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个夏天躁闷的夜,我和新来的房客……》
第81节

作者: 暖小小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亚桑轻轻的应了声,我转身就去拿手机,然后在输入我姐夫的手机号码后顿了好会才按下拨出键。
  电话响了好几声才被接起,那头传来我姐夫的声音。
  “喂?”
  “……是我、阿依。”
  我话音才落,姐夫就叫了起来,“阿依!这几天你跑去哪了?你姐和你爸妈都快急死了!”
  “我……我在景城啊,我能去哪?”
  “不是!我的意思是……”姐夫声音忽的顿住,然后我听到他说:“对!是阿依……给你……”
  我拧眉,紧接着我姐心急如焚带着哭腔的声音就响起,问我现在在哪?为什么不回去?和刘远明是怎么了?怎么要离婚了?
  一大堆问题砸过来,砸得我心烦意乱,“我和刘远明能怎么了?婚肯定是要离的,要不哪天被他打死都不知道。”
  “你和刘远明要真离婚了那你以后怎么办?”

  “呵……”我没忍住就笑了,“我没他难不成还能活不下去?”
  “阿依啊!离婚啊!多大的事,你怎么都不跟我们说一下!而且你想过村里的人会怎么说你吗?”
  “……”我觉得我和我姐很难沟通,“嘴长在别人身上,别人还怎么说怎么说吧。”
  “可是……”

  “姐,我已经决定了,今天打电话给你们也就给你们报个平安,至于我和刘远明之间的事……你们就别管了。”
  “怎么可以不管!”我姐尖叫出声,“你都不知道昨晚上亲家母带着三姨妈他们过来就撵我们走,爸都急成什么样了!他们还说要告你,告我家骗婚,说你在外面偷人,说……”
  “行了姐!”我声音有些大的打断她,“他们爱怎么说怎么说,你们回村了就回村了,这边的事情我自己会处理,另外他什么都告不了,只有我告他的,你们放一百个宽心。”
  “不是……那三万六……”
  “我已经问过律师了,那是正常的聘礼……”我话说到这顿住,因为我觉得我说再多也没用,他们不懂,“好了,我先不跟你说了,记得暂时别回景城,等事情解决了,我会回来。”
  “阿依——”
  我没给我姐多说的机会,直接就把电话挂了,和她说话心很累……

  然而,我电话才挂断,紧接着就又响了,我姐夫的电话号码。
  我无语,握着手机拧着眉就那么看着没接。
  “接吧,有什么跟他们好好说,说不通就听着,听完了应个好,然后叫他们安心等就行。”
  “……”还有这种操作?!
  我抬起头看他,就见他笑着眯起眼朝我握着的手机努了努下颚。
  我捏着手机的指尖攥了攥,最后轻点了下头,按下接听将手机凑近耳边。

  这个电话讲了很久,不仅我姐,我爸和我妈都和我说了话,我妈那是一个声泪俱下。
  不过话虽然多,但意思就是那几个,劝我不要离,离了我人家会说闲话,我以后日子没办法过,家里人日子也没办法过。
  我爸妈让我想想我弟弟,明年就要高考了,大学学费怎么办?让我想想我姐和我姐夫,他们还有俩娃,这没工作了,孩子以后怎么养活?而我姐又让我想想两老。
  我越听心越累,越听怒气越往脑袋上飙,亚桑叫我什么都应好的,但是我没做到。
  “以前我没嫁刘远明的时候,家里不就那么过的么?怎么现在没刘远明了就过不下去了?你们现在能说会道了,我被打得快死的时候谁特么敢站出来说两句?!”
  电话那头没声了,半响我姐喏喏的声音传来,“我、我和你姐夫这没啥,但是小弟……”
  “小弟不要你们操心,只要他考上了,我卖血都供他念!”我无法控制的就吼出声,“另外我和刘远明的事情你们最好别掺和,掺和也的白搭!不过就糟人家白眼罢了!”
  我吼完,直接将电话挂了,但是那气还在,气得我眼眶发涩心脏一阵阵的痛!
  说那么多,不外乎就是一个钱字,我在他们眼中我到底算什么?是不是真要到我被打死的时候他们才会后悔……不!也许连后悔都不会!只会感叹一句,这就是命!
  眼泪不争气的就滚了下来,亚桑放下筷子站起身走到我面前,伸手将我紧紧攥在手里的手机拿走,然后在我旁边坐下,伸手搂住我。
  “你弟弟要用到钱吗?”
  我喉咙梗咽的说不话,一边摇头一边努力想把那梗咽咽下。
  “你先别哭。”他大手轻轻顺着我的背,“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家里需要钱?”
  我又连忙摇头,“不、不是……”
  “那是怎么了?”
  “我、我就是、就是很心寒……”无法抑制的抽啼让我说话有些困难。
  他深吸了口气,缓缓吁出,大手握住我肩膀轻轻将我推开一点,“别想了,先吃东西,然后去看房子。”

  “嗯!”
  我擦了眼泪,拿起筷子,但却完全没食欲了,盯着那米线看了半天最后又将筷子放下,“我吃不下了。”
  “那就不吃了。”他也放下筷子,然后站起身收拾。
  “你呢?”

  “其实我也不想吃。”他对我浅浅的笑,“我们先去看房子,回来饿了再吃。”
  “……嗯。”我轻轻的应,看着他收拾忙碌的身影,心渐渐回温。
  至少我还有他,他对我很好,真的很好……
  他收拾好之后,我去洗了把脸,我们就一起去了。

  房子真的很偏,城郊的雨沙村,距离城中心打车也差不多要半个小时。
  不过地方挺大,私人自己家盖的一间小别院,两室一厅,还带了些简单的家Ju,门口一个小天井,架了葡萄藤,放着许多盆栽。
  地方是旧了些,但是很有家的感觉,所以亚桑才用眼神征求我意见的时候,我那是一个劲的点头。
  房东是个老太太和老大爷,很随和,房租也要的不高,只有一个要求,记得帮他们的花花草草浇下水,别给死了。
  老大爷带亚桑去抄了水表和电表之后亚桑交了押金和三个月房租,签了租约,他们就离开了,临走告诉我们,村口左边的拐角那有个小菜市,早上和下午都会有人卖菜,虽然品种不多,但是懒得进城的话在那随便买点就行。

  亚桑笑着说谢谢,然后把老大爷和老太太送出门。
  他们一出去,我就有开始在房子里转悠,看看卧室,看看厨房,看看卫生间,心里开始盘算缺什么,完全想不起之前电话里的不愉快。
  过了会我听到门响,从卧室绕了出来,就见刚关上门的亚桑站在门口看着我憨憨的笑。
  我没忍住噗笑出声,“你笑得好傻!”
  他有些不好意思的微微别开头,但唇角的幅度却又高了。
  日期:2017-12-21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