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倒霉的时候,幸好遇见他》
第27节

作者: 小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到底是做什么的啊?她一个普通女学生,哪有机会去认识你四叔,她该不会是交际花吧?背后还有人推进的那种?不是有那样的场合,专门为有钱人培养红颜知己吗?比高级女妓身份还高一等的那种?”许诺猜测着。
  背后没有人帮她牵线搭桥,就凭她许江兮能结交盛嘉年那样的人?
  简直天方夜谭!

  盛江来没什么耐心,低低叹了口气。
  “能不能想点别人的好?你才应该被那些女孩子羡慕讨论的千金小姐,你看看你此时的不淡定。”
  “江来哥哥,我是担心你们被她骗了。那个女的心思可不单纯,她一出现,我们家上下全都偏向她,差点因为她跟我反目。我的父亲因为她,差点跟我反目啊江来哥哥!”许诺夸张大喊。
  盛江来拧眉,她父亲因为江兮,差点跟她反目?
  这话里的信息量,隐隐透露的可真不少。
  许诺见这样说,盛江来都没有表现出要远离许江兮的意思,当即急了。
  “行了,这个话题可以结束了吗?”盛江来沉声而出。

  “我还不是为了你们叔侄考虑,你呀,才见过几次呀,就那么维护她。你的叔叔也是,那么多名媛、明星抢着要靠近他,他谁不选,偏偏跟那种心机女走近,真不知道你们盛家叔侄是怎么想的。”许诺狠狠咬牙,确实想不通。
  盛江来回想了想,听许诺这么说,江兮好像确实有点本事。
  他也完全相信他四叔跟江兮关系不简单,他就没见过他四叔为了什么人那么气急败坏,还破例那个时候找家里去跟他要个处理结果。
  “你知道她不简单,就不要再招惹她,到时候吃亏的是你自己。”
  盛江来警告了句,这次是人家不追究,要追究的话,她能现在就回家?

  “我就不高兴她那种野丫头也敢爬我头上来,江来哥哥……”
  “我说了,这个话题打住,不要再说了。”盛江来沉声道。
  许诺终于闭嘴了,然而没持续十分钟,又开始哭泣。
  “江来哥哥,我爸妈是不是已经知道我犯错了?他们一定不会原谅我的,江来哥哥,我该怎么办呀?都是那个臭丫头害的,要不是她,我也不会犯错,我都是被她气糊涂了才那样做的。”
  “所以你让人打她一顿出气,是因为你爸?”盛江来忍不住问。
  他依然还没弄清楚她为什么对人家施以报复。
  许诺微微一愣,当即出声:“还不是因为那晚你来我们家,她却把你勾引跑了……江来哥哥,是我跟你有婚约,不是她,她那样对我,我怎么可以坐视不理?江来哥哥……”

  盛江来又黑着脸,“算了算了,别提了。”
  许诺轻哼,“我是捍卫我的爱情,我有错吗?”
  盛江来欲言又止,“江来哥哥,我爸妈知道我犯了错吗?”
  “没告诉他们。”盛江来应着。
  许诺闻言惊喜交加,转向盛江来:“真的?”
  盛江来将许诺送回许家,婉拒许家的盛情款待直奔医院去。

  盛江来一走,许母抱着许诺就哭:“我的傻女儿啊,你怎么一声不响的就走了?什么没有你我们家才完整,你这说的都什么话?没有你,我们许家怎么可能完整?我不管你是谁生的,你都是我们许家的女儿,一辈子的女儿!”
  “妈,我也不想离开你们。”许诺大哭出来。
  对许家每个人,她都有感情,不管亲生与否,她是在这里生长了二十年,朝夕相处,怎能说割舍就割舍。
  许母伤心道:“以后不要走了,妈妈不准你再离开,我不管谁对你有意见,你是我的女儿,一辈子都是!”

