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938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今天是大年初一,如果你能干干脆脆的回答我两个问题,完全来得及赶回家和家人过个年,否则,这个年你只能在看守所度过了……”
  李东升犹豫了一会儿,说道:“我不明白你是什么意思,如果还是为了东江市那个案子的话,要说的话,上次你们找我的时候都已经说清楚了,你们还想让我说什么?”
  范昌明说道:“李东升,我相信,在这件事情里面你也是被人利用,并不清楚其中的利害关系,我今天就不妨跟你说明了……
  我告诉你,你所庇护的那个人牵扯到陆建民的案子,还牵扯到一系列的刑事犯罪,我想你应该已经听说过前不久发生在一家医院的暴力犯罪事件,这个案子跟她的儿子有关……
  你别以为自己只是受人之托就能撇清关系,如果你的委托人只是个普通人,我们找你干什么?即便你的行为违反了一个律师的道德操守,也用不着我这个局长亲自来跟你谈话,所以,你想好了,我这可是最后一次问你……”
  李东升显得有点紧张,说道:“我知道你们想找那个出钱的女人,可我确实不认识她,你们再逼我也没用……”

  廖燕北说道:“这就奇怪了,既然你不认识她,那这个案子是谁委托你办理的?”
  李东升犹豫了半天,终于咬咬牙说道:“既然这样我也不瞒你们,这个案子是东江市一个同行介绍给我的,案子也很简单,就是有人出钱想从看守所捞个人,我只要跑跑腿就能拿到一笔佣金……”
  范昌明不动声色地问道:“跑跑腿就能拿到一笔佣金?既然东江市那个人是你的同行,他自己为什么不赚这笔钱?你这个同行是哪家律师事务所的?叫什么名字?”
  李东升说道:“这点钱他看不上……这个人你们应该很熟悉,他就是大律师孙明桥……”
  范昌明扭头和廖燕北对望了一眼,仍然不慌不忙地问道:“孙明桥?你的意思他和那个出钱的人认识?”
  李东升摇摇头说道:“那我就不知道了,反正他给了我一个联系电话和陆鸣案子的一些材料……对了,我现在当然知道陆鸣是谁,可那个时候根本就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
  我研究过陆鸣案子的材料之后,发现工厂那边有些破绽,于是就按照那个电话号码联系了委托人,提出了我的方案。
  然后去了一趟东江市,和工厂的几个头头达成了协议,至于他们私自瓜分了那笔赔偿款的事情就跟我没关系了……”

  “难道你一次都没有见过那个委托人?”范昌明问道。
  李东升说道:“没有,只是通过几次电话,也没怎么交谈,她好像对钱根本不在乎,人家工厂要一百万,她答应的很爽快……”
  “那钱是怎么交给你的?”范昌明问道。
  李东升犹豫了一下说道:“是一个男人交给我的……”
  “那个男人认识吗?”范昌明问道。
  李东升摇摇头说道:“不认识,那天他是开车来的,戴着一副墨镜,连车都没有下来,把一个箱子扔给我之后就走了……”

  范昌明掏出自己的手机,翻到一张照片,然后把手机凑到李东升面前,说道:“你看清楚了,那个给你送钱的是不是这个男人?”
  李东升盯着那张照片仔细看了一会儿,说道:“有点像,但不敢肯定,当时他带着墨镜,并且过去好几年了,记不太清楚了……不过,有点像……”
  范昌明收回手机,问道:“你和孙明桥是怎么认识的?他为什么有了好事会想起你?”
  李东升说道:“我在他的律所实习过,后来他来W市办案的时候我请他吃过饭,那时候他的名气也没有现在这么大,这些年就再也没有联系了……”
  范昌明眯着眼睛盯着李东升注视了一会儿,忽然问道:“你是陆家镇本地人吧?”
  李东升点点头没出声。
  范昌明继续问道:“你认识陆家镇一个叫周琴的女人吗?”
  李东升说道:“陆家镇几十万人呢,我不可能什么人都认识……怎么?这个女人跟我有关系吗?”

  范昌明没有回答,而是又问道:“既然你帮过陆鸣的忙,他现在是大将军公司的大老板,难道你就没想过从他那里搞点业务?”
  李东升说道:“要说没想过是假的,可大将军公司的法律顾问就是孙明桥,我能从他那里得到什么?再说,也不能说我帮过他的忙,不过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陆鸣也不会买我这个人情……”
  范昌明扭头看看廖燕北和吴传普,见两人微微点点头,于是站起身来说道:“我们可以让你回去过年,不过,今天我们的谈话不能向任何人透露,否则,你这律师就别想干了,说实话,就凭你的行为,吊销你的律师执业证也不算过分……”
  李东升急忙说道:“我早就不干这种事了,以前是因为刚刚入行,为了生存不得已而为之……”
  范昌明三个人从李东升的房间出来,来到了另外一个房间,褚世民走进来说道:“唐萍和张昆已经吃完饭了……”
  范昌明说道:“等一会儿你把她带到这里来,先跟她谈谈,如果没必要的话,我们就不用见张昆了……”

  褚世民出去之后,范昌明点上一支烟说道:“没想到这件事竟然牵扯到孙明桥……”
  廖燕北说道:“虽然出乎意料,但却在情理之中,看来,孙明桥可能也卷入了陆建民遗产的案子,做为陆建民的辩护律师,他恐怕在暗中千针引线,我看,要不要传讯孙明桥……”
  范昌明问道:“什么理由?”
  廖燕北说道:“理由是现成的,他肯定认识周琴。”
  范昌明谨慎道:“认识又能怎么样?他完全可以说是周琴主动找他,而他为了避嫌把案子交给了一个小律师,他肯定会把事情推脱的一干二净。
  像他这种老奸巨猾的人,要想抓住他的把柄也不是这么容易,何况,他可是个公众人物,又精通法律,不抓住他的七寸,要想弄死他也没这么容易……”
  吴传普说道:“就凭给李东升送钱的人是陆战林,我们完全可以马上拘捕周琴……”
  廖燕北摇摇头说道:“那是几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陆战林可没有任何犯罪记录,如果非要抓她的话,那也只能以陆建民案子的名义。
  可仔细想想,单凭她出钱捞陆鸣,也算不上什么罪行,她甚至可以直接推说是陆建民让他干的,或者干脆说是陆建岳让她这么干的,反正这两个人都已经死了,死无对证……”
  范昌明点点头说道:“是啊,确实很棘手,我们还不清楚陆鸣和周琴有没有联系,如果现在动周琴,可别打草惊蛇……”
  吴传普说道:“这么说眼下只能对周琴加强监控了……”
  范昌明问道:“陆战林的情妇王丽娜最近有没有什么动静?”

  吴传普说道:“没有,在家安心养胎呢,看来这女人不缺钱……”
  范昌明说道:“看来我们只能再次引蛇出洞了,等过完年就把张昆的关押地址透露出去,但愿他是那种不怕死的人……”
  廖燕北说道:“我担心的是即便抓到了陆战林,肯定又是第二个张昆,什么都不会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