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万三千公里的距离,我和TJ缘差半分》
第7节

作者: 等刮风的相思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The smiles that win, the tints that glow,
  But tell of days in goodness spent,
  A mind at peace with all below,
  A heart whose love is innocent!
  老规矩,亲们留下爪印,让我看到你们,给我一丝丝更帖的动力(我懒癌)。
  日期:2018-07-06 12:47:06

  昨晚有点作,说自己长胖了两斤,问要是我变得跟他一样重,他还会跟我爱爱吗。面对这道送命题,TJ还是保留了本色:I am not sure. I`ve never seen you nearly that heavy. For me, there unfortunately is a limit. It is hard wired in my brain. I`m not physically attracted to overweight women. 他就是不愿意说谎哄哄我,太实诚了〜〜
  日期:2018-07-08 10:38:50
  大家早上好,昨晚熬夜看球,一大堆工作没完成,今天只能黑着眼圈狂敲键盘赶工。临近考试周,我还有监考、改卷和登分,还有课题的东西要准备,不容易。刚刚查了一下我的签证状态,我和我家宝贝的签证通过了,还要计划旅行行程,充实到想吐。我尽量今晚更一些吧。
  TJ一大早给我信息,说自己不知为何特别horny,我……又帮不到他〜〜只能告诉他,撸撸更健康了……咔咔
  日期:2018-07-08 14:30:36
  有朋友问LT是什么意思,我来解释一下吧。TJ的名字首字母是T,姓氏首字母是J,相信大家都猜到了。LT就是Little T的缩写,是他“小兄弟”的含蓄叫法。我们之间存在size difference(你们懂的),第一次爱爱很是折腾,当时我很没有信心,很沮丧,感觉亏欠了他,就说也许我们生理上真的不适合。他安慰了我好久,说我们需要时间,可以慢慢磨合的。我就笑说他的小兄弟需要减肥,他忙说:不大不大,真的不大。

  后来我觉得称呼他那里用penis, dick, cock之类的都比较粗俗,没有温度,就说不如称呼你的兄弟为缩小版的你,就叫LT - Little T吧。他又委屈了,说不是吧,用Little感觉很小,不够雄伟,哈哈。我说用little感觉挺可爱的呀,像个淘气的小男孩,他抗议无效,我就一直这么叫了。他也慢慢地接受了,他不喜欢用粗俗的词语(不像我,生气时会爆粗),后来他LT越叫越顺口了呢!
  这是我们的暗号……
  日期:2018-07-08 19:14:05
  我先回自己房间放下旗袍,偷偷下去酒店大堂的ATM取钱,正准备过他房间时,接到他的电话,他说Steve玩心大起,打印了好几首歌的歌谱,借了一把木吉他想到他房间练一练。我听到这里,有些失落,但TJ紧接着说,他婉拒了,说今晚约了人,要出去。我问:“那就是怎样?”TJ说Steve房间就在隔壁,不能给他发现自己在房间,还是他下来我房间吃东西吧。
  我一下子紧张起来,赶紧收拾房间洗澡。过了几分钟,门铃响了,是TJ,我躲在门后开了门,藏在门后。他迟疑了0.1秒,走进来说:Hello?我突然从门后窜出来吓他,他全身抖了一下,然后笑了。后来我问他,那一晚他步入我房间的那一刻有没想过要跟我啪啪啪,他坦白说没有,他来中国出差,根本没想着找女人,连套套都没带。

  他点了一份意粉,我点了牛肉粥,中西合璧。我走了一整天,有些累,半躺在床上,边看电视边等吃的,而他不敢轻举妄动,乖乖地坐在沙发上,侧着身子看电视,跟我相隔有点远。过了十几分钟,门铃响了,TJ去开门,侍应生小哥推餐车进来时,看到半躺在床上的我,想必认为我们孤男寡女,等他走后就干柴烈火,神情有点异样。TJ也颇有些不自然,交代小哥要把餐费算在他的房号上。
  我们一边用餐,一边天南地北地聊天,颇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TJ性格内敛,没有老美那种张扬的个性,低调谦和,温文尔雅,此行一些稀奇的见闻虽然给他带来了一定的文化冲击,但他绝不以美国为标准衡量别国文化习俗,不会抬高自己,贬低他人,这是他吸引我的一个地方。
  吃完东西,他还没有要走的意思,我们就继续聊天。他还是坐在沙发上,我靠着床,电视还是开着,是美国的探索频道,但我们都没心看,光顾着聊天。我们才认识彼此三天,却像相识已久的好朋友,聊童年趣事,聊求学经历,聊恋爱经历……TJ并不八卦,不怎么问我的过去,而我是个好奇宝宝,不会拐弯抹角,问的问题都很直接,他也不保留,我问什么,他答什么,很坦诚。
  日期:2018-07-08 19:19:05
  我问TJ:“你睡过多少个女人?”
  他微微一笑,说:“你猜。”
  “该不会两位数吧?”

  没猜中,逼供了半天,他说有6个,大多是二十来岁时发生的,那时候比较狂野,后来谈的都是长期恋爱,上一段感情分分合合,持续了五年。他这么矜持的样子,我还以为顶多一两个呢!比我多,玩音乐的男生,应该不缺女人吧。我撅起嘴,有种吃亏的感觉,就沉默了。他看我不怎么说话,说:“四点了。”我有点困了,干脆全躺下了,问他是不是要回房间。我侧身枕着枕头望向他,他视线向下盯着地毯,轻轻地说:“还有一两天我就要回国了。”

  原本处在半睡眠状态的我,突然醒了。我意识到了他这一走,可能不再来中国,我们此生可能不会再见,整个人恍神了。是啊,我为什么会喜欢他呢?我认识他多久?了解有多深?我为什么会傻傻地想象跟他的未来?
  我记得刚上初中的时候,我家旁边在盖房子,那里的工地有个建筑工人,十六七岁的样子,看到我跟好朋友上学放学经过,找我们搭话。原来他家里很穷,小学毕业就出来打工了,很羡慕我们能读书。我和朋友很同情他,放暑假每天五点多都会到工地旁的一颗大树下教他语文、数学和英语,渐渐成为了好朋友。后来房子盖好了,他也要走了。在那个没有的手机的年代,走散了就是走散了。他的模样我已淡忘,我甚至忘记了这个人,后来有一次跟那个朋友聚会,她提起那个漂泊的男孩,我很难过,一是因为人生过客匆匆,雁过无痕,二是因为我怎么可以把他忘掉了,我很自责。

  可能多年以后,我也是TJ人生中的一个过客,一个忆不起来的过客。我变得多愁善感起来,手指指甲一下一下地抠着床单。
  这时,TJ问:“你介不介意我多呆一会儿?”

  我当然不介意,此生不能再见的想法攫住了我,我转念一想,既然也许不会再相见,那就更加要seize the moment啊!此时此刻才是最重要的。我说:“四点多了,你也累了,过来床上躺一躺吧。”
  TJ这个不识相的家伙立刻拒绝了,说自己还好。我就不管他,起来到浴室,脱下T恤和牛仔裤,换了一条白色吊带丝绸睡裙,看到镜子中的自己觉得有些暴露,黑面穿了一个黑色bra,才回到床上。TJ看到我换睡裙了,脸上没有半点异样,双手抱在胸前,翘着二郎腿,注意力转到了电视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