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最倒霉的时候,幸好遇见他》
第22节

作者: 小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兮慢慢坐起来,叠了两枕头靠着。
  陈菲妍出去不多久,盛嘉年和医护人员同时进来,江兮皱了眉看着进来的人。但脸上的皮肉伤不轻,脸上稍微一点表情,都能扯疼脸上的伤。

  盛嘉年率先大步走到江兮跟前,他低声安抚道:“别怕,他们只是检查你的伤势,再对症给你开一点止痛药。身上很痛?”
  江兮看着盛嘉年,随后轻轻点头。
  盛嘉年这才让白医生靠近,他仅仅只是后退一步,没站开多远,全程看着。
  江兮忍着身上的疼痛,这次医生只做了简单的查看,也没有翻动她触碰她身上的伤,这令她松了口气。
  医生离开后,盛嘉年坐在江兮身边,热枕看着她的脸。
  “你有什么话,就跟我说,好吗?”盛嘉年低声道:“说好了要做交心的真朋友,为什么才短短几天,我们之间的热度就不在了?”
  他话说得直白,江兮脸儿有些发烫,她目光移开。
  “我很担心,我……”
  她欲言又止,轻轻咬着唇,眼里泪光闪闪,还是无法掩饰脆弱的一面。
  盛嘉年深吸气,“有什么担忧和害怕,就告诉我,好吗?关于今天这件事的,关于你的猜测,一切的一切都可以跟我沟通。江兮,你要跟我说,你不说,我猜不到你在想什么,我们差这么多,我想站在你的角度,从你的角度看事情,我也看不懂太多事。如果,你愿意跟我沟通交流,那最好不过。”
  江兮张口,话依然没有说出口,轻轻又合上唇,脸埋下去。

  “是想到最可能的人了吗?室友?”盛嘉年压低声猜测。
  江兮摇头,“有什么你尽管说,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你相信我,我不会伤害你。”
  “我知道……”她出声,“只是,这样的事,太令我难堪,我不想……”
  盛嘉年被她这话说糊涂,猜不到她为何这样的情绪:“你说。”
  江兮再抬眼,已经满脸泪水,她没有抽泣的动作,眼泪悄无声息的流,更令人心疼。

  盛嘉年心被针狠狠扎了一下,下意识抬手,轻轻擦去她脸上的泪。
  “我在呢,别怕。”盛嘉年轻声道:“我这颗大树,暂时不会倒,也不会离开你,你放心依靠。”
  盛嘉年坐在床边,小心翼翼的将她拥入怀中,一颗钢铁铸成的心脏因她而生疼,大掌轻抚在她肩膀,一下一下的轻拍着,哄孩子一般安抚她的情绪。
  “我在呢,江兮。”
  盛嘉年低沉浑厚的声音像计镇定剂,很快安抚了她惶恐不安的心。
  “我、我是不是被……被人夺走清白了?”
  天知道江兮是用了多大力气问出的这句话,她望着盛嘉年,眼泪滚滚直落。

  盛嘉年闻言,心口一疼,一把紧紧将她拥抱进怀中,他浑身上下都罩着一层寒霜,分分秒秒都透着生人勿进的气息。
  盛嘉年这忽然的行为,在江兮看来,恰好无声证明了她的猜测。
  她忽然间痛哭出来,哭得伤心极了。
  盛嘉年听见她这样放开的哭,心头就跟被塞满了棉絮一样,呼吸都不顺。
  “没事的,没事,小事情。你的人生才刚开始,这不并不是什么大事情,别往心里去……”
  盛嘉年这话,无疑再次肯定了这事的成立。
  江兮抬眼,泪眼滚滚的望着他,“我真的……我真的被人糟蹋了清白吗?我,要听实话……”
  她摇头,眼泪一串紧跟一串不断的滚,悲伤被拉扯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宽,情绪就快绷不住。

