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352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些特征就告诉我,这块大料子有戏,而且在强光下呈现出娇翠欲滴,种水极佳;石头的后面部分,表皮上有一些浅绿色的松花,这是内部有绿色的表现,但整体没有颜色的感觉。

  齐老板拿着手电,看着料子的擦口,很兴奋,说:“玻璃种,至少是玻璃种的,我的天啊,这块料子这么大,如果是满料的玻璃种,这得多少钱啊?”
  我看着齐老板已经笑的合不拢嘴了,这块料子如果赚了,自然是他赚的最多,我们几个才分六层而已。
  我说:“齐老板,是歇歇再切,还是现在切?”
  “当然现在切了,一鼓作气嘛,别坏了彩头。”齐老板急切的说。
  我看了看时间,已经切了四个多小时了,张奇浑身都是汗,我看着他,我说:“行吗?”

  张奇有点为难,但是还是说:“不行也得行啊。”
  “好的好的,张奇,出好料子,我给你包红包,绝对不会亏待你的。”齐老板认真的说。
  张奇没有搭理齐老板,而是看着石头,问我:“飞哥,料子怎么切?又他妈是快大料子。。。”
  我看着料子,我说:“擦口先不管他,先看看这边的松花,你给我把松花打皮,我看看下面有没有色。”
  张奇听了,就点了点头,但是没有急着切,而是拿了一根烟,点着了狠狠的抽了两口,看着料子,挺累的,我也没有多说什么,他抽了一根烟之后,就拿着专门磨皮的刀片,打开了机器之后,就开始下刀。
  我看着石屑在刀片下挥舞,松花下面一般都有色,如果没有色的话,那这块料子就真的如我说的,大片的色是没有的,只有少数的地方有高色。
  磨皮很快就磨好了,很快我就看到了料子上那片松花被磨开了,张奇拿着水壶往上面倒水,将石屑冲走,我急忙去看着窗口,可惜,没有种没有色,窗口就是一块砖头料。
  我看着料子的窗口,距离料子之前的切口只有七十公分,我皱着眉头,咬了一下手指,没有人说话,但是都显得很焦急。
  过了一会,齐老板终于忍不住了,说:“松花没戏了。。。”
  我点了点头,我说:“知道。。。”
  说完,我的心情也很沉重起来,其他人也有点皱眉头,但是都没有说话,虽然这块料子我之前有预感不可能是满料,这是不可能的,一点八吨的料子都是满料,而且都是玻璃种的,还有高色的翠色,那这块料子得多少钱?

  但是,我没想到的是,我在中间的松花上开了一个窗口,里面居然没有色,这也就是说,这块料子可能会被丢掉一半,这也就是两千五百万没了,这是一个肉痛的事情。
  我不死心,我说:“张奇,从这个窗口开始切,我看看里面有没有色。”
  这一刀比较冒险,如果另外一边没有色,一丁点都没有的话,那么真的是两千五百万欧元被切没了,真的是割肉。
  张奇停了,跑到桌子边上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因为接下来将是费力气的时候。
  我们都坐下来了,我知道,这一刀下来,没有个把小时不行的,而且,这一刀下来,可能结果不会好。
  我们走坐着,五爷把阿福叫来,让他去找了几个信得过的兄弟过来帮张奇切料子,张奇实在太累了,而且他另外一只手还不是很好用,所以不是很方便。
  我喝了口茶,我们反正是回本了,每个人大概能分两千多万欧吧,至少每个人都赚了一半,所以这块料子能不能赚,我们大概都没有多少担心,不过能赚当然是更好的,而且,我还得准备六千万来摆平一些事情,当然了,就算这块料子开出来一个天价料子,我也不可能有六千万欧来分了。

  而齐老板很着急,也非常的担心,我看着他的神色一直都是凝着的,着急的一会站起来,一会坐下来的,反正是坐立难安吧。
  张奇不停的切着料子,还好德国的机器还算是质量不错,刀片切了半个多小时都没有坏掉。
  我们听着那嗡嗡的切割声,每个人都屏气凝神,我心里也很紧张,当然还是希望这块料子能赚的多一些,所以,我希望料子切开之后,能出现高色,哪怕皮很厚也好,这块料子有一点八吨,就算皮在厚,这块料子也能挖出来不少的肉质,所以只要有,这块料子就赚。
  我们焦急的等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在一声咔嚓的声音之后,料子被切开了,十几个人拉着拖车,把料子给拉开,一分两半,齐老板是第一个跑过去的,他急忙蹲在地上看着切开的料子,我看着他的表情不好,我就知道事情估计跟我想的那样了。
  我们走了过去,坤桑蹲在地上,看着左边的料子,说:“砖头料啊。。。”
  我看着左边的那块料子,无种无色,就是一块砖头料,没了,这一刀下去,两千五百万没了,我很肉疼,这块料子是我非常看重的,所以,这一刀下去一半没了,我心里非常的沉重,虽然我之前就有所料,但是当真的看到了这一刀没了一半之后,心里还是非常难受的。

  而齐老板就更加的难受了,他咬着牙看着料子,不说话,但是头上都是汗,眼睛很红,我知道他担心,这块料子他也算是倾家荡产来买的话,我们之前都赢了,如果这块料子输了,那就是他一个人输,所以他不可能不眼红的。
  我看着料子,没有人说话,气氛显得很凝重,我摸着料子的切口,很平顺,右边料子的切口也没有色,我估摸着,这块料子还得有三分之一的肉要切掉。
  我回头看着第一次开窗的窗口,摸着料子,我使劲的砸了几拳,马玲突然拦着我,说:“你他妈的疯了?输了也用不着自残啊?”
  我笑了笑,没有说话,我当然不是疯了自残,我是想看看能不能这块料子的窗口给砸下来,如果能砸下来,那么这块料子就是假的,是贴皮的料子,这个种这个色出现在这个大料子身上本来就不对头。
  但是我砸了几下,没有砸下来,这说明料子是一体的,不可能是贴皮或者是贴片的,那我就放心多了,毕竟在之前,我可是亲手把一块假料子给卖出去了,所以公盘上,也不是很安全,到处充满了假料子。
  我捏着嘴巴,看着这个窗口的颜色,高绿冰种,质地非常好,但是可惜,已经没了一半了,而且还会切掉更多。
  齐老板问我:“邵飞,怎么办?该怎么切,你说句话啊。”
  我也很着急,我比齐老板更加的缺钱,我希望这块料子能赢个天价,但是现在看来有点难了,不过就算难,我也不怕,大不了到时候不认账就是了,死不认账,六千万欧这个数字可是天文数字,我就算有这个钱,也不可能白白的把钱给陈发的,毕竟,坑他的不是我,而是花花跟她父亲。

  我深吸一口气,无论怎么样,这块料子还是要继续的,既然不是假料子,就必须要切下去。
  我看着料子,还剩下一半,这边没有松花,这个擦口开的非常巧,单单就开在这个位置,然后就出现了这个绿色,而切开之后,其他的地方有没有色,所以,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这块料子是假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