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一三五,我二四六[BL]》
第28节

作者: 小D到此一游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老爷子,”杨铭一边为老师开车门一边笑道,“这可不像您呐,难不成您现在是真的老了?以前那个爱骂人的严厉教授哪儿去了?还是说,您是专门对那位小叶哥搞特殊?”
  老师笑开了:“虎小子。”上了车坐定,又淡淡地道,“那孩子是个可怜人,你看他那个乖巧努力的样子…我反正是喜欢得紧,怎么骂得出来。”
  “哦?”杨铭挑眉,接着又点点头,慢慢发动了车子。
  当晚,叶佳宁回去没歇着,他让小胖给他找来了一些有关信天游的资料。
  叶佳宁琢磨着,信天游出现他的比赛曲目中是为了作点缀,可是老乡们的技艺精湛,叶佳宁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反客为主”,如果他HOLD不住这些强大的“绿叶”,那么效果一定会本末倒置。
  叶佳宁知道,老师这么安排既是在给他出难题,也是在给他出彩的机会。

  所以,他一定要让自己融进信天游里边儿去。
  然而,学习唱信天游固然不简单,可是,想要融入那一种意境更难。如果只是机械地有样学样,那么他的歌声只能像一具空壳,他只能做音乐里那个完完全全的局外人。
  首先他得了解,信天游为什么会存在,陕北人为什么要开口唱歌,他们歌唱的出发点是什么。
  叶佳宁翻看着视频资料。

  地方特色的服饰、特殊的发声方法以及发音吐字——叶佳宁知道,这就是老师所说的“标签”,这些是信天游的特色,而信天游却不全是倚仗着这些。它的传唱之境是广漠无垠的高原,它的传唱者是勤劳淳朴的劳动人民,它要反映的是高原的清峻和悲壮、是人民的坚毅和善良。
  视频资料中以临场演唱居多,不管是演唱形式还是唱法都为了适应舞台而作出了一些改变,使得立意更深远,更为打动人心。
  叶佳宁很少接触这样的演唱形式,他在这样的歌声中入了境,他跟着哼唱、他内心动容,他突然有些明白老师所说的话。
  激情无法靠技巧伪造,心存热爱和感恩,他才能唱出“乡恋”;心存热爱和感恩,家乡便不再拘泥于一个地点。

  日期:2017-06-29 12:19:35
  第三十二章 七窍玲珑的歌者
  第二天,老师带来了三位老乡,三张不同的脸,镌刻着同一种黄土味儿的热忱和爽直。他们先是简单地教唱了一段信天游,叶佳宁正想再详细地请教他们具体的发音细节,却被老师轻声阻止了。
  “不需要。”老师笑道,“碰撞之中的融入,效果更震撼,不是吗?”
  叶佳宁看着他,点点头。
  曲目第一次正式彩排,老乡们都记好了自己的音乐节点。
  音乐起,叶佳宁闭上眼。

  唢呐、腰鼓,广漠无垠的黄土…叶佳宁一下子跳进了画面。
  “我家住在黄土高坡,大风从坡上刮过,
  不管是西北风还是东南风,都是我的歌,我的歌。
  我家住在黄土高坡,日头从坡上走过,
  照着我的窑洞晒着我的胳膊,还有我的牛跟着我。”

  叶佳宁的声音张力很够,音色亮中带着一丝浑厚,冲击力很强,主歌部分的几个转音处理得味道十足。
  接下来的部分比较婉转深情,叶佳宁在演唱的同时,老乡们会轻轻地带入信天游为他伴唱,两方呼应。
  “不管过去了多少岁月,祖祖辈辈留下我,
  留下我一望无际唱着歌,还有身边这条黄河。”
  最后一个字上发力,叶佳宁的情感骤然爆发。
  “我家住在黄土高坡,四季风从坡上刮过,

