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万三千公里的距离,我和TJ缘差半分》
第1节

作者: 等刮风的相思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6-24 22:34:34
  关于小男生的那段过往我就不在新帖提了,新进来的朋友如果想了解请看我的另一个帖子。小男生在我生活渐渐消失,我离婚了,孩子大部分时间跟着我,日子过得平淡无奇。我表面平静淡然,但孩子睡去之后,我一个人躲在书房,只亮一盏台灯,我才慢慢体会到内心的荒凉,这种荒凉在慢慢地吞噬着我,蚕食我的内心。我的妈妈不理解我为什么要离婚,我把这个决定告诉她时,她一句句地问我:“他打你吗?他骂你吗?夫妻小吵小闹在所难免,至于要离婚吗?”她所谓传统的观念,就是要隐忍,爱情不是必需品,只要不是夫妻双方闹得水火不容,这场婚姻就有存在的合理性。我的妈妈偏又是一个强势的人,认定我走错一步的执念一旦形成,就化成唠唠叨叨的语言攻击,说什么我三十好几,又不愿意放开孩子重头再来,下半生怎么办?哪有男人愿意接手?把我说得更加心烦意乱,孤立无援。

  终于熬到快过年,我想到过年要面对一群亲戚,敷衍他们对我的“关心”,就感到恐惧。我刚放假,就把孩子安顿好,只身飞往美国。我只有置身于陌生的环境,拉着行李背着行囊穿街走巷,体验民宿,感受异国他乡对我的冲击,我内心疯狂的困兽才能消停,放开攫住我的利爪,我可以大口喘息。我走了美国西海岸的四座城市,准备回国的前一天,我再三犹豫,要不要跟那个他联系。白天还是很坚决,但到了晚上,一个人呆坐在在犹太人办的民宿小木屋里,抱着枕头,听着窗外的虫鸣,禁不住的脆弱,还是没能忍住,给TJ发了一条WhatsApp,说:我在美国。

  日期:2018-06-24 23:12:19

  过了好久,都没有收到TJ的回复,我笑自己矫情,自讨没趣,怎么又做了一件让自己鄙视自己的事情?我呆呆地看美国超级碗决赛直播,我对橄榄球一无所知,要是TJ在旁,一定是最佳解说,我只心疼Tom Brady。这时,我手机响了,是TJ的回复:“你在美国?!为什么不提前告诉我?”我解释说此行不过是临时起意,需要a change of scenery散散心,而护照上只有这个有效签证,实在不想打搅他,明天要飞回国了。

  刚按下发送键没两秒,TJ就打电话过来了,那边传来他低沉磁性的嗓音:“机票改签吧!我临时请不到长假陪你玩,周末还是可以带你周边游玩的。”
  “改签到什么时候?”
  “你的假期结束。”
  第一次,TJ的语气很坚决。这个我曾以为永不会相见的男人,突然那么坚持要我飞到他的城市,我心动了。我还记得上次在拉斯维加斯一别,TJ把我送到安检口,我抬头看他,他低头轻啄我的唇,说:“不要伤心,我们很快又见面了。”我忍着眼泪,说:“再亲一下。”他乖乖照办,一般他觉得公众场合亲热不太礼貌,我每次索吻他都鬼鬼祟祟的。连亲三下后,我故作轻松地转身走开。我搭的是早班机,安检口没有什么人,我拿出护照给TSA检查人员检查时,那个年轻的帅哥看到我们难舍难离的那一幕,还笑着问:“Boyfriend?”我微微点头,脱鞋安检,完了回头一看,TJ还站在原地,脸上带笑,朝我挥手,我的眼泪一下子涌了上来。每一次我们分别,我都当作是最后一次,心如刀割。我是一个感情宿命论者,或者确切地说,我大部分时间对感情是悲观的,我愿意相信天长地久,却心里怀疑天长地久。TJ大概是我认识的最恒定不变的男人了,一成不变的生活节奏,同样的生活,同样的圈子,可是谁敢轻言永远?那么久没见,不知他过得还好吗?

