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315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萧晋一边将针刺入她的额头,一边笑道:“告诉你了,我还怎么看你害羞的样子?”
  方菁菁无语,只能回给他两个字:“坏蛋!”
  不一会儿,针刺完,萧晋又道:“好了,这样待会儿你醒来就不会头疼了。”
  方菁菁却坐了起来,说:“哪有功夫睡?你以为我跟你一样闲啊!”
  “水质都还没勘测,你能忙啥?”
  “天石县的历史我还没有研究完,这里的投资环境也没有深入的评估,事情多着呢!”方菁菁幽怨的白他一眼,说,“我的萧大投资人,你拍拍脑袋心血来潮是很容易,可我不能跟你一样想起一出是一出啊!”
  说完,她也不等萧晋回答,就下床走出卧室,接着又道:“另外,晚饭前,我还得跟专家组的人碰个头,制定一下明天的测量计划,下午几个小时的时间都不一定够用呢!”
  萧晋知道这次的投资不会轻松,但他没料到会让方菁菁忙到喝了酒之后连小憩一会儿的时间都没有,心中不由升起一股愧疚和怜惜,跟着走出去,说:“菁菁,对不起!问都没问你一声就突然把这么重的担子抛给你。”
  方菁菁闻言一呆,接着便温馨的笑了,摇摇头,说:“不管什么生意,在最开始的时候都会很忙,一旦事情进入正轨了,自然而然就会轻松下来,我刚刚就是发发牢骚而已,你别在意。
  另外,萧先生你随随便便就把这么大的一项投资交给我,正说明了你对我能力的信任和肯定,对此,菁菁心里没有半分的怨言,只有感激。真的,谢谢你,萧先生。”
  萧晋也笑了起来:“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不矫情了,好好干吧!对山泉的投资,只不过是开胃前菜罢了,青山镇那里才是正餐,相信你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
  “我会努力的!”方菁菁重重的点头,笑靥如花。
  出了方菁菁的房间,萧晋走到对面敲了敲门。
  “谁?”门里的人问。
  萧晋又用力敲了一下,不耐烦道:“我!”
  片刻后,房门打开,露出一张戴了口罩和墨镜的脸来,正是秋语儿。
  萧晋蹙起眉:“怎么?你还怕我带狗仔队来是咋的?”

  秋语儿让开门口的位置,向外指了指,说:“走廊里有监控。”
  “呵,你经验倒是挺丰富。”
  走进房间,电视里有歌声传出,仔细一看,发现是某卫视的一个选秀节目,萧晋就挑挑眉,调侃道:“呦!你这是在忆往昔峥嵘岁月稠么?”
  “没,”秋语儿用遥控器关掉电视,说,“无聊,打发时间。”
  “在这儿觉得无聊,那平日在家的那个小黑屋里,你就不无聊了吗?”
  “在家我会看书,来灵感了也会写点曲子。”

  “看书写曲儿,貌似都是很能陶冶情操的雅事啊,咋就陶冶出一个自私刻薄的贱人呢?”
  听见萧晋突然又开始恶语相向,秋语儿心中立刻就涌出一股火气,怒瞪着他问:“你专门过来,就是为了讽刺我吗?”
  “不,”萧晋摇摇头,邪笑道,“我是专门来羞辱你的,以后每日一辱,辱辱更健康嘛!”
  秋语儿有点承受不住了,大声道:“萧晋!在龙朔你打也打过了,骂也骂过了,我也向韵儿道了歉,你为什么还不肯放过我?到底要我怎样你才满意?”
  “是你聋了?还是我说的不够清楚?”
  话没说完,萧晋探手就将她脸上的墨镜摘下丢在地上,然后在她的惊叫声中,一脚踩碎。
  “你……”秋语儿气的浑身发抖,“你到底要干什么?”
  “把衣服脱了。”

  秋语儿一滞,“什么?”
  萧晋缓缓眯起眼,里面寒光四射:“记住,以后不管什么话,我都只会说一遍,你最好时刻都把耳朵竖的高高的,一旦错过了,后果自负!现在,把衣服全部脱掉!”
  面对他冰冷的目光,秋语儿又回想起昨天被他狠狠扇耳光时的场景,心脏一下子就紧了起来。
  “为……为什么要脱衣服?”
  “你不想治疗伤疤了吗?”
  原来是要治病,秋语儿一下子就放松下来,低着头,一件一件的开始褪去外衣。

  “内衣也脱掉。”
  秋语儿身体颤抖了一下,就哀求的目光看着萧晋,而萧晋却不为所动,只是冷冷地说:“难道你的私密部位没有受伤吗?”
  秋语儿银牙咬住下唇,直到咬的发白了,才颤抖着手指,将身上最后一点布料也脱了下去。
  她身材高挑,属于偏瘦的类型,该大的地方都不是特别大,但线条极美。当然,是在忽略掉那些老树皮一样狰狞伤疤的情况下。
  能看得出来,她当初受的伤很重,不单单是小半张脸,左臂、左肩、左乳、左腹以及左腿上,都留下了一片片或大或小的伤疤,偏偏她完好的地方皮肤又特别的白皙娇嫩,所以对比起来,非常的触目惊心。
  秋语儿两只手分别捂住关键的地方,低着头,在空调暖风十足的房间里瑟瑟发抖,楚楚可怜。
  萧晋毕竟不是真正的铁石心肠,心里默叹口气,就放弃了进一步羞辱她的打算,转身向门口走去。

  秋语儿一呆,诧异地问:“你……你不是要为我治疗吗?”
  “我有这么说过么?”萧晋头都不回的打开门,扬长而去。
  秋语儿在原地站立良久,才真正的明白:萧晋让她脱衣服就是单纯的要羞辱她而已。
  一时间,愤怒、悔恨、委屈、无助一起涌上心头,她慢慢蹲下身,抱着双腿呜呜哭泣起来。
  晚上八点,在服务员的引领下,萧晋来到牡丹厅时,华芳菲已经等在了里面。
  “萧先生,快请进。”女人换上了一身白底蓝花的旗袍,犹如名贵的青花瓷瓶一般,将曼妙的曲线展现的淋漓尽致,韵味儿十足。

  目光很不客气的上下打量着人家,萧晋口中却客气道:“劳烦华小姐等候,真是不好意思。”
  “那里,我是主,萧先生是客,我等您是理所应当,要是让您等我,那可就太失礼了。”华芳菲嫣然一笑,伸手示意着餐桌又道:“请坐吧!好长时间都没有下厨了,菜式不多,还请萧先生不要见笑。”
  比起中午帝王厅包厢里的那个硕大餐桌,牡丹厅的桌子就像是跟篮球相比的乒乓球一样,而且还是方形的,其实就是一张普通的实木八仙桌。
  说起来,桌子上的菜品不算少,六碟两碗,总共八个,尽管每一道的量都不算大,很精致,但两个人吃也够了。
  “华小姐是江南人?”在座位上坐下,萧晋问道。
  华芳菲眼中露出惊讶:“萧先生怎么知道?”

  萧晋指着桌子上的一道菜,说:“东坡肉这么明显的就不说了,这鸡汤煮干丝,可是在淮扬菜馆之外的地方很难吃到的。”
  日期:2017-07-25 06: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