  不管是八百年还是一万年,都是我的歌,我的歌~”
  重复。
  叶佳宁的情感在积聚,升华。
  “我家住在黄土高坡,四季风从坡上刮过,

  不管是八百年还是一万年,都是我的歌,我的歌~”
  最后,叶佳宁跟老乡们一齐唱起了那小段儿信天游,他们的眼神交汇,就像是普通的父子、叔侄、邻里乡亲,没人在乎他们的唱法、发音是否有异,只知道这一小段随性而至的音乐以一种强大的力量将整个空间变成了一片高原、连绵群山…家乡…真正有了具体的模样。
  叶佳宁眼角湿润,他大声唱着,从胸腔抛出去的声音让他整个人舒畅无比。
  第一次,音乐对他来说不仅仅是赖以为生的手段。
  曲毕,老师笑而不语。
  老乡们在一旁竖起大拇指,夸道:“唱得好,又滑眉控肚,好后生!好后生!”

  “我亲自挑的人呐!”老师得意一笑。
  叶佳宁只是定定地看着他的老师,眼里满含着语言无法诠释的感激。
  老师拉着几位老乡聊旧事,叶佳宁便起身去了洗手间。
  一曲唱罢颇有快意,连日来的心闷也像是有了缓解的趋势似的。叶佳宁步履轻盈地走着,正准备过转角,突然不知从哪儿伸出来一条腿横在他前头,他反应不及,当即被绊了一脚。
  “哎呀。”叶佳宁向前踉跄了几步,勉强稳住身子了,转过头怒目。
  对方一副笑意盈盈的脸,带着一丝狡黠,迎着叶佳宁的眼:“哎哟不好意思啊…”
  叶佳宁看清了他的脸,眼里的怒意慢慢散去,只剩下一些冷淡。

  对方又轻咳一声,笑道:“认识一下?”
  叶佳宁睨了他一眼,在对方帅气的面庞上停留,接着,两人眼神交换。
  叶佳宁了然一笑,说道:“我们已经认识过了,你不是叫杨铭么?”
  “嗯~”杨铭眨了眨了眼睛,微微凑近叶佳宁,笑意中带着促狭,“你装傻哦…”

  纯净的男孩气息扑鼻,左颊上还有一颗小酒窝,甜而不腻的长相加上高大伟岸的身形——真是讨巧的搭配,恰是叶佳宁最偏爱的类型,这感觉,像极了田星。
  叶佳宁怔了怔,他不着痕迹地稍稍转了转身子,不去跟杨铭对视。
  “录制结束后你去哪儿啊?”杨铭不死心,调整了自己的位置,执拗地追着叶佳宁的脸。
  “随便。”叶佳宁说道,往后让了让身子。

  “哦…”杨铭笑道,“那…我也跟你去那个‘随便’好吗?”
  至此,叶佳宁再猜不出他的用心,就真白活了这么年了。
  “你是来找赵老师的吧?在里边。”叶佳宁说道,“我有事,让让。”
  “谁说我找他?”杨铭再一次挤进叶佳宁的个人距离,笑道,“我在这儿等你,好不好?”
  叶佳宁笑笑,朝那张超符合自己审美的脸摇了摇头。
  排练结束,天色晦暗,一副大雨将至的样子。

  叶佳宁坐在保姆车上,旁边是小胖在念叨。歌唱带来的激情已经渐渐散去,叶佳宁懒懒地靠着不想动。
  车窗外人来人往,而叶佳宁夜晚的寂寞如约而至。
  右下腹的刀疤因为变天而隐隐作痛,他伸手轻抚着它。它告诉他,它早已恢复了九成,可是…总觉得在这喧闹拥挤的都市,剩下的那一成始终无法被填满。
  终于,第一期节目正式开播,为了体现真实性和歌手的实力,比赛过程全程直播,这不能不说是歌唱类真人秀节目的重大突破。

  大众、媒体都翘首以盼,大家都想知道,现今的乐坛是否还有真正的歌手——能在不同的音乐形式之间自如地游走,用歌唱技艺征服大家的同时还能用对音乐的热情燃点所有人的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