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946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鸣再也躺不住了,坐起身来怒气冲冲地说道:“好好,反正都搅成一锅粥了,我也无所谓,只要你们别碍着我的事,我管你们怎么折腾呢……”
  说完,跳下床来,三两下穿上了衣服,说道:“我还有事,先走了……”
  朱雅仙刚刚起床,正准备忙着张罗早饭,见陆鸣气冲冲从楼上下来,急忙问道:“怎么,不吃早饭就走?”
  陆鸣走到门口转过身来说道:“你跟陆涛打交道可要悠着点,记住,别再他面前提我的名字……”说完,拉开门走了出去。
  上午十点左右,陆鸣就赶到了蒋凝香在城里的家,没想到有人比他到的更早,客厅里已经坐着五六个男男女女,除了田国庆和雨墨之外,其他几个人都不认识。
  蒋凝香好像也没有打算给陆鸣详细介绍,不过,她在向客人们介绍陆鸣身份的时候,并且没有介绍他大将军公司董事长的头衔,而只是轻描淡写地介绍了他干儿子的身份。
  陆鸣倒也不在意,他见蒋竹君不在客厅里,于是就一个人来到楼上,还没有走进卧室,就听见蒋竹君逗弄孩子的声音。
  于是踮着脚偷偷走到门口一看,只见儿子躺在床上,被蒋竹君逗的舒展了小胳膊小腿不停地咯咯傻笑,一颗心顿时就融化了,嘴里叫道:“阿君,我来了……”
  趴在床边的蒋竹君扭头朝后面看了一眼,扭头继续逗着孩子,哼哼道:“阿佛,你看……你坏爸爸来了……”
  陆鸣急忙走过去跪在床边,盯着孩子看了一阵,笑道:“你看,他只见过我一次,已经认识我了……阿佛,叫爸爸……”
  小孩一双漆黑的圆溜溜的眼睛盯着陆鸣注视了一阵,嘴里竟然咿咿呀呀的叫起来,乐的陆鸣一把抱在怀里,激动地冲蒋竹君说道:“你看,他会叫爸爸了……”
  蒋竹君哼了一声站起身来,嗔道:“看把你乐的,他这是在骂你呢……哎呀,快放床上,你这么抱着反而让他受罪……”
  陆鸣只好小心翼翼地把孩子放在床上,笑道:“如果这么小就会骂人,那肯定是个天才……”
  陆鸣坐在床边看着儿子傻笑了几声,然后问道:“楼下那些人都是干什么?你家哪来这么多亲戚?”
  蒋竹君嗔道:“谁说是我家亲戚了,那都是我妈的朋友……哎呀,怎么一身酒气?这是从哪里来?”

  陆鸣当然不敢说昨天晚上和周玉露同床共枕了,撒谎道:“昨天喝到半夜,在酒店睡了一晚上,一大早就进城了……”
  说完,就像是在自己家一般,脱下外套都在一张椅子上,然后蹬掉鞋子爬上床去,靠在儿子的身边,用手逗着他的脸蛋,继续说道:“你们怎么大年初一就走了,是不是因为陆涛的原因?”
  蒋竹君对陆鸣的“无赖”举动好像也不在意,提醒道:“你离儿子远一点,可别把他熏醉了……什么陆涛不陆涛的,我是一天也待不下去了,总觉得他们一家人都怪兮兮的,看我的眼神都有点不对劲……”
  顿了一下,带点嘲弄地说道:“你不是已经和陆媛解除婚约了吗?怎么还有脸住在她家里?”
  陆鸣说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和他们家的关系并不是建立在和陆媛婚约的基础上,而完全是看在陆老闷的面子上……”
  蒋竹君哼了一声道:“陆老闷都已经死了,这个面子还有这么重要吗?”

  陆鸣说道:“就算这样,我也要看你的面子啊,毕竟,老闷是你父亲,陆媛是你的姐妹,就凭这一层关系,也不能冷落了他们……”
  蒋竹君哼了一声道:“人家还不一定认我呢,看看陆邦那张脸,我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多半是嫉妒老闷给我的那份遗产……”
  陆鸣说道:“那倒是,这又不是现在的事情,老闷宣布遗嘱那天他就有意见了,不过,陆媛不一定有这种想法吧。”
  蒋竹君站起身来坐到梳妆台前,说道:“管他们怎么想,大家合得来就当亲戚走动走动,合不来只当没有这门亲戚,我可不想给自己添堵……”
  陆鸣笑道:“你倒是想得开,可我就不行了,起码不能让他们说我忘恩负义,毕竟,老闷对我还是不错的……”
  正说着,床上的孩子忽然哇哇哭起来,蒋竹君急忙跑过来抱在怀里,走到卫生间给矮子把尿,一边笑道:“看你儿子多聪敏,每次尿尿都会报警……”
  陆鸣跑到卫生间门口一看,笑道:“哎呀,还真是尿了……”
  蒋竹君把儿子放回床上,忽然问道:“哎,大过年的,难道你也不给自己儿子一个红包吗?”

  陆鸣楞了一下,说道:“他这么一点大,给他红包也不会花啊……”
  蒋竹君嗔道:“这叫压岁钱,不就是图个吉利吗?你今后每年给他一个红包,我替他存起来,到时候就说你你给的,要不然,我就不让他认你这个爹……”
  陆鸣一听,觉得蒋竹君的话也有道理,伸手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厚厚的红包,这是他准备给宁中则的,里面装了一万块钱,只好先给自己的儿子了。
  小孩的手太小,怎么能拿得住这么大的红包,结果蒋竹君一把夺了过去,打开看看,狐疑地盯着陆鸣问道:“一个红包就一万块,出手不凡啊,哼,这个红包肯定不是替儿子准备的,老实交代,这是准备给谁的?”
  陆鸣也不隐瞒,说道:“这是准备给我侄女的……对了,阿君,咱们晚上带着儿子去我妈那里吃饭,本来大年三十就应该去的,我妈急的都来过好几个电话了……”
  蒋竹君好像故意想刁难陆鸣,说道:“你到底有多少个妈,孩子这么小跑来跑去的不是折腾他吗?她想看孙子难道自己不会来来?再说,我是你什么啊,不明不白的跑去见她算什么?”

  陆鸣一愣,心想,她该不会因为儿子的关系想和自己结婚吧?如果真是这样,干脆就从了她算了。
  既然连儿子都有了,还折腾个什么,不过,自己如果真娶了蒋竹君的话,陆建伟那边还不炸锅,肯定以为这是蒋凝香蓄谋已久的诡计。
  陆鸣一伸手把蒋竹君抱在怀里,盯着她说道:“阿君,当初可是你自己不愿意嫁给我,如果你现在改变主意的话,咱们明天就结婚……”说完,有点紧张地盯着蒋竹君,好像生怕她点头似的。
  蒋竹君也瞪着陆鸣,似乎在揣摩他说的话有几分可信,随即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嗔道:“好了,我也就是这么一说,看你急的小脸都白了……不过,我可有言在先,不管你在外面怎么折腾,这个儿子可是你的种……”
  陆鸣急忙笑道:“那还用说?他就是我的长子……”
  蒋竹君腻声道:“陛下,既然是长子,那将来你的皇位必须传给阿佛才行……”
  陆鸣抱着蒋竹君狠狠亲了一口,笑道:“朕这就下旨,立阿佛为皇太子,将来继承朕的金融帝国……不过,现在皇太后想看看孙子,你可不能抗旨,否则,她不一定承认呢。”

  蒋竹君哼了一声,自顾走过去打开衣柜,竟然当着陆鸣的面开始换衣服,丝毫都没有避讳的样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