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941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管怎么说,陆尚友现在是烈士,如果有人往他身上泼脏水我们也不能视而不见,让陆家镇派出所先审讯那些闹事者,把材料尽快报到三分局……”
  廖燕北说道:“我听说孙淦和韩越都去出席了陆岩的葬礼,这一次陆鸣算是出尽了风头,要不了多久,那部电视剧就要开拍,届时陆云轩的遗骸也将归葬故里,这小子肯定不会放过这些好机会。
  他把自己的名声搞得越大,越让我们投鼠忌器……这一次通过陆岩的葬礼,他说不定攀上的还不只是陆蓝岭兄妹的关系。
  陆岩生前的很多老部下肯定都去参加葬礼了,这些老头只要被他迷惑住一个,就足够我们看人家的脸色行事了。

  另外,陆岩的遗骸送回来之后,他另外那些儿子肯定也会相继在陆家镇露面,到时候兄弟相认,再加上陆鸣手里大把的资金,简直就成了一个怪物,想收拾他可就没有这么容易了。”
  范昌明忧虑地说道:“谁说不是这样?我一直担心这种事情发生,说实话,即便是现在,我们也已经失去了收拾他最好的机会,不过,只要他和季宏忠夫妇相认,这些问题就会迎刃而解。”
  吴传普担忧道:“虽然这个计划滴水不漏,可陆鸣要是不去的话,一切都白搭,你想想,他好不容易给自己搞了这么些闪闪发光的标签,现在你让他放弃这些头衔去和一个穷亲戚相认,且不说他心里会怀疑,即便季宏忠夫妇真是他的亲爹亲娘,也不见他会承认……”
  范昌明哼了一声道:“我们有DNA鉴定,他如果坚决不认的话,社会舆论就放不过他,到时候那些标签就一钱不值。
  他不是想把自己打造成公众人物吗?这是一把双刃剑,一个连自己亲爹亲娘都不认的公众人物谁会替他出头露面……”
  顿了一下,冲徐晓帆说道:“也许你短时间之内无法靠近陆鸣,不过,你要和温岚殷红紧密配合,起码要掌握他的一举一动。
  我现在越来越担心他会把资产转移出去,蒋凝香在国外待的这段时间很可疑,可别让他们把资产转移到国外,到时候就算把他关在牢里面也没有什么意义……”
  徐晓帆点点头说道:“过年这两天我就不主动跟他联系了,等过完年再说,他已经安排我去苏绣的公司帮忙,我准备先答应他。
  不过,我听说蒋竹君从国外回来了,这不得不让我有点担心,她可是当过丨警丨察,说不定对我被开除这件事会产生怀疑。
  另外,蒋凝香和陈天放的私交也不错,不知道蒋竹君会不会回到东江市公丨安丨局刑警队,当初她在东江市公丨安丨局的时候就得到过他的关照,你说,他那边会不会泄露风声……”

  范昌明犹豫了一下说道:“你和蒋竹君打交道还是小心一点,陈天放那边你不用担心,他还不至于这么没有原则……”
  吴传普说道:“我觉得你不能太急迫地想靠近陆鸣,这反倒会引起他的疑心,现在温岚和殷红在公司卧底,陆鸣的基本行踪应该能够掌握,你还是先想办法融入公司,然后再慢慢寻找机会。”
  范昌明说道:“上次我让你查查陆鸣身上有没有什么特殊的记号,这件事看来是没法搞清楚了。
  可这个细节有可能关系到我们那个计划的成败,既然蒋竹君和陆鸣连孩子都有了,她对陆鸣的身体应该不会陌生,你不妨从侧面打听一下……”
  廖燕北忽然说道:“既然陆鸣进过东江市看守,按照规定,最初他们应该检查过他的身体,不知道这方面有没有记录。”
  范昌明没好气地说道:“你就别指望了,陆鸣在哪里待了半年,他们恐怕连这个嫌疑人的来龙去脉地没有搞清楚,还指望他们会去注意他身上的一个疤痕?”

