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357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等待是一件熬人的事情,我站在酒吧的门口,看着瑞丽的阳光,真他妈的刺眼,鞭炮的声音一直响个不停,炸的我耳朵都疼。。。
  “操他妈的,放了三个小时了吧,从早上七点,都他妈十二点了,还他妈不停,珠宝街的这帮杂碎,真他妈有钱,你看那些销售员,我草,每个人都他妈的拿袋子装年终奖。。。”张奇羡慕的说。
  我伸出手,张奇给我点了一根烟,我狠狠的抽了一口,看着对面,三天了,对面天天的他妈的放炮,珠宝街三天都他妈被震的跟煤矿似的。
  今天是瑞丽玉石协会在珠宝街切标的日子,在此之前的三天,珠宝街就已经开始造势了,他妈的,连放了三天的鞭炮,而且还给员工发年终奖,真的,那钱就堆在珠宝街的门口,一叠叠的,磊了一米多高,看着真他妈的豪气。

  我狠狠的抽着烟,这个时候光哥来电话了,我接了过来,田光说:“陈发到了,五爷准备去珠宝街,这次的规格很高,没有邀请函都进不去,珠宝街已经戒严了,五爷要我通知你,在边贸街等他,一会坐五爷的车参加切标的仪式。”
  我说:“知道了光哥。。。”
  我挂掉电话,看着远处发年终奖的珠宝一条街,真他妈的豪气,等那一天,我也他妈的给我的小弟发年终奖,我让他妈的整个边贸街都羡慕。
  我抽了一口烟,心里开始紧张了,不知道能不能顺利的解决掉我的麻烦,如果解决不掉,这个年,我就没法过了,六千万,妈的,陈发,如果你一定要我的钱的话,那就别怪我要你的命。”

  我丢掉烟头,狠狠的踩了几脚,在门口等着,到了中午十一点半,我看着五爷的车来了,赵奎眯起眼睛,说:“真他妈的酷,一看就是改装车,看标志应该埃尔法。。。”
  我笑了笑,没说话,车子到了,车门打开了,我走了上去,里面有七个坐,田光跟马欣坐在里面,我们上车跟五爷打了个招呼,车里面也算是豪华,没有人说话,所有的声音,都被鞭炮声淹没了。
  车子开到珠宝街的入口,珠宝街的门口站着丨警丨察,荷枪实弹的警车,我们的车进来,都需要检查,我看着柱子拿着请帖,对方才放我们进来,车子通行之后,我看着那一排排红瓦楼,争的很气派,一条街都是红白相间的楼房,房子不是很高,云南瑶族典型的吊脚楼风格,但是装修的却是极其富丽堂皇的欧派风格。
  店铺里面的展台,全部都是精致的玻璃展柜,里面站着的都是美女,每一个店铺都连着下一个店铺,店铺里面的玉石制品都是精美绝伦的,看着都让人羡慕。
  车子听到了内部停车场,我们下了车,我一看停车场里面的车,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我草,就算田光的一百多万的车在这里,也只能算是中等了,而五爷的车,也就更不算什么了。

  五爷的车虽然大豪华,但是并不贵,在这里,只能算三等,我们朝着出口走过去,停车场出口站着很多穿着西装的人,见了我们,就说:“马武先生,请跟我来,其他人去到等候厅吧。”
  马武点了点头,就跟着那个穿着西装的保镖走了,只有马欣跟着,而我们都不能进去,被带进了一栋大楼的等候厅。
  等候厅也很豪华,像是精致的咖啡厅一样,我们到了之后,看着里面有不少人,都是保镖之类的,我们坐下来之后,有专门的人给我们倒了咖啡。
  看着倒咖啡的女人走了,张奇就吹了个口哨,引来了不少人注意,但是都是厌恶的眼神,田光说:“穿上龙袍都上不了席面。”

  张奇笑了一下,说:“光哥,在乎别人的眼光就是让自己受罪,不过这里真他妈豪气啊。。。”
  “废话,珠宝街行政大楼,占地五亩,全瑞丽最有名最有钱的富商都在这里经营生意,能不豪华吗?”田光严肃的说。
  “我草,我们什么时候才在这里有一席之地啊,我草,天天看着这些妞,都他妈爽啊。”张奇笑着说。
  我给了张奇一巴掌,我说:“有点出息,咱们总有一天,会在这里落地生根的。”
  田光摇了摇头,但是没有说话,我看着他的眼神里对这里并没有太多的希冀,我知道,他的梦想不在这里。
  我看着窗户外面,突然从行政大楼里面走出来很多人,我看着许多人都站起来了,朝着透明的落地窗走过去,看着外面,还指指点点的。

  “周会长来了,广东的陈发跟周会长一起,两个人是朋友,也是敌人,在公盘上交手好几年了,本来以为周会长就要撒手人寰了,但是没想到标王一到,他的手术就成功了,不知道是不是天意。”
  “冲喜啊,周会长算是福大命大了吧。。。”
  我听着许多人议论纷纷,就朝着外面看过去,看到一个满头白发的人,被两个女人搀扶着,一老一少,虽然走路有点不方便,但是还算是精神,他说说笑笑,被一群人拥簇着,这些人都是西装革履,身上的名表西装都让人羡慕,由此可见这位老人的地位。
  想来,他就是会长吧,人活到这个地步,也应该知足了,我看着五爷站在人群里,显得有点落寞,只能赔笑,怎么说,也算是马帮的总锅头,在瑞丽北城,谁见了都得喊一声五爷,但是在这里呢?只有赔笑的份,果然,人比人气死人。
  我看着陈发,他也在人群中,他穿着比较简单,虽然年纪比周会长小了很多,但是不妨碍他的地位崇高,他们在生意场上或许是敌人,但是在这里,他们可能就是朋友,我们看着他们渐渐的离开行政大楼,朝着珠宝街明珠广场去,我知道,那块翡翠标王就在明珠广场上,现在已经到了十二点,马上就要切标了。
  那块标王能够拿下,可以说有我一半的功劳,但是现在他就要被切开了,但是我连看一眼的资格都没有。
  我们只能坐在这里等着,跟这些没有相关的人一样,只能等着,这就是地位的差距,这种差距有着天壤地别的距离,就连田光这种大哥级的人物,也只能坐在这里等着。
  想要参观标王的切割仪式,也只有像五爷那样有地位的人才能看,但是呢,五爷还是特例,如果不是吴彬要帮我解决那个麻烦,我估计五爷都没有资格来。

  我喝了一口咖啡,看着哪些人,说不羡慕,那是假的,都是人,为什么别人就能有资格,为什么别人就能这么有钱这么有地位,而我们呢?只能看着,连接近的机会都没有。
  不过没关系,我总有一天会站在这里,成为这里的主人公。。。
  等待是一种什么感受?
  寂寞,孤独,猜测,种种的一切都在你的幻想中过一遍,好的,坏的都有,但是,每一种都跟现实脱离关系。
  我喝着咖啡,已经学着习惯沉默,学着习惯耐性,学着像田光那种气势,魄力稳重的性格发展。
  我努力的像他一样,绝对不关心跟自己无关的事情。
  我放下咖啡,看着窗户外面,田光说:“心痒痒是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