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945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涛犹豫了一下,说道:“好吧,我还是先了解一下你那个计划的一些细节,然后才能做出决定。
  我爸说过,不怕生意不赚钱,就怕投资失误,没有好项目宁可躺在家里睡大觉,所以,我不得不小心一点,当然,我也要提前知道今后自己在大将军公司处于一个什么位置……”
  陆建伟哼了一声道:“这句话不是你爸说的,而是我告诉他的……我今天来见你,就是要跟你详细谈谈我的计划……”
  晚上,陆鸣借着一点酒劲早早就和周玉露上了床,朱雅仙则知趣地带着陆怀恩睡在楼下,好腾出地方让女儿牢牢拴住陆鸣的心。
  而周玉露本来从小就受到母亲的言传身教,对男人自有一番手段,床上功夫自不必说,何况她好像真把陆鸣当成了自己的男人,使出浑身解数把他伺候的浑身一万八千个毛孔没有一个不舒服。
  第二天天空刚蒙蒙亮,陆鸣被什么轻微的响动惊醒,朦胧中仿佛看见床前站着一个人,嘴里喘着粗气,睁大眼睛仔细一看,顿时吃了一惊,忍不住汗毛倒竖。
  透过窗外的微光,他竟然看见陆怀恩像个幽灵一般站在床前,两只眼睛就像狼崽子一样死死盯着他,在仔细一看,只见他的手里竟然还提着一把菜刀。
  陆鸣还以为是一个噩梦,伸手在自己腿上掐了一把,身子就像是装了弹簧一般跳起来,大喝一声道:“你……你想干什么?”
  只见陆怀恩像只受惊的兔子一把跑掉了。
  周玉露被陆鸣的声音惊醒,睡意朦胧地坐起身来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陆鸣坐在那里大口喘息着,仿佛真的做了一场噩梦,呆呆地楞了一会儿,也不回答周玉露的话,忽然跳起身来,穿上衣服就追了出去。
  楼下静悄悄的,并没有看见陆怀恩的身影,他犹豫了一下,推开了卧室的门,依稀看见床上睡着两个人,一个自然是朱雅仙,另一个背朝他躺着,虽然看不见他的脸,但能清晰地听到寂静中传来的微微喘息声。
  陆鸣慢慢关上了门,一颗心怦怦乱跳,站在那里沉思了一会儿,然后飞快跑到楼上,闯进了卧室,冲靠在床上一脸莫名其妙的周玉露恶狠狠地问道:“昨天下午来你家的那个人是谁?”
  周玉露楞了一下,一脸莫名其妙的样子说道:“大清早你发什么神经?我还以为你梦游呢?”
  陆鸣瞪着周玉露说道:“你少打岔,我问你,昨天下午来你家的那个男人是谁?你儿子的apid是谁送给他的?”
  周玉露这才神色有点慌张地说道:“我不知道啊,我一直在楼上睡觉,我妈说是一个亲戚……”
  陆鸣哼了一声道:“亲戚?你们家什么时候和陆涛攀上亲戚了……”
  顿了一下,好像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继续说道:“对了,你们还真是亲戚,你儿子和陆涛是亲兄弟呢。怎么?现在开始来往了?”
  周玉露见瞒不住了,急忙拉着陆鸣的胳膊说道:“阿鸣,你别误会,那都是我妈的主意,我发誓,真的没有和陆涛来往过。
  他来过家里几次,可都是我妈出面接待的,我根本就没有见他,昨天下午来的并不是陆涛,是他派了一个人来看蒙蒙的……”
  “你妈到底打什么主意?难道她不知道我和陆涛有仇吗?”陆鸣质问道。
  周玉露说道:“本来她也没有这个想法,可陆建岳不是突然死了吗?她琢磨着蒙蒙做为陆建岳的儿子,应该也有财产继承权,所以就想找陆涛公开蒙蒙的身世……
  我……我也拦不住她,她瞒着我跑到W市偷偷见了陆涛一面,没想到陆涛竟然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不仅给了她十万块钱,还答应承担蒙蒙的教育经费……
  后来……有一天陆涛到东江市办事,说是想到家里看看蒙蒙,我妈就答应了,不过,我没有见他。
  你也知道,他一直对我没安好心,我当初还以为他想借着蒙蒙想接近我呢,可后来发现他并没有这个意思,好像真的是很喜欢蒙蒙……
  今天上午,他给我妈打电话,说是在陆家镇亲戚家里拜年,让人给蒙蒙送来一个ipad,那人放下东西就走了……”

  陆鸣盯着周玉露惊疑不定地注视了一会儿,气愤道:“我不信狗能改的了吃屎……”
  周玉露说道:“阿鸣,不管怎么说,蒙蒙跟他有血缘关系,他也许真的没有什么目的,只是关心一下蒙蒙,我们现在住在陆家镇不方便,蒙蒙在城里面上学就住在他家里……”
  陆鸣哼了一声道:“关心?我都能猜到他是怎么关心的,怪不得蒙蒙昨天看见我就像见到仇人一样……”
  顿了一下,忽然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说道:“我现在知道蒙蒙为什么改名字了,这个名字肯定是陆涛给起的吧?陆思岳?这是让他记住自己的老子陆建岳呢……”
  周玉露说道:“阿鸣,蒙蒙还是一个孩子,他懂什么……说实话,等蒙蒙长大以后,我总要给他一个交代,如果陆涛对他没有什么恶意,我也不打算阻止他们见面……
  不过,你放心,这事都是由我妈出面,陆涛从来没有跟我联系过,我也不会见他,更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情……”
  陆鸣呆呆的说不出话,总觉得这里面的关系过于复杂,过于混乱,一瞬间产生了和周玉露断绝来往的念头。
  可一想到她知道自己那个小金库的事情,又下不了决心,只好怏怏说道:“你家里的事情我也管不了,反正你自己看吧……你儿子现在已经把我当仇人了,竟然还想杀我呢,可见陆涛在他身上用了不少功夫……”
  周玉露吃惊道:“他想杀你?哪有这种事?”
  陆鸣哼了一声道:“刚才他就拿着一把菜刀站在我的床前,要不是胆小,恐怕已经对我下手了……说不定还是陆涛那个王八蛋教的呢。”

  周玉露先是一脸震惊,随即忍不住扑哧一笑,说道:“蒙蒙刚才来卧室了?还拿着菜刀?你是在做噩梦吧?”
  陆鸣听了周玉露的话,好像也有点犯糊涂,只觉得一切都显得很不真实,可他明知道自己不是在做梦,只是觉得自己要是再和一个十来岁的小孩计较这件事反倒显得滑稽。
  周玉露见陆鸣一脸茫然的样子,于是拉着他倒在床上,说道:“阿鸣,别小肚鸡肠了,你和陆建岳有仇,不是也照样把宁化雨安排在自己公司当老总吗?
  还有陆琪,你还让阿龙娶了她,这么说,你也不是那种小心眼啊,蒙蒙和陆涛在一起也挨不着你什么事,你想这么多干什么……”
  陆鸣忽然觉得很无聊,嘟囔道:“那你们就等着让蒙蒙继承陆建岳的遗产吧,陆涛连他母亲和姐姐都不管,我就不信他会跟一个私生子分家产……”
  周玉露一听陆鸣说她儿子是私生子,有点不愿意了,嗔道:“那竹君的儿子也是私生子,难道以后你的子女就不把他当兄弟了?”
  日期:2017-08-05 09: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