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万三千公里的距离,我和TJ缘差半分》
第8节

作者: 等刮风的相思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不行了,我挣不住了,要睡了。你觉得累就过来躺下吧。”我没想着他会从了我的。
  他迟疑片刻,眼神熠熠地看着我,问:“你确定吗?”
  我没好气地说:“确定。”

  日期:2018-07-08 22:21:37
  TJ心里挣扎了一番,还是决定过来躺。他小心翼翼地在坐床沿,脱掉鞋袜,T恤和牛仔裤都没脱,和衣躺下。我试试用文字描绘当时的情景,酒店的床是king size的,有76寸宽(大家自行换算),也就是说很宽的。那么宽的一张床,TJ哪怕睡到中间,只要他不翻身都不会碰到我。结果,这家伙怎么躺下呢?他睡在床的最边边,感觉他一个翻身都会摔下去,离我远远的,似乎怕我半夜兽性大发侵犯他一样。他就掀了一点点被子,盖着自己的肚子,全身直挺挺地躺着,很是僵硬。你们可以想象那个画面……呃……

  我很无奈,将房间的灯光关剩一盏小夜灯,轻声道晚安,他也低声说晚安,嗓音因为倦意更加低沉,让人心痒痒的。很快地,TJ睡着了,床那边传来均匀的呼吸声。我一动也不敢动,怕吵醒他,假装睡着了,结果装着装着,我也禁不住睡意,眼皮越来越重,也昏睡过去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TJ那边稍稍有些动静,我的睡眠浅,一下子就醒了。我没有立即睁开眼睛,在黑暗中,我眯着眼看到TJ在悄悄地起身,蹑手蹑脚地向洗手间走去。我翻身看看放在床头柜的手机,清晨六点,我们才睡了一个小时左右。接着,洗手间传来TJ尿尿的声音,他是被一泡尿憋醒的。于是,我有了一个邪恶的想法,一个翻身,翻到了床靠中间的位置,整个人大字形摊开,右手伸向TJ的领地,继续装睡。

  TJ尿完,洗手洗了好久才出来,来到床边,他没有立刻上床,站在那里犹豫了一会儿。我还是眯着眼睛,暗中观察,不知道他想干什么。这时候,他慢慢地解开牛仔裤的钮扣,把裤子脱了下来。他的动作是那么地轻缓,好像做贼一样。我的心砰砰直跳,他到底想干什么?
  日期:2018-07-09 11:33:09
  TJ脱掉裤子,只穿着T恤和丨内丨裤,像慢动作播放一样,缓缓地钻进被窝,躺下的时候,压着我故意越界的右臂了。他吓了一跳,立刻弹起身来,我装作半睡半醒的样子,稍稍动了动身子,就是不挪手臂。TJ只得小心地拉起我的右手,想把它挪开。这时,我突然抓住他的手,跟他十指紧扣。他没料到我有这一招,整个人怔了两秒,全身僵硬,不知所措。
  我转身面向他侧睡,右手跟他的手十指紧扣,左手顺着他的手背,一点一点地向手臂摩挲。他白种人,体毛比较旺盛,我觉得很好玩,食指指尖在他体毛上一圈一圈地打转,完了还搓成一簇,稍稍用力拔一拔。TJ估计是没回过神来,任由我摆布,被我拔了一下丨体丨毛“哎哟”叫了一声。我说,你怎么这么hairy?他扑哧一笑,说这由不得他,说完用拇指抚摸我的右手手背,问:“你抹了润肤露吗?”我说没有,他说:“你的皮肤很细致光滑。”我说当然,虽然亚洲女人在你们看来很多像发育不良,没胸没屁股,我们的皮肤可紧致啦!TJ很认真地点点头,说确实很光滑。

  我们两人相对着侧睡,借助小夜灯的光,眼神相遇了。我幽幽地说:“你可以抱一抱我吗?”
  日期:2018-07-09 11:35:34
  大家不要批评我吊胃口啦,我上午监考时都在构思故事情节,不是职业写手,纯粹喜欢把弄文字,才上来写的,空余时间不多,大家谅解啊。老规矩,看帖留爪,让我看到你们!
  日期:2018-07-09 14:03:52
  没有啦,我对自己的语言能力还是有清醒的认识的。中文嘛,曾经是个文学青年,痴迷于诗词歌赋,也写了一些小说。要是批评我文学功底不够,我是虚心接受的,毕竟大学接受的是西式教育,看的都是英文,中文就难免越来越烂了。最近读的中文书不多,有虹影的两本小说,再就是《三体》了。实不相瞒,我写帖子,常常要查字典,忘了字怎么写,哈哈哈,成语也怕写错。英文嘛,也不是特别好,够写英文论文,写一些短篇小说,词汇量大致是GMAT水平。个人比较喜欢的文风是John Fowles、Tomas Hardy & Henry James,太古旧的英文实在喜欢不起来,什么《坎特伯雷故事集》,看着多费劲呀!莎士比亚也会看一些,大家可以看看Othello,莎翁真的意想不到的污!嘻嘻。我打出来TJ的话,都是他的原话,要吐糟就吐糟他用词太随意吧。他偶尔会打出一两个Comma Splice,跟国人“的地得”不分一样的,我是老师,有职业病,但轮不到我吐糟他。

  日期:2018-07-09 22:36:00
  TJ虽不主动,却还是挺配合的,挪过来搂着我,一只手搭在我半裸露的后背,动作有些机械,不敢移动半寸,规规矩矩。我趁机将身体贴近,小小的胸部往他宽厚的胸膛上蹭,脸埋在他的脖子和锁骨之间。我是热情奔放的火相星座,TJ越是矜持,我越想撩拨他。我仰起头,跟他四目相投,一时情难自禁,轻轻地吻了他的唇。TJ没料到我有这一招,全身仿佛触电一样,整个人愣住了,不知所措。我意识到自己过于冒进了,气氛有些尴尬,就开玩笑说:“Prince of Slowness,想要一串吻痕项链(hickey necklace)吗?”

  TJ立即阻止我,说:“不要不要,脖子上有吻痕同事会看见的。”

  我沉默了,一个想法如同石头般砸中了我,啊!多么痛的领悟!他坐怀不乱,不敢越雷池半步,莫非……莫非……TJ是gay啊?这就不是一般的尴尬了,我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不确定是否要翻出他的怀抱,除了尴尬还是大写的尴尬。在以前的恋爱关系中,我一直都是被动被撩的那一个,遇到TJ这一款,征服欲被挑起,第一次主动,结果撩了个同性恋,苍天啊!
  我窘迫地问:“Prince of Passivity, are you gay?”
  TJ显然被我的问题逗乐了,说:“你哪里来的想法?我像是同性恋吗?”
  哦,不是,那给我的打击就更为致命,就是我没有魅力咯!我彻底弃械投降,免得自讨没趣。好吧,就好好道别,我退房回家,他第二天飞回美国,有些人只是过客,不能勉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