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事情根本不曾经历过》
第124节

作者: 假贾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黄宛哪里把他的拒绝放在心上。
  东西反正她是撂下了,莫辰就算要再一次推拒,也得来见着她才行。
  这样……岂不是就有见面的机会了吗?
  “黄师姐,这个……”
  晓冬追出两步,可是黄宛真心想把东西撂下,哪会让他追上。

  这哪象是送礼?
  这姑娘真是,真是,晓冬也不知道怎么说了。
  看着手里那个木盒,晓冬后悔刚才没有把院门闩起来。
  他没想到自己不出门,是非也会自己找上门来。
  这可真是个烫手山芋。
  他该怎么跟大师兄交待啊?
  晓冬苦恼的挠挠头,第一次感觉到被人喜欢也有不好的地方。大师兄太招人喜欢,可是招来的姑娘他又看不中,这喜欢就变成了一桩麻烦。
  晓冬都能想到大师兄等下回来会有多为难了。要把东西还回去,肯定要伤了那个姑娘的颜面,说不定还会伤了与天机山的和气。
  外头雨丝变得稀稀疏疏的,天上的云层眼见着也变薄了,云象是要散开了一样。风吹来带着一股花香,这山上花树很多,多日阴雨也没有把花全打落,那香气显得十分倔强,即使待在屋子里也能闻得清清楚楚。
  莫辰跟在师父身边,带来的阵图许多都是他亲手整理出来的,一张一张标着日子时辰,连师父也不如他熟悉。
  过去数年的阵图一一按顺序理出来,花了大半天功夫,莫辰低头时辰长了,一直起身来眼前竟然一阵阵发黑。虽然他掩饰得象是若无其事,可是在李复林和胡真人这两个老人精面前,这点掩饰实在不够看。
  胡真人说:“辛苦你了,都是你师父无用,倒让你受累。你进内室去躺一会儿好好歇息。”
  莫辰还要分辩,李复林也说:“你还没痊愈,别硬撑,去歇着吧。若是这里有事,我再唤你过来。”
  换成旁的时候莫辰不会如此不济,但是整理阵图太耗心力,他也只好依师父吩咐的,进了内室去歇息。胡真人这内室显得格外杂乱,桌案上、床榻上、架子上……到处堆满了乱糟糟的书册、纸卷、还有不知道什么时候随手一团扔在那里的袍子,有一只布袜搭在凳子上,另一只却不知去向。
  莫辰猜,说不定另一只就在胡真人脚上。
  他以前就干过这种事,只穿了一只袜子就出门了,自己浑然不觉。还有一次他倒是两只袜子都穿齐了,可鞋子又穿了一只青布的,一只皂布的,旁人看着好笑,特意提醒他,他倒挺豁达:“身外之物随它去,”也不回去把鞋换过来,就这么一直穿着。还别说,因为他这份儿不羁,倒显得别人不应该大惊小怪的。
  胡真人的这两间静室一般不让旁人进来,所以也没有人来替他收拾。
  能让莫辰进来歇息,说明胡真人对他们师徒有多信任了,一点儿也不怕莫辰偷看、偷藏了他的什么机密。
  这份儿信任让莫辰也动容。

  可动容归动容,眼下的情形是,这屋里就快连个能站的地方都没有了,哪里还有让他靠着、躺着歇息的地方?
  能把好端端的一间屋子折腾成这样胡真人也是位大才。
  别看胡真人已经一把年纪,却仍然象少年人一样保持着旺盛的好奇心,总是往屋里搬各种他觉得新奇的东西。搬进来了又不会整理,就随便往哪里一堆。所以这屋里东西又多又乱,要用的时候就在这堆杂物里翻寻,每次都得找半天,甚至还要掐算、卜卦来确定要找的东西在哪儿,这种日子也不知道他自己怎么受得了。
  莫辰只好将一张木椅上的东西暂时挪开,坐了下来闭目调息。
  他迷迷糊糊间,恍惚能听见师父和胡真人在外面说话的声音,还有翻动纸页的沙沙声。
  这声音让他觉得心里安定。
  身体虽然歇下了,心神却还牵挂在刚才那些阵图上面。
  不知为什么他想起小时候师父从山下买来给他解闷的玩意儿,那是一个玉石做的九连环,看似环环紧扣毫无破绽,但是慢慢的耐心的去解,一定会找到正确的那个豁口。

  那时候他不大明白,人们干什么要花时间去制做出这么一样小东西来,为什么不把它干脆设计的天衣无缝,费了那么大功夫难为人,最后还要留下一道缺口好让人破解。
  面对他的问题,那时候师父摸摸他的头,笑着没说话。
  后来莫辰就明白了。
  天道之下,没有什么事物是完美无缺的。有白天就有黑夜,有火焰也有寒冰。无论多么繁盛的人或事,一定有不能填补弥合的缺憾。再绝望的困局,也一定会有一条可以逃生的路径。阵法也是一样。
  回流山的阵法威力无穷,过去了这么多年月,阵法一直严密的运转着。可是现在阵法到了一个要紧的关窍处。师父没有细说,但莫辰明白。

  就象拆解九连环一样,哪怕一时试不出来,耐心的一天天试下去,一定能试到可以解开的那一环。
  然后会怎么样?莫辰也不知道。
  他听到师父和胡真人在低声说话。
  “一转眼就是六十八年,我记得家师当时说过,六十八年是个要紧的坎儿,所以写信去提醒你……回流山上已经有异变了吗?”
  “不止回流山。你还记得当年西域一行,回来的人十不足一,都在那片迷城里葬送了性命,一大半人都是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是啊。”胡真人想起当时的情形仍然后怕,长长的吁了口气:“说起这个你不该谢谢我吗?要不是我拖着你逃得快,你这小命儿也葬送了。”
  “我见着纪筝了。”

  这个名字让莫辰眼角一动。
  这个名字有些莫名的熟悉。
  仿佛在久远的记忆中曾经出现过,因为过去太久,他虽然曾经尽力回想,却仍然想不起来。
  现在突然听到有人再次提起,他心中才象是有一道闪电划过。

  不错,就是这两个字。
  他以前就听到师父和胡真人提起过这个名字。
  胡真人似乎怔了一下,问:“谁?你说谁”
  “纪筝。她来了回流山,我见着她了。”
  胡真人声音拔高了:“不可能。她不是死在魔都那里了吗?这都多少年了……当时黑沙把一大片迷城全盖住了,我们后来找了许久也没有找着人。要是她活着,要是人还活着怎么可能这么多年都没有音讯?”
  “我又何必拿这个骗你,就是她。她没有死,甚至……还和当年分别的时候一模一样。她说,迷城的阵法与回流山的阵法有共通之处,她这些年一直困在魔都的迷阵之中,因为阵法有了变动才脱困而出。”

  日期:2017-08-02 06:3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