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368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奇笑了笑,说:“下车滚蛋,陪你老娘去,这车老子开。”
  赵奎咬了咬牙,说:“我送你们回昆明。”
  我看着赵奎,我说:“下去,我知道你已经好几个月没看你老娘了,我要是真的让你送我回昆明,那我还真就是王八蛋了,去吧,好好陪你老娘过个年。”
  赵奎看着我,眼睛湿润了起来,哭着说:“飞哥,谢谢你。。。”
  我看着他憋屈的样子,我说:“去吧,男人可以在外面忙,但是不能不孝顺。”
  赵奎没有多说什么,狠狠的搂了我一把,拥抱了一会,然后就下了车,头也不回的走了,张奇坐到驾驶位,开着车,离开了瑞丽,朝着前往昆明的高速公路走去。
  我看着张奇,我问:“你家人呢?”
  “死光了。”张奇说。
  我笑了一下,说:“是你的心里觉得他们死光了吧?跟我说说,有什么矛盾?”
  张奇没有笑,脸色变得有点难看,看了看我,说:“飞哥,别他妈跟我提什么家人,老子天生天养,没家人。。。”
  我看着张奇,他眼泪流下来了,但是很快就擦掉眼泪,嘴里骂着,虽然不知道在骂什么,但是我知道,他心里很难受,一个人能说自己的家人都死绝了,心里肯定受到了巨大的委屈。
  往往,爱的最深的人,才是伤害自己最深的人,张奇跟他的家人一定有一些深刻的故事,不过他不想说,我也不会问。
  我看着前面,我何尝又不是一样,我的那些亲人都不喜欢我,把我们当做寄生虫一样,想想舅妈怎么对我的,我眼睛也红了。

  我看着张奇,我说:“别说胡话,你还有亲人呢,我,我就是你的亲人,我们是兄弟是吧?”
  张奇看着我,突然笑起来了,那没心没肺的笑脸又回来了,但是眼泪一直掉。
  是的,我们是兄弟!
  回家是一种什么感觉?

  爽。。。
  我跟张奇深夜回到了昆明,昆明也没有冬天,期待的雪夜没有来,但是年味已经有了,小区里面已经开始张灯结彩了,鞭炮声一阵接着一阵,靠着年尾,结婚的人特别多,小区里贴了很多喜字,不知道有多人结了婚。
  桌子上,摆满了菜,已经很晚了,但是我们回来之后,妈妈还是给我们做了一桌子菜。
  “吃长菜,长长久久。。。”
  听着妈妈的话,我就开心的吃起来,小时候过年的时候我们家都要吃长菜,吃长菜,是老昆明年饭中最重要的角色之一,寓意长吃常有,长长久久。
  虽然还没有过年,但是妈妈已经给我做了。
  张奇给我倒了杯酒,说:“明个就过年了,飞哥,给我准备多少红包啊?”
  “找你老干娘要去。”我冷着脸说。
  我妈看了我一眼,张奇认了我妈做老干娘,这过年就得他给红包,我妈说:“干妈今年没赚多少钱,还惹了不少事,这红包,你别嫌少啊。”
  我妈拿了一个红包给张奇,张奇给拿了,说:“谢谢干妈,你就是给我一毛钱,我也不嫌少啊,你是我干妈是不是?”

  我妈妈笑了笑,没搭理张奇了,而是问我:“去那么久,怎么样?家庭怎么样?”
  “穷,三间吊脚楼,一头老黄牛,山旮沓里面。”我说。
  我妈打了我一下,说:“别这么说,韩凌知道了得伤心了,这人啊,家庭不怎么样没关系,人好就行了,我跟你说啊,韩凌是个好女孩,你得给我上心,别伤着人家姑娘。”
  我点了点头,我说:“吃一块炒饵块。。。”
  我拿起一块像是粑粑一样的东西,这个东西叫炒饵块,昆明人过年是一定要吃的。
  这碗饵块非常讲究,首先饵块大多是自己做,用好米泡上四五个小时煮熟后,“对”舂出来,舂饵块的“对”很大,要用脚踩,舂后揉成圆圆的筒状,晾干后用松毛捂起来,不让它干裂。做饵块很麻烦,所以常常是几家合在一起做,一次做很多分送亲戚好友,一般是今年我家做你家就不用做,明年你家做我家就不做了。所以,小小一筒饵块里,包含了你敬我我敬你的人间情意。

  我吃了一口,满满的都是小时候的味道,我吃了一口递给张奇,他有点嫌弃,说:“飞哥,不就吃你家一顿饭吗,至于给我吃剩的啊?”
  我笑了笑,说:“不服气,你别吃,哎呀,这块是你的,剩下的都是我的,都多少年没吃到了,对了妈,这东西谁做的?你一个人可做不了啊,买的也没这味道,你是不是又回去了?”
  我妈妈有点苦口婆心的叹了口气,说:“那毕竟是你姥爷家,我的娘家,就算对咱们在不好,也是咱们的亲人,你叔叔家也指望不上,你爸死了之后,就没了联系,你跟韩凌的事我看也会定了,都见了人家父母了,咱们也得正式的见一见是不是,我得找人商量啊,到时候得陪客啊,我就去找你舅舅了,赶上了,就跟着一起做,回头给我带了不少,你舅舅说他可以给你张罗,但是不能在娘家里办,家里没新房。。。”

  我立马打断我妈妈的话,我说:“行了,咱不兴那一套,我跟韩凌也不着急,回头咱们领证,双方父母吃个饭就行了,没多大的事。”
  我妈妈瞪着我,眼神有点不对,我看着他,筷子也不敢动了,他说:“这瑶家人可是咱们云南最讲规矩的,结婚就没有不按规矩来的,你这么说,我感觉你又是在骗我啊?”
  我听了,就放下筷子,我说:“没有,我还参加他姐姐婚礼呢呢,人家都是半夜接亲,我觉得太麻烦了,就不想搞那一套。”
  “那你跟韩凌商量了没有?”我妈妈问我。
  我说:“我还没结婚呢,还有两年呢,到时候再说。”
  “两年一转眼就过去了,现在说都是晚的了。”妈妈苦口婆心的说着。
  我有点无奈,其实,我跟韩凌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商量,我们两个就是谈恋爱呢,也没想过要结婚呢,张奇看着我有点为难的样子,就说:“干妈,你这心真偏,我也老大不小了,你给我介绍一个啊?”
  我妈妈笑了笑,说:“行,明天过年,我们回村子,到时候,我给你说一个合适的。”

  “这才是我干妈呢不是。”张奇笑着说。
  “我不去。。。”我放下筷子说。
  我妈妈看着我,有点不高兴,说:“好歹是你舅舅。。。”
  “赶我走的时候也没认我是他侄子啊,妈,我反正是不会去的。。。”我说,说完我就站起来了,回屋了。
  我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对于舅妈的嘴脸,我是看的很清楚了,舅舅不是个坏人,但是也挺绝的,赶我走,我要是回去,那就是不要脸,所以,我是绝对不会自己回去的。
  我闭上眼睛睡觉,不再去想那些烦心的事,赚了那么多钱回来,是应该开心的才对。
  早上,我被鞭炮声吵醒,起床之后,站在窗户前,看着开车进来的人,一个新郎背着新娘上楼。
  “飞哥,咱们要喜烟去?”张奇笑着说。
  我摇了摇头,不喜欢凑热闹,我妈妈说:“去吧,顺带帮我一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