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939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范昌明摇摇头说道:“陆战林和张昆最大的区别是他有个母亲,并且还是个孝子,这也是我现在不想动周琴的原因,我估计周琴的作用比唐萍的大,应该能说服她儿子伏法认罪……”
  吴传普说道:“对了,我让人去医院了解了一下,韩副院长确实是坠亡,但院方对他跳楼的事情百般隐瞒,居然对外界宣布是病死的,这里面不知道有什么隐情……”
  廖燕北疑惑道:“难道会是跳楼自杀?”

  吴传普摇摇头说道:“我不觉得他的压力有这么大,我们并没有调查他,医院也没有找他谈过话,难道他的神经这么脆弱?”
  吴传普说道:“我听说院方倒是挺紧张的,说不定医院领导内部存在什么问题,既然人家都没有报案,我们还不好插手这件事……”
  范昌明哼了一声道:“没必要去纠结这件事,一个死人对我们也没什么用,韩越死了大舅哥,在这件事上孙淦他们也没占什么便宜……”
  正说着,褚世民带着唐萍从外面走了进来。
  “怎么样?他都说了些什么?”范昌明问道。
  唐萍说道:“我已经把吐沫说干了,他只谈些过去的陈年旧事,决口不提案子上的事情,我看他已经想通了,只求速死……”
  “你跟他提陆战林的事情了吗?”范昌明问道。
  韩萍点点头说道:“提了,我说去医院杀他的就是陆战林,陆建岳的司机,他说不认识什么陆战林,想杀他的人多了,他根本不在乎死在谁的手上,我看他好像巴不得被人做掉呢,因为他对死于丨警丨察的枪口下感到耻辱……”
  “这么长时间就说了这么几句话?”廖燕北问道。
  唐萍脸上泛起红晕,扭捏道:“他尽说些疯言疯语……竟然想让我陪他住一晚上……他让你们别再费尽心机了,因为对他来说,你们跟他之间不存在等价的交换……”
  范昌明皱皱眉头问道:“这话是什么意思?”
  唐萍说道:“这还不简单吗?他的意思是不管怎么样,你也不可能留下他一条命……”
  范昌明说道:“你的意思我如果答应留下他的性命,他就愿意招供?”
  唐萍哼了一声道:“你以为他是三岁的小儿?”

  范昌明恼火道:“死到临头竟然一点都不悔悟,我还真没有碰见过这种王八蛋……你看他身体怎么样?”
  唐萍说道:“看不出什么问题,能吃能喝的……他本来就是一个身体强壮的男人……”
  范昌明盯着唐萍问道:“你以前应该也跟他有一腿吧?”
  唐萍胀红了脸没出声。
  范昌明继续说道:“你觉得他有没有可能被你的柔情感化?”

  唐萍愤怒地盯着范昌明说道:“你觉得我现在还有柔情吗?在这方面你们都是一类人,我不信你能被柔情感化……”
  范昌明老脸有点摆不住,冲褚世民挥挥手,唐萍被带了出去。
  范昌明在烟灰缸里狠狠碾灭了烟头说道:“看来张昆对我们的作用也就仅限于诱饵了,我们不能在他身上浪费功夫了,为了他一个人,简直劳命伤财。
  老吴,你马上着手安排下一步行动,时间对我们不利,再过两个月,省委班子的调整就开始了,如果让孙淦或者韩越爬上了省政法委副书记的位置,我们就算是彻底失败了……”
  说完,看看手表,说道:“晓帆怎么还没到……真是奇怪了,这么多天过去了,陆鸣这小子竟然一点表示都没有……”
  吴传普说道:“说实话,我对晓帆那边不抱多大希望,他又不缺女人,怎么会突然把注意力转到晓帆身上呢?起码短时间之内不会有什么效果……”
  范昌明摇摇头说道:“实际上晓帆差点就成功了,要不是陆岩突然去世,那天晚上他们之间就有可能发生点什么……
  事情不凑巧,陆岩突然死了,加上有要过年,所以,这小子好像有点忙不过来,我相信过完年他就会重新和晓帆联系上……
  对了,陆鸣有可能已经攀上了陆岩家人的关系,我们的寻亲计划也要加紧准备,必须尽快改变他的身世。
  要不然等他和陆岩家族的那些权贵攀上交情之后,再想对他下手就难了,要知道他手里有的是钱,在利益的驱动下,到时候替他说话的人会越来越多,必须赶在他羽翼丰满之前了结这个案子……”
  廖燕北一脸忧郁地说道:“我倒是觉得陆建民的遗产目前并不是我们的主要工作,我们应该把所有精力集中在孙淦父子身上。
  难道你们没有注意到这两天王副局长一副亢奋的样子?显然他可能听到了什么风声,不排除孙淦在没有入主省委大院之前对市公丨安丨局进行整顿,那时候我们自身不保,就算查清陆建民赃款的去向又有什么意义呢?”
  范昌明忧虑地点点头说道:“我也有这个担心,年前我还特意去见过田振东,自从上次得罪了蒋凝香之后,田振东对我也不冷不热的。
  并且一再暗示我赶紧把那笔钱还给蒋凝香,可那笔钱已经用的差不多了,你让我用什么还给蒋凝香,好在她一直在国外,还没有上门催账……
  不过,田振东好像已经有点失去耐心了,他说如果125袭警案再没有其他的进展的话,那就到张昆为止,干脆结案算了……”

  廖燕北说道:“田振东也是个老刑警了,难道他不清楚张昆只是个杀手,并不是真正的幕后指使者,这个案子怎么结?
  如果把张昆定为125袭警案的最终策划者,那他的动机是什么?这些问题都说不清楚,这个案子能结吗?我担心田振东会不会见风使舵啊。”
  范昌明说道:“眼下应该还不会,不过,如果我们再没有进展的话,他有可能失去耐心,我估计也有人在给他施加压力……”
  廖燕北说道:“所以,我们还是要把精力集中在孙淦父子身上,陆鸣那边倒没必要投入太多的精力,反正这么多年都等了,干脆就先放放,只要让晓帆盯着他就行了……”
  范昌明摇摇头说道:“我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但我也有我的难处……再说,我们目前并没有在陆鸣身上投入过多警力。
  实际上,我们也不能把陆鸣的案子和孙淦和125袭警案割裂开来,陆建民的案子本来就和孙淦父子息息相关,只是陆建民死后,陆鸣成了他的替身而已……”
  正说着,褚世民走进来说道:“范局,午饭已经准备好了,今天是大年初一,所以多准备了几个菜……”
  范昌明说道:“再准备点酒,所有不值班的同志都一起吃,对了,再给所有人发一条烟大中华……”
  褚世民楞了一下说道:“大中华?范局,我没听错吧,我们这里可有二十多个人,每人一条大中华差不多要一万呢……就算你批准,我们也拿不出这么多钱。”

  范昌明打开皮包,拿出一叠纸币扔给褚世民说道:“拿去,我也想开了,不能犯罪贩子在狂欢,我们的同志不但不能回家过年,还要守在这里和西北风……妈的,蒋凝香那笔钱反正也还不上了……”
  日期:2017-08-04 06:1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