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个夏天躁闷的夜,我和新来的房客……》
第84节

作者: 暖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然房租是交了三个月,但是我们现在手上也就那一万多块钱,这要吃要用,还要添置物品,就今天他出去也不知道要花多少。
  还有他一直没去上工了,我开始担心,他那边的工作指不定已经……没有收入来源,我们能维持多久?刘远明会跟我耗多久?
  耗完了呢?亚桑还要得先回去一趟,那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
  我开始觉得……我不能就这样闲在家里,我得做点什么!
  亚桑是一点这样回来的,大包小包,不仅给我带了吃的,还买了些水果,缺的东西基本也都买全了。﹎
  他的事无巨细我看在眼里,暖在心里,但同时也越来越担心,这一趟出去,起码又是一千多。
  我心里有事,东西吃得有一口没一口,他很快看出我的不对劲,“你怎么了?”
  “诶?”我回过神来,看着他顿了顿连忙摇头,“没什么。”

  他扫了一眼我面前的米线,随即笑着说:“先将就着吃点,厨房的东西都买好了,下午去买点菜回来,我给你做。”
  我眸微张,“你会做饭?”
  他眸微闪,“我会做炒饭。”
  “噗——”我没忍住就噗笑出声,“算了,还是我给你做吧……不过,我也好久没做了,不知道还行不行。”
  自从我姐和我姐夫来了之后,别说厨房,就连一般的收收洗洗我都很少做,不怪我姐看不起我……
  “没事。”他忽然笑得有些不好意思的微微低头,“你做什么我吃什么。”
  我别开头也笑了,刚想说他怎么笑得那么傻,他忽然又抬起眸看向我说:“对了,我有件事要跟你说。”
  “什么事?”
  “那个……我明天要开始去工作了。”

  “……”我心颤了下,看着他没吭声。
  “你别怕。”他说着就站了起来,我正疑惑,他就拉着我的手走到窗口边,“窗口这能看到铁门外的,如果有人敲门你可以先看看是谁……”
  “……”
  “刘远明未必找得到这里。”他说着,转过头来看我,“如果有什么事,你就给我打电话,我会尽快赶回来。”
  “……”我感觉唇有些抖,眼睛和喉咙又不受控制的发涩。
  他唇角边的笑一僵,连忙问我,“怎么了?”
  “我、我……”我想说我才不怕刘远明,但是喉咙梗咽得太厉害,说不出……而且眼泪一下就掉了下来。
  “你别哭啊!”他一下就急了。
  我是别开头吐出那口梗在喉咙的气又笑了,又哭又笑的,跟疯了一样。
  他给我建了一个象牙塔,虽然算不上华丽,却很安稳,而且里面柔情蜜意让人眷恋。
  早上,我们会起得很早,他练拳,顺便教我一些基础,给我讲解一些常识。
  他去二手市场买了辆自行车,练完拳和我一起吃早饭,七点就骑着车出去了。
  中午回来的时候,他会顺便带一些小菜回来,下午五点吃过晚饭又出去,一直到晚上十点以后才会回来。
  他会问我在家闷不闷,然后骑着自行车带我在那通往村口的小径上绕两圈,放风一样,不过我却很喜欢。

  夜里没人,风声里是蝉鸣和蛙叫,缎带一样的墨蓝色的天空星星特别明亮……
  在这样的日子里,我几乎都忘了刘远明的存在,忘了我婚还没离,直到五天后的早上,张律师打来电话,我才又再次想起刘远明这个人。
  张律师说,法院已经受理了申诉,但是刘远明现在还在医院,暂时没办法开庭。
  我拧眉,“那他要什么时候才出院。”
  “这个……我问过他的主治医生了,虽然他手脚还打着石膏,但是要出院还是可以的,回去主要就是卧库休息,但是我看他现在这个样子……”张律师话顿住,但我却还是听明白了。
  “你的意思是他会借着这个借口拖着吗?”
  “嗯。”张律师低低的嗯了声,又说:“他的伤虽然算不上多严重,但骨折石膏最少都能打一个多月,而且还有回复期,他要跟你耗的话,就单单借着身体不适这个都可以耗很久……”
  脑袋瞬的闪过那天在医院刘远明激动的样子,我心沉了沉,“那现在怎么办?”
  我话落,就听到电话那头张律师深吸了口气吐出的声音,似带了些无奈,“除了判决也就是协商,如果是协商,争取赔偿这块你懂的……如果是法院判决的话,不管怎么说,以之前他对你造成的伤害,我还是有信心为你争取到一定的赔偿,就是时间问题……”
  我越听眉拧得越紧,因为就我和亚桑现在的情况,我耗不起啊!
  张律师说完后等了会见我不说话,轻喂了声,我连忙应,“我在、我在听。”

  “基本上情况就是这样,你……有什么打算?”
  “我……”我握着手机,指尖紧紧攥起,心里很纠结也很茫然,顿了两秒才说:“我现在不知道,我得想想。”
  “嗯,你好好考虑,这事现在也不急了,而且……”他说到这轻笑了声,“也急不来,因为这种案子也不大,要拖很容易,重点是就算法院判了,也要他履行,如果他不愿意履行,还可以又拖很长一段时间。”
  我咬着下唇重重的嗯了声,“我明白了,谢谢你了张律师。”
  “客气什么。”
  他话落,却依旧没有挂电话的意思,我等了两秒,蹙眉说:“那个、我想想再给你打电话。”
  “好。”
  “那先这样了。”
  “嗯,拜拜。”
  “拜拜。”
  我拧眉挂上电话,握着手机整个人心乱成一片。
  在医院那会,我能那么干脆,能那么硬气,因为我太稚嫩,看不到现状,而现在我心里很清楚,就如刘远明说的,要耗的话我根本耗不起。
  那协商呢?就算现在我愿意协商,愿意什么都不要,那刘远明又会愿意离婚吗?会吗?
  以我对他的了解……他不会,他会跟我纠缠到底!而我和亚桑又能撑多久?!
  我是越想心越乱,越想新越烦,忽然特别想他,完全不受控制的翻出他的电话号码打了过去。
  电话很快被接起,他带着微微喘息含笑的轻喂声从电话那头传来。
  “喂?”
  心一下就涩了,忽然间就不知道要说什么,我连忙抿了抿唇,“你在忙啊?”
  “和平时一样,也不算忙。”他回。

  “噢……你、你几点下班啊?”其实每天也就那个点下班,我这个问题简直就是多余。﹎
  亚桑是立马就听出了我的不对劲,“怎么了?家里出什么事了吗?”
  “……”一句家里出什么事了,我心越发酸涩,“家里没事……只是刚才张律师打电话来给我。”
  我话落,就听到他吁了口气的声音,然后他就问我,“张律师跟你说什么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