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345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点了点头,我说:“你派他去缅甸,在那边他没有钱,我给了他们钱,起初,我是想他们发展起来,以后我们在缅甸有依靠,后来出了一些事情,让我对你有点不安的感觉,我怕你会丢掉我,所以,所以我又给了老五一笔钱,小咪很憎恨你,想要杀你,我警告过你,为什么就不能放过小咪呢?”
  “她是个叛徒,是个贱货,她都能丢掉爱她的男人,心甘情愿的爬上另外一个男人的床,这种女人就活该被折磨一辈子。”田光愤怒的瞪着我。
  我站起来,我说:“你不觉得你对一个女人太残忍了吗?她爱你有什么错?”
  “她爱的是权势,他想利用我,我是不会让别人利用我的,包括你也一样,不要有下一次,绝对不能有。”田光决绝的说着。
  我看着他的眼睛,里面警告的色彩已经非常浓厚了,让我无法在说什么。
  我低下头,他敲着桌子,说:“我的妈妈就是被这种贱人逼死的,你懂吗?”
  我看着田光,我很震惊,他刚毅的脸上,流下来一行行的泪水,那泪水让人心碎,我咽了口唾沫,田光看着我,手指敲着桌子,说:“那个贱人,主动勾引我的爸爸,你永远不知道那个畜生怎么对我妈妈的,他为了跟我妈妈离婚娶那个贱人,他用警棍一棍又一棍的打在我妈妈的身上,每一棍下去,她身上都会留下一个永久无法抹掉的淤青,你永远都无法原谅那个贱人站在一旁故作可怜的让人作呕的哭泣,你永远不会知道我妈妈经受了什么,都是这种女人。。。”

  我看着田光,他瞪着我,完全释放了内心所有的防线,原来如此,我现在终于知道田光为什么那么憎恶小咪,甚至要折磨她一辈子,原来如此,他的内心有魔障,他的妈妈就是被小咪这种不要脸攀附权势的女人害死的,所以他憎恨这种女人,哪怕是折磨她一辈子。
  “你知道吗?我妈妈死的那天晚上,他们就结婚了,那么快,就那么快。。。”田光绝望的说着。
  那绝望与憎恨的眼神让人心碎,原来每一个刚毅狠毒的人背后,都有那么一段让人心碎的故事。。。
  田光的过去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他很痛苦,他的一切狠辣,都隐藏在这副钢铁一样的皮囊下面,似乎也从来没有对任何吐露过,似乎我是唯一。
  他看着我,没有再说什么,我也没有再问什么,觉得有点心力交瘁的感觉。
  我们两个沉寂了很久,突然门被打开了,我看着柱子跟赵奎他们都进来了,两个人都很担心我们。
  “出去。。。”田光冰冷的说了一句。
  柱子点点头,就出去了,而赵奎还是很担心,我说“出去。。。”
  赵奎听了我的话,他才退出去,门关上了,田光擦干自己的眼泪,说:“你想怎么办?”
  “放小咪一条生路。”我说。

  田光看着我,说:“女人真的就这么重要?”
  “吴海重要,你的眼光只是瑞丽北城吗?我不是,我要整个瑞丽,我要进入那条只能眼看着无法伸手摸进去的珠宝街。”我认真的说。
  田光看着我,不停的点头,伸出手拍手,说:“你狠,但是小咪必须死,时间你定。”
  我听了田光的话,我知道他妥协了,或许是为了我的野心妥协,但是不管怎么样,我都为我们三人之间争取了活的更久的时间,他说时间我定,那么我一定会争取更长的时间。

  田光很快就恢复了他的刚毅,冰冷,之前的眼泪像是鳄鱼的眼泪一样,他问我:“知道是谁来拦截我们的吗?”
  “齐老板。”我说,没有丝毫犹豫,我确定就是他,除了他,在也不会有其他人了。
  田光说:“还没蠢到一定地步,是他,除了她没有别人,你打算怎么做?”
  “我兄弟断了一条腿,血债血偿。”我说。
  田光点了点头,说:“这件事你来搞定,别让我失望,我要看看你的野心跟你的实力想不想符合,如果没有这个实力,就不要有那么大的野心,会死的很惨的。”
  我心理有点压力,对付齐老板,并不容易,田光把这件事交给我,说是要看我的实力是假的,他要告诉我,离开他,我整个人都会寸步难行,但是我不会轻易低头的,齐老板,你怎么对我的,我就会怎么对你。
  “中午去见五爷,料子运到五爷的餐厅,让他高兴,知道吗?你一屁股都是麻烦,现在除了五爷,没人能保你,要让五爷看到你存在的价值。”田光说。
  我点了点头,现在,我只能靠五爷,虽然在瑞丽,我不害怕陈发来找我麻烦,但是我的世界不单单只有瑞丽这么一个城市,我要正片天空,所以,我必须要把那些烂事都给处理掉。
  “我想知道花花跟老刘的行踪。”我说。

  田光双手合十,表情冷漠,他说:“忘了他吧。”
  我听了有点惊讶,更加的失望,我说:“为什么?”
  田光说:“你斗不过他的,以后不要在跟他有任何联系,也不要想着报仇了,一个烂赌的幽灵,他的贪婪会把你折磨死的,躲远点好。”
  我听到田光的话,我知道他肯定认识老刘,他的警告我很重视,但是我是不会甘心的,老刘,我一定会揪出来的,花花这个贱人,我一定会像田光对待小咪一样,折磨她一辈子。
  田光没有在给我说话的机会,他离开了酒吧,身后跟着几十个小弟,我知道他也害怕,经历了那种事,没有人不怀疑这世界到处都是死亡的陷进。
  我坐在车里,赵奎说:“飞哥,怎么样?”
  我说:“没事,去医院。。。”
  赵奎把车子开到医院,我站在杨瑞的病房,看着那白发苍苍的老人,给杨瑞的嘴唇上涂抹水滴,那绝望的眼神让人心碎,我不敢进去,我害怕面对杨瑞的绝望,那一句我还你了,我到现在还记得。
  杨瑞是有血性的,别看他文弱不堪,但是面对死亡他义无反顾,这种人很值得深交,只是,我不知道他失去了一条腿之后,还会不会有那个斗志。
  最终,我还是推开了门,走了进去,我站在杨瑞的面前,他扭过头看着我,我没有说话,他也没有说话,我们两个就这么看着,他的眼神里都是痛恨,如我想的那样,是我签字截肢的,他恨我。
  我拍拍他的肩膀,我说:“你这辈子都是我的人,还不清的,好好养伤,回头我给你买一艘货轮,比那艘好十倍的,好好给我开船。”

  杨瑞没有说话,嘴角颤抖着,眼泪从脸上滑下来,我不忍心看,转身就走了,离开病房,我哽咽了起来,我说道会做到的,我会给他希望的,能不能振作起来,就看他自己了。
  我去了马玲的病房,在病房里,我看到了马玲在抽烟,看到我来了,她就火了,说:“我草他妈的,到底是谁开的船?妈的,撞的老娘到现在还头晕呢,我他妈的要砍死他。”
  我听着笑了一下,马玲的头上裹着厚厚的纱布,伤的不轻,但是都是皮外伤,而且她一直处于眩晕的状态,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我过去拥抱她,我说:“活着真好,你差点就死了。”
  马玲推开我,说:“少他妈的跟我煽情,我又不傻,张奇那小王八蛋都跟我说了,咱们的货被人劫了,货是不是没了?”
  “哼,料子几吨重,想扛走也难,我已经派人,送到你爸爸那了,等你伤好了,我们就去切石头。”我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