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口供:千万要记住,什么也别说》
第937节

作者: 陈鸣谦2015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陆媛说道:“丹菲,如果他娶你的话,怎么说也是我们陆家人,事情可以慢慢解决,但如果他不愿意娶你,而是想娶别的女人的话,那我们就不能这么忍下去,必须跟他把话说明白……”
  陈丹菲犹豫了一下,忽然问道:“你们老说我公公的遗产在他手里,可我也试探了不少次了,看他那样子好像没有这回事,我就不明白了,你们为什么这么确定他已经拿到了我公公的遗产呢?”
  陆建伟犹豫了一下说道:“阿鸣的脾性难道你还摸不透吗?他是一个不见棺材不落泪的人,何况,公丨安丨局一直都在怀疑他,所以,他不会轻易承认自己掌握着二哥的遗产……”
  陈丹菲说道:“你还是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为什么确信遗产在他手里?如果你们只是空穴来风胡乱猜测的话,我也没耐心了……”
  陆建伟好像为了安抚陈丹菲,说道:“我绝对不是胡乱猜测,而是有充分的证据,只是,目前我还不能告诉你,这倒不是信不过你,而是还不到时候。
  丹菲,你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想办法让他娶你,如果你搬到城里住,他在陆家镇,你们两个人岂不是越来越远了……”

  陈丹菲哼了一声道:“如果我公公的遗产真的在他手里,我也不用嫁给他,我和南星有权继承遗产,我就不信我公公会把自己的钱留给外人……”
  陆建伟说道:“道理当然没错,但如果没有整个家族的支持,你一个人能要的得回遗产吗?何况,二哥的遗产可不是小数目,足够我们家族东山再起了……”
  陆媛一脸狐疑地盯着陈丹菲问道:“丹菲,你现在是不是已经把手里的项目当成自己的私人财产了?”
  陈丹菲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陆媛哼了一声道:“我才阿鸣可能已经私下给了你什么承诺了吧,要不然你怎么突然想离开我们了?”
  陈丹菲疑惑道:“谁说要离开你们了?难道我连自己家都不能回吗?说实话,我已经感到腻味了,如果你们不能证明遗产就在陆鸣的手里,那我确实不打算再这么折腾下去了……”
  陆建伟说道:“你也别性急,要不了多久,我就能让你相信,遗产确实在陆鸣手里,过完年我就要求召开董事会,增资扩股,先把公司控制在手里,阿鸣在公司的股权已经是一笔庞大的资金了,这些钱就是遗产的一部分,我们不能让这些钱再被转移……”
  陈丹菲惊讶道:“增资扩股?你哪来这么多钱?”
  陆建伟淡淡一笑,说道:“我在商界混了这么多年,难道就没有自己的融资渠道?”
  陈丹菲说道:“可你有自信跟阿鸣的实力抗衡吗?蒋凝香到时候肯定和他站在一起,就凭他们两个人的实力,你要多少钱才能在股权上占据优势?”
  陆建伟笑道:“怎么?难道你还担心阿鸣往公司继续注资?”
  说完,凑近陈丹菲小声道:“增资扩股只是一个诱饵,目的就是让阿鸣继续往公司注资,我吃定他目前不会听任别人的股权超过他,只要他把资金都投到公司,那我们就可以放心了,俗话说,肉烂了也在锅里……”
  陈丹菲一脸恍然道:“你是想用这种办法把阿鸣的钱都吸引到公司来?他要是不上你的当呢?”

  陆建伟说道:“那我就先把董事长的职位拿过来再说,大将军公司的前景,并不比你公公的遗产逊色,将来一旦上市,我们一夜之间都能变成亿万富翁……”
  陈丹菲似乎彻底明白陆建伟的真实意图了,不过,马上就感到一阵沮丧,因为,陆建伟自以为高明的举措,连她都有点看不上。
  她根本不相信陆鸣会为了争夺董事长的位置继续往公司注资,实际上,从那天晚上陆鸣说的那些话来判断,她觉得陆鸣不但不会继续注资,说不定还会找什么借口把自己的钱从公司转走呢。
  很显然,陆建伟不过只一厢情愿罢了,也许,他最后还真有可能当上董事长,但有可能只是一个空架子,就连陆媛、韩佳音都会比他这个董事长有实权。

  这样一想,陈丹菲更加坚定了跟陆建伟和陆媛撇清关系的决心,她知道,自己如果继续和陆建伟他们纠缠在一起的话,最后可能连一分钱都拿不到。
  大年初一的上午,市公丨安丨局局长范昌明带着廖燕北、王副局长、办公室主任等一行看望了仍然坚守在工作岗位上的民警,又慰问了牺牲民警的家属并送上慰问金。
  忙活完这些每年例行的公事之后,他和廖燕北都换上了便服,然后去了三分局,由吴传普亲自驾车来到了西郊的一栋两层农舍。
  从外表看,这栋农舍和附近的没什么两样,只是大过年的却铁门紧闭,吴传普早车里面打了一个电话,铁门才缓缓打开,汽车直接开进了院子。
  院子里停着两辆越野车,还有三名手持长枪的武装丨警丨察,三分局刑警队队长褚世民早就等在那里了。
  “他们谈的怎么样?”范昌明一下车就问道。
  褚世民摇摇头说道:“有用的话一句没说,倒是说了不少废话……”
  范昌明皱皱眉头,问道:“他们还在一个房间里吗?”
  褚世民点点头说道:“正在吃午饭呢。”
  范昌明一挥手说道:“走,先见见那个大律师……”
  屋子的大厅里也有两名武装丨警丨察,范昌明推开另外两个房间的门朝里面看看,只见屋子里的小床上还睡着人。

  “他们昨晚值夜班……”褚世民说道。
  范昌明问道:“这栋房子里布置了多少警力?”
  褚世民说道:“这栋屋子里有八名刑警,主要直接负责张昆的安全,另外还有十二名刑警都隐蔽在隔壁的两栋屋子里,所有来这栋房子的人都逃不过他们的视线。”
  范昌明满意地点点头,然后来到了二楼的一个房间,只见一名佩戴手枪的丨警丨察守在一扇门前,看见褚世民带着范昌明上来,于是就伸手打开了房门。
  只见屋子里的墙角有一张行军床,上面坐着一个三四十岁的男人,看见有人进来,马上站了起来,神情激奋地大声道:“你们这是非法拘禁,我要告你们……”
  可说到一半就打住了,吃惊地盯着范昌明,显然已经认出了他。
  范昌明盯着男人打量了几眼,说道:“别激动,我们既然第二次请你来这里,自然有正当理由,等你把事情说清楚了,想去哪里告状都行……”
  男人看见市公丨安丨局局长突然出现在这里,似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慢慢在床上坐下来,有点心虚地说道:“该说的话上次都说过了,我不知道你们有什么正当理由抓我……”
  一名丨警丨察搬进来几把椅子,范昌明和廖燕北、吴传普在男人面前坐下来,然后掏出一支烟点上,深深吸了几口,这才盯着男人说道:
  “李东升,你是律师,应该明白跟丨警丨察说假话的后果,也许你的事情并不大,但如果你继续撒谎或者隐瞒的话,你家里人就不会以为你是过年出差了,而是收到公丨安丨机关对你采取强制措施的通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