  我还是想见见他,当晚就改签机票,买了第二天一早的机票,朝他飞去。
  日期:2018-06-24 23:19:34
  TJ所在城市的机场很小,我还清晰地记得有几个登机口,有几家商店,洗手间在哪里。我下了飞机,先上洗手间洗了把脸,这段时间心情低落,皮肤疏于打理,没有了以往的光泽,还是一如既往地白,惨白。走出洗手间,我随着人流走到到达大厅,心情很是忐忑。最后一段是手扶电梯,我一点一点地下降,接机的人不多,我先是看到他们的鞋子和裤子,有一个穿着Vans布鞋和牛仔裤,我就知道是他。一点一点地,我看到了TJ的身影。他也看到了我,朝我淡淡地一笑,我的眼睛一下子被泪水糊住了,嘴角微微上翘,却不受控地抖了起来,笑得比哭还难看。我身体略微僵硬地慢慢走向他,他把手从裤兜伸出来,有些迟疑,我一时尴尬,脑子一抽,说:糟了!我的小号行李箱下机时忘了拉下来了!TJ急了,忙叫我跑去找Gate agent取。他还是那么好骗,我笑笑说:开玩笑的啦!我两个箱子都托运啦!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双手又不自然地插进裤兜,陪我等行李,然后一手拉一个行李箱,带我走去停车场。美国的冬天很冷,我懒得拿出羽绒外套套上,穿的小外套一点都不起作用,我在冷风中哆嗦,牙齿直打架。到了他的车旁,他让我先上车,自己一个人搬行李。等他上车发动车子,车内渐渐暖了起来,我不再不受控制地发抖,我才坐在副驾位上认真看了TJ的侧脸,他原来满头金褐色的头发现在夹杂着好些白发,他老了,还是孤家寡人。想到这里,负罪感袭来,我欠他的?还是我们被命运打败,蹉跎岁月?

  日期:2018-06-24 23:56:35
  那时已接近中午,TJ问我午饭想吃什么。我是典型的迁就型人格,我首先会想到他想吃什么,然后刻意去迁就,于是我反问:“你想吃什么?”他说:“你又来了。你知道我是无所谓的,如果你不决定,我们到四点都吃不成饭。”在吃的问题上,TJ一直很迁就我,他知道我是典型的中国胃,三天没吃中餐就有如毒瘾发作,整天在他面前念叨。我连续吃了好几天的美国快餐和墨西哥菜,已经到了发作的临界值了,顾不了他喜欢吃什么了,就说去上次那家中餐馆吧。

  那是一家北京人开的中餐馆,如果不特别说明要地道的中国菜,上来的都是美式中餐,炒什么都放甜酱,都是哄老美味蕾的菜式。上来的服务员是一个中年的中国女人,TJ让我点餐,我再三强调:不要迁就TJ的口味,他不挑,一定要正宗的中国菜。服务员笑了:“他都听你的呀?要不要问他的意见?”我摇摇头,TJ听不懂我们说什么,一味傻笑。
  服务员离开后,TJ问我:“你们聊了些什么?为什么你摇头她在笑?”

  “不关你的事。”
  “她肯定问我是不是你的男朋友,然后你摇头答不是。”TJ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
  我突然有点手足无措,弱弱地说一句:“你胡说。”
  日期:2018-06-25 08:59:26
  午饭过后,TJ把我带到附近的超市买东西,洗发水、沐浴露和浴球之类的,然后回家。我从来记不得去他家的路,在我看来,他家附近的街道都长得一模一样。我只记得他家旁边有一所小学,他拐了个弯,我看到了那所小学,就知道到他家了,就是那座前面院子没种花的房子。我曾经想象过,要是有一天,我成了这房子的女主人,一定在前面院子种满鲜花,后院种上蔬菜,在夏日的午后坐在露台喝一杯柠蜜,看自己爱看的书,安逸恬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