  “可是,妈,你有没想过,江兮妹妹可能就是因为我还在许家,没有离开,所以她才不愿意回来的。她没有跟你说,但已经找过我很多次了。她其实是想回来的,您才是她的亲生母亲啊。可是,就因为我,她不愿意回来。她是想逼我走,我走了,妈,你跟爸爸和爷爷还有弟弟,才能真正一家团聚。我不能那么自私,因为爱你们,爱这个家,舍不得离开而不让你们一家团聚,我不能自私,所以才离开……”

  “诺儿!”
  许母怒声打断,“我不准你再胡说八道,她要想回许家,她就必须承认你这个姐姐!这个家里,她还没有说话的权利!”
  “可她态度很坚决,她只要你们选择一个,有我没她,有她没我,这是她给我的选择。”许诺哽咽道。
  许母抱着许诺,轻拍她肩膀:“放心,爸妈都会为你做主的。她要那么自私,不顾大局,我们许家,宁愿不知道这件事的真相,宁愿不要她那个女儿。诺儿,你看你脸色多差,眼睛又红又肿,这几天很伤心吧?委屈你了。”
  那明显哭过、悲伤过后的样子,许母看着心疼。
  “妈,谢谢你还这样爱我。”许诺红着眼眶说。
  “先去休息吧,晚餐好了,我来叫你。待会儿你爸和爷爷就回来了,江兮这次的事,我会跟他们谈谈的。”许母送许诺回房间休息。
  许诺点点头,总算松了口气。
  只是许江兮,这次计划得不够周全,以后再动她,就要好好计划了。
  再者,许诺猜不透江兮跟盛嘉年之间的关系,短时间她不敢再轻举妄动。
  盛江来一脚油门刹到兴都医院,然而他四叔并不在,就连江兮也不在。
  白玄弋在值班室,盛江来大喇喇走进值班室里等人。
  “我四叔出去时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盛江来问。
  白玄弋抬眼,距离上一次见到盛江来,那还是三年前吧。时隔三年,少年长大成人了啊,褪去了二十出头的稚气,大男人的样子初现。
  “哟,盛少爷,几时回来的?”
  “别跟我打哈哈,问你话呢,我四叔去哪了,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回来?”盛江来问。

  白玄弋观察盛江来的气色,“目光无神,面色发白,心浮气躁,气血不佳。少爷,您还是少流连夜场吧,纵欲伤身,多锻炼。”
  盛江来冷了眼:“白医生不治病改算命了?”
  “望闻问切嘛,第一道就是观察,盛少爷这些天没少在外头鬼混吧?哦不对,流连欢场我们正派人士都称之为‘鬼混’。”白玄弋笑道。
  盛江来抬脚踢了一脚他面前的桌子,“活腻歪了是不是?”
  “没、没有,盛先生带姑娘出去吃东西了,看这时间,差不多快回来了吧。盛少爷心急,不妨去医院大门等着,一准第一时间把人等回来。”白玄弋笑道。
  盛江来指着白玄弋:“几年不见,嘴皮子见长啊。”
  “过奖过奖。”白玄弋笑。
  盛江来极少有被人气得直接下脸子的,看见白玄弋那张脸,他就来气。

  不过盛江来还真去医院大门口等了,没一会儿还真给他等到了。
  “四叔!”盛江来立马奔上前。
  盛嘉年和江兮以及他两助理从停车场方向走过来,盛江来见不是盛嘉年和江兮单独二人,心下开心。
  “有事?”盛嘉年直接问。
  盛江来摇头:“没什么事,这不是事儿处理完了,所以过来看看。”
  目光转向江兮,眼底透出点点笑意:“看样子恢复得不错,几天前看照片,很吓人,这张脸短短几天就恢复成这样,医生没少下功夫吧?”
  盛嘉年不领情:“没事就走吧。”
  盛江来死活赖着不走,“四叔,听了些话,不知真假,想跟你讨教讨教。”
  盛嘉年看他不把话说完,是不会走了,没再板着脸撵人,而是大步走在前面。
  江兮紧跟其后,盛江来忍不住接近江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