  说完,真起身来说道:“我们还有很多大事要商量呢,怎么话题总是集中在陆鸣这小子身上……先吃饭,不管怎么说,这个年还是要过的……”
  陆鸣离开蒋碧云家之后并没有动身进城,他让陆虎把他送到朱雅仙的家门口,然后让他回家过年,说好第二天早晨再来接他。
  其实,陆鸣知道周玉露和朱雅仙悄悄回到陆家镇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他之所以没有马上来见她们,一方面是心里有顾虑,另一方面他也想暗中观察一下。
  说实话,如果周玉露一回到陆家镇就急着找他的话,他今天也不一定会主动找上门来,正因为一段时间一以来,周玉露母女都表现的很克制,不仅没有来找他,而且两个人都深居简出的,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这倒让他有点意外。
  陆鸣刚从车里面钻出来,就看见一个男人的背影挺熟悉,还没有等他看清楚,男人已经钻进了车里面开走了,而周玉露家的大门却还没有来得及关上,很显然,这个男人是从大门里出来的。

  陆鸣紧走两步敢在大门还没有关上之前走了进去,只见朱雅仙一脸惊讶地说道:“啊……陆……陆总……你怎么来了?”
  陆鸣笑道:“怎么?不欢迎我来啊?”
  朱雅仙神色有点慌张地说道:“怎么会……今天是大年初一,我以为你……你很忙呢……”
  陆鸣跟着朱雅仙走进客厅,只见一个十来岁的男孩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个apid正在玩游戏,看见陆鸣进来楞了一下,随即眼神中流露出冷漠的神情,继续低头玩游戏。
  陆鸣马上就认出这个男孩就是自己的干儿子陆怀恩,没想到一年多不见,个头窜了一大截,虽然只有十来岁,可看上去却像个小大人似的。
  “哎呀,这不是怀恩吗?都长这么高了……”陆鸣有点别扭地说道。

  说实话,这个干儿子他从来都没有放在心上过,当初认他做干儿子无非也是为了安慰周玉露,可一想到他是陆建岳的种,心里面就像是吃聊哦一只苍蝇,怎么也亲热不起来。
  陆怀恩听了陆鸣的话,只是抬头冷漠地瞥了他一眼,犹豫了一下说道:“我不叫陆怀恩,我叫陆思岳……”
  陆鸣一愣,一脸狐疑地瞥了身后的朱雅仙一眼,问道:“怎么?他又改名字了?”
  朱雅仙有点尴尬地说道:“哎呀,你听他乱说……快坐,快坐……玉露在楼上睡觉呢,我去叫她……”
  陆鸣注意到茶几上的烟灰缸里有好几个烟头,于是问道:“刚才家里有客人?我看着有点眼熟呢。”
  朱雅仙掩饰道:“哎呀,一个亲戚,来拜年的……”说完没匆匆忙忙丢下陆鸣上楼去了。
  陆鸣在沙发上坐下来,点上一支烟,看着对面的男孩低着脑袋玩游戏,也不理他,同时注意到沙发上的一些一个盒子。
  于是拿起来看看,原来是apid包装盒,于是问道:“怀恩,这个apid是刚才那个人送给你的吧……”

  陆怀恩好像忽然被激怒了,抬头凶狠地盯着陆鸣大声道:“我再说一遍,我叫陆思岳,不是什么陆怀恩……”
  陆鸣张张嘴说不出话,这倒不是小孩的话有点冲人,而是他从陆怀恩的眼神中似乎看到了一丝对自己的仇恨,心想,真邪门,这小兔崽子不认自己这个干爹也就罢了,哪来的这股恨意?
  正自琢磨,只听楼梯上一阵脚步声,只见周玉露只穿着睡衣急匆匆从上面下来,显然是刚刚从床上爬起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