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一三五,我二四六[BL]》
第29节

作者: 小D到此一游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佳佳,喝口水。”小胖竟有些微微紧张,不断地看着休息室的转播屏幕,“评委们进场完毕了,我听到隔壁的歌手已经被通知入后台准备了。”
  叶佳宁“嗯”了一声,对着镜子扣好颈间白色衬衫的扣子。
  “佳佳,我好紧张啊。”小胖搓了搓手,“说实话,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阵仗…感觉就像当初进高考考场一样,不对,我应该是送考的家长,你就是我的宝贝儿…”

  叶佳宁闻言笑了,在小胖头上敲了一记。
  “叫你占我便宜!”
  “我刚刚听隔壁的助理说,开播十分钟收视率已经创新高了…”小胖又道,“大老板和安总监也都过来了,都盯着你的表现呢,佳佳,你可要争气点…”
  “我说,”叶佳宁笑道,“强烈建议你将来不要去给孩子送考,因为,考试没吓着他,却被你给念疯了。”
  “下面要登场的选手,相信只要他人一出现,便会引得无数尖叫。然而,他却期盼着能够得到更多的荣光,他期盼着只要他开始歌唱,人们便会沉醉得忘了他完美的长相,只记住他的声音,记住他只是一个歌手…他能做到吗?”主持人顿了顿,台下是粉丝们耐着性子给出的安静,“有请我们的下一位歌手——叶佳宁登场!”
  呼喊声、掌声雷动,叶佳宁深深吸了一口气,闭了闭眼。
  舞台设计很符合歌曲的意境,灯光、色调以及3D效果都彰显出国内舞台设计的高水准,现场乐团开始演奏,唢呐声起,陕北高原的风仿佛一下子吹进了演播厅。
  叶佳宁慢慢出现在舞台中央。他身着灰色毛呢大衣,极简的英伦风格版型设计,搭配黑色休闲裤和皮鞋,长身玉立。
  完美的脸、完美的妆容,完美的体型、完美的气质。
  台下的人无不惊艳于他的美,然而,这样的他与这样的舞台,简直不能再违和!他就这么孤零零地站在这舞台,周围的一切与他全不着!

  大家惊愕,不解,叫喊声渐息。
  叶佳宁郑重地拿起话筒,开口唱出第一句。
  “我家住在黄土高坡,大风从坡上刮过,
  不管是西北风还是东南风,都是我的歌,我的歌。
  我家住在黄土高坡,日头从坡上走过,
  照着我的窑洞晒着我的胳膊,还有我的牛跟着我。”
  歌唱的技巧以及声音的宽度广度都足够,无法挑剔,只是他的表情竟带有一丝惶恐,他的动作也表达着他的腼腆。
  这时,几位陕北老乡慢慢从灯光昏暗处显现,他们一见到叶佳宁便露出欣喜的神情,他们来牵着他,就像是遇见一个久违的子侄,他们大声地唱起了信天游,示意叶佳宁也跟着一起唱。可是,习惯了穿戴时尚的叶佳宁却腼腆到几乎忘了家乡最独特的曲调,他羞赧,他推却,可最终却拗不过老乡们的盛情。于是他试着开嗓唱出第一句,他的表情里带着试探和对自己的不信任,然而只一句,只需一句便牵起了他儿时的记忆一般。

  不管他走过多少地方,不管他看过多少繁华,家乡最真挚温暖的乡音已然深深地刻在他骨子里,它也许会被暂时忘却,但是却永远无法磨灭。

  “不管过去了多少岁月,祖祖辈辈留下我,
  留下我一望无际唱着歌,还有身边这条黄河。”
  至此,叶佳宁的热情才完全释放了出来,仍是无可挑剔的歌唱技巧,却有了截然不同的内在,他脱下自己高档时尚的衣服,拉着老乡的手,跟他们在信天游的曲调里唱和。
  他一直扣得整整齐齐的衬衫扣子已然解开两粒,衣衫微微凌乱,高声唱着歌,唱着对家乡的礼赞,唱着自己长久以来的思念和乡情。
  情感超越了外在,两者真正地融合。

  观众和评委们这才知道了叶佳宁想要表达的意思:一个出外求学、一直在城市定居的年轻人,为外面的世界所輮,变得唯唯诺诺,回到家乡,那一曲信天游终于唤醒了他内心的自由和奔放,让他记起了自己在追赶时尚和现代的同时丢掉的东西,最终重拾生活的热情。
  演绎这个情境是叶佳宁的临时起意,灵感来自于老师的一句“碰撞之中的融入,效果更震撼”,他琢磨着,与其中规中矩地唱,不如作一些大胆的尝试,于是他设计了这样一个情境,昨天才跟老乡们作了简单的排演,至于演出的效果如何…看台下的反应便知道了。
  观众和评委全被叶佳宁的演唱点燃了,尤其是他的老师——这位外貌严恳,然而内心柔软感性的老人,惹到不顾不一切地从评委席上站了起来,也大声地跟唱着,尽管他的声音在麦克风的压制下根本不可闻,可是他鲜活的表情却诉说了无尽的感动和感慨。
  曲罢,观众的喝彩声、评委们激情洋溢的赞许声让叶佳宁自豪,可是这样的荣光却不及他在歌唱时所体会以的激昂,那一刻,他发现…也许自己的人生还是有那么一点意义的。
  日期:2017-06-30 13:07:56
  第三十三章 我只做TOP,你有没有问题
  主持人走上台,照例是在每位歌手演唱完毕之后作一个小小的短访,她的眼神触到叶佳宁稍稍凌乱的衣襟以及因激情而微微泛红的脸颊,竟觉得有些羞于去看他的眼。

  一个男人张扬着他优秀的才能,他因为心情澎湃而血液沸腾,荷尔蒙加速分泌,自有一种夺人心魄的力量——特别…是这样帅气逼人的男人。
  当然,并不止她一个人有这样的感觉,在场的许多人也许都有这样的心情。
  然而,台下有一个人,从头至尾静静地听着叶佳宁的演唱,越到激情处全场越沸腾,然而他却表现得越寂然,这种寂然,倒像是蛰伏。
  “表现得实在是太棒了。”主持人找不到其他的语言,她笑道,“你倒真像是来自黄土高坡一般?家乡在哪里?”
  灯光有些刺眼,叶佳宁的身心都未从激荡中完全平息,收到这个问题,他想也没想,直接答道:“我也不知道。”

  主持人疑惑地挑眉,刚想笑着说什么,叶佳宁却怔愣了一下,又接着说道:“S市…我在S市长大。”
  他一向不爱将自己的疮疤在众人前展览——尽管,他坚信童年已不再是他的疮疤…他只是不想将自己不愿提起的事,变成别人或同情或玩笑的谈资。
  主持人又抛出了几个无关痛痒的问句,叶佳宁一一笑答后便下了场。
  那个蛰伏着的人,眼神则一直追随着叶佳宁的身影,不离一分一毫,直到下一位歌手上场,他才收起自己那长长的类似于怔忡的凝视。

  人说舞台的上的东西最不可信,可为什么叶佳宁在舞台上却比他在台下表现得更真实呢?
  他跟叶佳宁一共说过十句话,却不如叶佳宁唱一句歌更能让他了解他。
  叶佳宁…他应该是多么热情而感性的人,可是为什么会在周身粉上一层世故和淡然呢?他总是淡淡地笑、淡淡地压抑,他一定很努力地练习过,练习不牵绊、练习不伤心。
  骨子里带着寂寞,心里藏不住卑微——这就是叶佳宁。
  他很好奇,这样的叶佳宁如果动心、如果动情,会有怎样精彩的表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