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嫂子南下东莞,遇到的厂妹都很凶猛……》
第140节

作者: 隔壁老赵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到张莉的哭声以后,赛天仙走了进来,眼睛红红的,说:“嫂子,别哭了,节哀顺变。”
  张莉搂住赛天仙,趴在她的肩膀上大声哭泣;哭了半个小时,才终于不哭了,因为赛天仙给她说的一句话。
  “嫂子,候大哥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你这样在这里哭泣,不如想办法报仇啊;林鹏那种黑社会,只要给他钱,他就会帮你杀人,候大哥老板不是说了么,要给候大哥赔偿二十万,拿着这个钱,买了刘金山的命!”赛天仙拍打着张莉的后背说。
  其实,赛天仙不过说想要这样安慰张莉,不让她太伤心,感觉把候高伟的身后事了断了以后,张莉自然就会从悲伤中走出来;可是,张莉却不这样认为,她的选择,也导致了我命运发生改变,让我的后半生充满了重重危及,在刀口舔血。

  停了赛天仙的话,张莉也只是看了我一眼,却并没有说什么;在我们老家,有一句话叫做落叶归根,无论你死在什么地方,最后一定要葬在自己家的祖坟内。
  只不过,搬运尸体回到老家,肯定是不行的,医院联系了火葬场,当天晚上候高伟就被火葬了。他的老板也还算仗义,给了张莉三十万现金,临走的时候,嘱托张莉一定要小心,不要想着报仇,刘金山说普通小老百姓招惹不起的人,他也接受了教训,下午已经把高利贷还清了。
  我跟张莉定了第二天一早的火车票,在火车上坐二十七个小时,以后才到了我们市,又从市里坐了一个两个小时的公交到了镇里,又做了一个半小时的公交,才到了村里。
  张莉抱着候高伟的骨灰坛,回到了家里;因为早就打过电话的原因,所以家里面坐满了一族的人。候高伟的父母哭成了泪人,族里面的长辈说候高伟去世的年龄太小,不能过事,可候高伟的父母却说,要过事。
  过事,说我们老家的说法,说白了就是举办死人的丧事;按照老家的规矩,不到五十岁去世的人,是不能过世的,因为太尴尬了。
  年纪轻轻的,没有后辈,给他摔瓦的人也没有,更不要说是跪下磕头的了;总不能说,让同族中的长辈给他跪下磕头,哭泣。
  最后,候高伟的父母拗不过去,只能同意简单的举办一场丧事;买一些元宝蜡烛,以及老家风俗中所需要用纸糊的楼房、轿车、马匹、丫鬟等等东西。
  我跟候高伟的关系虽然还不错,可毕竟不是一个村的,他的葬礼,按照我们家的规矩,说不能去的,所以这两天我回到了家里。
  看着父亲两鬓白发,我竟没有忍住,险些哭了起来;一个多月不见,仿佛老了许多,他的脊梁也没有那么挺拔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父亲问我:“听你哥说,你在那边找了个女朋友?她为人怎么样?”父亲所指的,肯定说赛天仙。

  “爸,你砸知道的?”我脸一红,低着头问他。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母亲笑着抹了我的头发,说:“只要你喜欢,那个姑娘说哪的都行,就算爸妈给你砸锅卖铁,也会把她给你娶回家的。”
  听了母亲的话,我的鼻子一酸,努力挤出来一个笑容:“爸妈,她叫赛天仙,说四川重庆人,人很好的,跟厂子里很多女人都不一样,不止是漂亮,而且还有上进心,在厂子上班的时候,晚上去上自考学校,今年刚刚考上大学,我也报了跟她一样的自考学校,也考上了大学。”
  “真的?”父亲激动的饱含热泪;在农村人的眼里,想要出人头地,只有一种办法——读书上大学!
  当初,我高考失利,父亲就特别失望,想要让我复读一年,可我执拗的说要去打工,无奈之下只能同意我的选择;现在听我说考上了大学,心里怎么能不激动。
  “小勇有出息了,听你这么说,那个赛天仙还是你的贵人呢!”母亲笑的合不拢嘴,可也有些疑惑:“不过,她说四川人,距离咱们这么远,能行吗?”
  “咱们家小勇出息了,以后还会再乡下呆着吗?那肯定说要去大城市的人,只要他过得好就行。”父亲抽了一口含盐,说:“你个妇道人家懂什么,难道你想让小勇一辈子都呆着乡下吗?只要人家姑娘同意嫁给小勇,去什么地方安家都无所谓,现在交通这么发达,想他了,咱们坐车去就是了。”
  我在手机上,找到了赛天仙的照片,给父母看。
  “真漂亮,比咱们村最漂亮的二丫还要漂亮呢,咱家小勇好福气!”母亲满意的看着手机上赛天仙的照片,说:“可真漂亮,能娶她真是福气。”

  “什么漂亮不漂亮的,只要小勇喜欢就行;臭小子,你上大学了,还找了女朋友,每个月肯定需要很大的开销,没钱了给家里说一声,给你汇过去,别硬扛着知道了没有!”父亲说。
  “爸,小天不是那样的人!我们两个已经说好了,上了大学以后,我们会利用课余的时间去兼职,不用家里的一分钱,我们要自力更生。”我笑着说。
  赛天仙能在我父母的心中留下什么样的印象,就全看我了;而且婆媳之间关系不好,往往也是因为男人的原因。更何况,我给说的也全部都是实话,没有半点吹嘘的成分。
  果然,母亲在听了我的话以后,眉开眼笑了起来;在农村人娶媳妇的观念里,媳妇可以不漂亮,但是一定要懂得勤俭持家、过日子,这就是好媳妇;赛天仙能说出这样的一番话,在我父母的心里,显然就是好媳妇的人选了。
  我父母对赛天仙特别的满意,恨不得我立刻把她娶过门;经过我的劝说,他们二老才终于同意了下来,等我大学毕业了以后,在把赛天仙娶回家。
  不过,父亲却给我下达了一个目标,用他的话说,大学四年变数太大,让我用最快的速度把赛天仙拿下,就算是怀孕了也没关系,孩子生下来,给他们二老带。
  我真是哭笑不得了起来,虽然我跟赛天仙互相都有好感,可却还没有达到能够滚库单的地步,赛天仙更不可能说是给我生孩子;不过,为了让父母放心,我也只能点头同意。
  四年级变化很大,我跟赛天仙究竟能走到那一步,谁都说不好,或许她真的就嫁给了我呢。

  在家里呆了两天后,接到了张莉的电话:“我定好了火车票,下午的车,县城见。”
  跟着父母不舍的分开以后,坐上去镇里的车;我到了以后,给张莉打了电话,得知她还要一会才能到,索性就在车站等她。
  等了半个小时,她终于出现在了我的视线之中;此时的张莉,容颜焕发,没有一点半点伤心的意思,脸上却也没有笑容,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穿着牛仔裤、白色T恤,平底鞋,头发简单的扎在脑后,很漂亮的一个马尾辫。
  日期:2017-12-21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