  盛嘉年摇头:“傻丫头,这事我怎么清楚?没有人看到行凶,有没有发生的事,你自己不清楚吗?”
  这事情,无法摊开来说,她才二十岁刚长成的姑娘,真遭遇这样的事,这跟把人的伤口血淋淋剖出来有什么分别?
  江兮摇头:“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浑身都疼,浑身都疼,我不知道是不是被人侵犯了。医生没有验伤报告吗?”
  “有验伤报告,但……你问的这个问题,被忽略了……”
  “我要知道!”江兮情绪激动的说,眼泪滚得更凶了。
  盛嘉年顿了下,心头莫大的无名情绪袭上来,将整颗心塞得满满当当,愁绪烦乱,来不及整理,他一把将她紧紧抱住。
  “不用让这些无趣的事情左右你,你的人生刚开始,这不算什么……”
  “不,不,”江兮推开他,眼神固执,语气认真的说:“我不管时代怎么样进步,我是很守旧传统的人。我知道发生的事情已经无法再挽回和弥补,我总要知道我遭遇了什么啊?”
  盛嘉年看着她的脸:“那不重要……”

  “对我来说,很重要。我想知道,我承受得了。”江兮带着浓浓哭腔请求道。
  盛嘉年看着她惨不忍睹的一张脸,心上透不过一丝气。
  他无奈道:“这张脸已经这么可怜了,为什么还要流这么多泪水?”
  “盛嘉年……”

  “那你想如何?”盛嘉年沉声问。
  觉得眼泪关不住,簌簌直落,“医生知道,有没有。”
  盛嘉年起身就走,江兮心上一空,带着哭腔出声喊:“盛嘉年……”
  盛嘉年心头一软,回头解释:“我去找医生,问清楚,要给警方的验伤报告,医生都会很详尽。”
  江兮不再说话,看着他离开。
  盛嘉年找到白玄弋,白医生刚脱下白大褂准备下班。他的晚班,若不是盛嘉年的人来了,他早就走人了。

  白玄弋刚心里还叨叨呢,这一转身,见鬼了!
  “盛先生?!”
  白医生当即回想刚才自己有没有念叨出声儿,有没有被人听见,要是听见了,那可不得了啊。
  盛嘉年问:“给江兮做伤势检查的是哪位医生,我有事问她。”

  白医生愣了愣,“王君苹医生……呃王医生刚出去,应该去查房了,我帮你找找。”
  白医生刚被惊吓那股劲儿还没缓过来呢,快步走在前面,偷偷长吐了口气。
  王君苹跟白玄弋同样,都是尤海博院长带的得意门生,毕业后在兴都医院工作也有好几年了。
  王君苹刚检查完一个病房的病人,出来就碰到白玄弋和盛嘉年。

  她还没问话,抬眼就看到盛嘉年,略过客套招呼,直接问:“盛先生,是江小姐有什么事吗?”
  盛嘉年道:“有点事要问你,你跟我来下。”
  王君苹点点头,身后护士全都站在原地。
  盛嘉年领着王君苹在僻静的角落询问,王君苹一听,忽然心生鄙夷,忍不住心底感慨:男人啊,越站在高位的男人,就越在意女人那层膜!
  但心底虽鄙夷,面上却还是友善有加。

  “盛先生,考虑到您的身份,所以我验伤的时候,特地检查过。您大可放心,江兮小姐处丨女丨膜完好无损,她还是清白女儿身,请好好待她。”
  盛嘉年闻言,瞥了眼王君苹,知道王医生误会了他,也没多解释,淡淡道谢后就离开。
  王君苹继续她的工作,白玄弋还没走,等着她呢。
  “好不走?不是赶着回去睡觉?”王医生问了句。
  白玄弋凑王君苹跟前问:“盛先生找你问什么?”
  “白医生人称白狐狸,以你的精明,会猜不出来?”王君苹嘲了句,再道:“你们男人啊,都一个德行,几十年了还那么封建。他来问那浑身是伤的姑娘清白有没有被人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