军方背景,征购的土地不可能允许漫天要价,能把本钱给你就不错了,对了,有关入股船舶公司的事情你最后和陆紫燕怎么说的?”

  陆鸣说道:“没有说死,不过,她好像有点不高兴,跟我大谈权力和财富的关系,并且坚持入股资金不能少于五十个亿……
  另外,我现在基本上已经摸清楚了他们融资的手段,孙慧芝只不过是几个资金募集者之一,就算我投入资金,也不能成为公司真正的股东,而是由孙慧芝代理我的股东权力……”
  蒋凝香说道:“这也在情理之中,这种性质的公司有可能不在乎资金的来源,但不可能什么人都能成为股东,更不要说想挤进公司的管理层了。”
  陆鸣说道:“那投资者的权益怎么能得到保证呢?”
  蒋凝香说道:“那只能凭你和代理人之间的协议,说白了,有点类似于股权代持的形式,这就要取决于你对孙慧芝的信任程度,当然,这种形式也受法律保护……”

  陆鸣说道:“找你这么说,那我听过孙慧芝投入五十个亿的话应该没有什么风险,这么大的公司难道还会耍赖?”
  蒋凝香犹豫道:“我不是担心他们耍赖,而是……”说了一半打住了。
  陆鸣说道:“哎呀,干妈,你怎么吞吞吐吐的,而是什么?”
  蒋凝香盯着陆鸣说道:“我是担心你一旦真的投入五十个亿,可能小命不保……”
  陆鸣吃了一惊,盯着蒋凝香惊讶道:“干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蒋凝香若有所思地说道:“也许是我想多了,不过……陆紫燕反常的举动只能这么解释……”
  陆鸣狐疑道:“她好像确实在打我手里钱的主意,可还不至于想要我的小命吧?”
  蒋凝香严肃地说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啊……陆紫燕为什么跟你认识没两天就把你捧的这么高?”
  陆鸣犹豫道:“还不是为了钱?”
  蒋凝香摇摇头,有点点头说道:“以她的身份,就算打你钱的主意,也不敢公开抢,就算你真的投入五十个亿,这笔钱也不可能直接进入他们的腰包,只有一种情况下,这笔钱才能合理合法地成为他们的囊中之物……”
  陆鸣呆呆地说道:“只有在我死亡的情况下……”

  蒋凝香点点头说道:“陆紫燕为什么见人就说你是他的亲侄子?还阻止你那些兄弟来参加葬礼?我觉得根本不是什么陆岩的遗嘱,而是她想利用这件事设一个局……”
  陆鸣再一次想起那天晚上在宾馆偷听到的陆紫燕和超润东的谈话,坐在那里直发呆,良久才嘟囔道:“我是她的亲侄子,我万一死了,他们就是那五十个亿的合法继承人……”
  蒋凝香说道:“除了这个解释我想不出她还有什么办法吞掉你这笔钱……不过,我认为这件事陆蓝岭夫妇不一定参与,很有可能是陆紫燕一个人做的局……”
  陆鸣一脸激愤地问道:“你怎么知道?”
  蒋凝香说道:“我在部队也有几个朋友,据了解,陆蓝岭是个职业军人,带兵出身,不是那种搞阴谋诡计的人,反倒是陆紫燕一直在军情系统工作,干这种事熟门熟路,并且为人也比较阴沉……”
  虽然这只是惊动猜测,可在陆鸣心里一惊燃起了熊熊怒火,气愤道:“难道她还敢公开暗杀我?”
  蒋凝香嗔道:“你这话不是有毛病吗?既然是暗杀,怎么会公开……不过,你要是死于一次意外事故,谁也不会把你的死跟她联系起来……”
  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总觉得那天去葬礼上闹事的那些人很蹊跷,凭陆岩的身份和两个子女的地位,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跑去公开闹事?”
  陆鸣说道:“宋平说已经查清楚了,这几个人和余世人的后人毫无关系,而是有人委托那个维权律师张大鹏干的……”
  蒋凝香说道:“先不管这些人和余世人的后人有没有关系,反正那天你和他们发生了冲突,并且几个人被打得半死,显然跟你结下了仇恨。
  如果有一天一个疯子杀了你,并且自称是余世人的后人找你报仇,你就死的一点不冤枉,也算是替你爷爷偿还了血债……”
  陆鸣呆呆的说不出话,好半天才说:“陆紫燕说陆岩留下遗命让我寻找余世人的后人,难道这也是陆紫燕计划的一部分?”

  蒋凝香说道:“那你就慢慢推敲吧,她陆紫燕是干什么的,要人脉有人脉,要想寻找余世人的后人,她只要发个话就有人替她跑腿,还用得着你像无头苍蝇到处乱撞?我估计你五十个亿一到账,余世人的后人就被你偶然找到了,并且会要了你的小命……”
  陆鸣从沙发上跳起身来,像一条疯狗一样在屋子窜来窜去,嘴里哼哼唧唧地诅咒着,最后咬牙切齿地说道:“好玩,竟然能想出如此毒计,我一分钱也不给她,倒要看看她能耐我何……”
  蒋凝香嗔道:“你就是沉不住气,这也是只我的猜测,权当是是提醒你注意罢了,反正,有一点我百分之百可以肯定,陆紫燕对你绝对没安好心……”
  陆鸣说道:“干妈,我觉得你分析的很有道理,实际上我自己也觉得不对劲,可就是没有往深里想,不管是不是真的,我不会忘船舶公司投一分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