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事情根本不曾经历过》
第130节

作者: 假贾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胡真人清清嗓子,依旧一副老好人的模样,右手慢吞吞的从袖子里伸了出来,慢慢的掐算了几下,才对坐在左手边的一位老者说:“常师兄,我这里也算了一算,黄宛那孩子并没有性命之忧吧?你们难道算的结果有所不同?不如大家一起说出来参详参详?”
  “救人如救火,这事儿怎么还容得下慢慢参详?再拖延下去只怕我徒儿就没命了。”来的这几位真人之中,杨真人是唯一一位女子。她看来起来约摸三十来岁年纪,不施脂粉,穿了一件素蓝色道袍。若只看面容,也算是个美人。可是这人面相上戾气太重,看起来过于严苛冷酷,让人看着全不觉得可亲,只想对她敬而远之。
  天机山也只有她这么一位女真人,她收的也大多是女弟子。兴许是这位师父言传身教太过成功的缘故,她的徒弟也都显得脾性不怎么温和。
  “诶,怎么这样说呢?你是有人证,还是有物证?冒然这样指责回流山的弟子,可是要伤了两个宗门的和气啊。”别人可能对她忌惮,胡真人却不怎么买她的账。论资历,胡真人可比她入门还早。论本事,她落后胡真人更不是一筹。平时为了不伤同门和气,胡真人愿意给她三分面子。可是这会儿她邀了好几个帮手跑到半山堂来堵着门问罪,胡真人也不是好欺负的。

  就算为了面子他也不可能服软,就让他们直接找李复林师徒的麻烦。不然以后在宗门内人人都要当他是软柿子了,他说出的话还有多少分量呢?
  杨真人重重一拍椅子站起身来:“我们有人证也有物证!我徒儿失踪之前,最后见的人就是姓莫那小子!从那以后她就下落不明了,我们细细查找,只在他们最后见面的地方找着了这个!”
  杨真人一抬手,她手里握着的显然是一粒木雕的珠子。
  如果单是珠子那不算什么,可是这珠子上面沾了一些象是污渍。

  现在半山堂里的这些人多少都是见过世面的,这珠子上沾的显然是血渍嘛。
  这样物证一拿出来,顿时有许多人神情大变。
  沾了血的物件……这说明黄宛是一定遇上大麻烦了,说不定已经遭遇不测了。
  可玲珑觉得这事儿简直荒唐到了极点。
  这女人的意思,是说大师兄害了她的那个徒弟?
  多滑稽啊!就算太阳从西边出来大师兄都不会干这样的事。
  这些人凭什么把一口黑锅就这么扣给大师兄?自己弟子不见了赶紧去找啊!他们不是能卜会算吗?天机山就这么大点的地方,找一个人还不容易?跑这儿跟他们说什么胡话啊?

  对了,这事儿是冲着大师兄来的,大师兄怎么不在?
  玲珑忽然心中一紧。
  大师兄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
  天机山除了胡真人、宁钰等人她熟悉一些,旁人她可一点不熟,也谈不上有什么交情。
  他们会不会已经对大师兄出手了?为了掩人耳目才跑来倒打一耙,反说大师兄害了他们的弟子?
  这可不是不可能。
  这念头一在心里扎了根,玲珑看着对面那些人的目光也变得不善起来。
  不光是他,回流山的其他人也都恼了。
  大师兄的人品他们都深知,也都信得过,决不相信大师兄会无端去害天机山的弟子。
  再说,他们宗门上下是一损俱损,荣辱与共的。大师兄被诬陷,他们这些人不也都跟着一起受辱了吗?
  胡真人看了看那颗珠子:“这就是物证?可它又不会开口说话,你所说的人证又是谁?”
  杨真人被他这口气气得不轻。
  人证她自然也有。
  黄宛昨天去和莫辰见面的事,有好几个年轻女弟子都知道。从她出去了之后就再也没回来,出去找她,结果只找到了一颗散落在地的,沾血的珠子。
  黄宛送了一件重礼给莫辰的事儿她们知道,一见着这个珠子她们顿时就慌了,四处找人找不到,就赶紧去禀告给杨真人。而杨真人的第一反应就是用秘法召唤弟子。天机山这样的宗门,对门下弟子都有独特的联络召集方法。可是这一下却没有功用,黄宛没有回应。
  杨真人再次测算,得的结果却是大凶,显示黄宛已经凶多吉少了!
  黄宛是杨真人最得意的徒弟,她这一惊非同小可。

  这一晚杨真人就没合眼,自己的弟子当然都撒出去找人了,还向平素算是交好的几位师兄借了人手。可是这些人已经把大半个天机山都翻过来了,却什么都没找到。
  这下杨真人再坐不住了。黄宛又不可能私自下山,现在成了一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情势,她岂能不急?杨真人曾经打算的很好,打算将来将自己的衣钵传给黄宛的,所以对这个徒弟是格外用心栽培。现在突然间倚重的徒弟没了,她这许多年的心血可都扔到水里了。
  既然人找不着,那就只能来找那个最有害了她徒弟嫌疑的人了。
  一早天都没亮杨真人就邀了人,一起跑到半山堂来堵人了。回流山那帮人都住在半山堂里,要找他们只能到这儿来。
  其他跟来的人未必个个都跟杨真人是一条心,但如果能借这个机会削弱半山堂,让胡真人无力争夺下任掌门之位,那不是很好吗?
  但这回跟来的人里也有和杨真人关系算是真好的,连长老就是其中一个。听着杨真人这话说得不大妥当,眼见要谈崩,他只好清一清嗓子,出来打圆场。
  连长老已经仔细问过了前因后果,说实在话,他不大信回流山的大弟子会干出杀人的事来,起码不会在天机山的地盘上这么干。李复林这人他知道,他认得,对他的人品、剑法都算有点了解,是个真正的道心坚定的人。他的大徒弟在年轻一辈之中也是有些名气的,相当稳重,会处事儿。
  这事儿起因是黄宛因为被人家救了,准备了一份儿谢礼去送。然这里面那些小儿女的心思连长老也明白。虽然是修道的人,可毕竟是年轻男女,春心萌动也不奇怪。但这份儿谢礼人家没收,照连长老看,没收才是正常的,收了反而不好说了。救了人是结了一份儿善缘,收人家的重礼这事儿就不那么漂亮了。更何况这礼要是收下,关系就说不清楚了。
  黄宛一次被拒后又去了一次,趁人家不在把礼物放下走了。
  这事儿让连长老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件事不难查清,因为莫辰整日都在胡真人处,黄宛去客院送东西,当然不可能见着正主了。
  接下来的事情也很好想通。莫辰把这礼物又退给黄宛了,当时黄宛和他是到半山堂外头一个僻静人不多的地方去说了这事儿,两人是怎么说的并没有旁人看见。这种事嘛,本来也不好在大庭广众之下说,莫辰这样做也是顾全了黄宛的颜面,连长老也都明白。
  日期:2017-08-03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