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332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摇了摇头,我说:“重头戏还没有开始,我想看看重头戏。。。”
  两个人听了都觉得惊讶,田光说:“重头戏?”
  我笑了笑,我说:“标王,今年的标王争夺一定很激烈,我很想看看。”
  “这个好,每年的标王都是绝对的重头戏,不知道今年会怎么样,去年的标王烧了三亿六千万,看的人都心疼。”坤桑笑着说。
  “跟你们有什么关系啊?妈的,完事了就回去吧,这里的环境我一天都不想多呆啊。”马玲抱怨着说。
  我笑了笑,没有在理会马玲,我看到吴海跟他的团队离开了,心里有点意外,看来,他已经承认失败了,他是斗不过陈发的,不过,我觉得吴海不会轻易放弃的,他肯定会在标王那块石头上一争高低的。
  我说:“我们还有两千两百万的预算,还能赌一块石头,咱们继续赌,完事了,我们就等着今年的标王争夺战吧。”
  三个人都点了点头,我能赌的,只能是蒙头料了,因为明标的料子,只要我出手,广东人陈发也一定是一位我跟吴海一起偷鸡的,所以,我肯定没有赢的可能。
  我第一次觉得被人针对的有点不爽,而且没有反击的可能,在这里,金钱至上,有钱,你就可以把人压的连说话的勇气都没有。
  我看着公屏上又刷了上亿的单子,就很无奈,果然,有钱很重要啊。
  我们几个走出凉爽的交易大厅,到外面看料子,外面看料子的人比今天多了很多,而且都在看大料子,几乎都是成吨重的料子。
  “邵飞,今天赌什么料子?”田光问我。
  我笑了笑,说:“在公盘之外,上百公斤的料子都很难见,而在公盘上,你看,随处可见成吨的料子,我当然要买大料子了,小料子那么贵,就算赌赢了,也不知道能赚多少,而大料子,就算不赚,至少也不会亏。”

  坤桑点了点头,说:“就赌大的,赌的大赢的大。”
  我笑了笑,这种想法还真是天真,我看着料子,整个仓库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密密麻麻的堆的都是料子,大的小的都有,我看到有十几个人在围着一块石头打转,叽里咕噜的也不知道在说什么。
  我来了兴趣,我说:“去看看。”
  我们几个说着就走了过去,对于我们的到来,没有人在意,他们继续看他们的石头,我听到有个人说:“你们就别看了,料子的底价都在五千万到一亿了,我们散户也只能拍个照回去吹牛了。”
  “是啊,公盘都被炒的没得玩了,我都好几年没有拿过一块料子了,想当初公盘刚刚开始的时候,我花十几万能卖一块几百斤的料子,现在没有几百万,休想了,可惜了这块料子,肯定是十亿的花牌料,哎,大家伙我说,我们合伙众筹吧。。。”
  “走吧,众筹能众筹到一个亿的底价吗?走吧,看看今年最有标王价值的料子吧。。。”
  我听着这群人失落的声音,纷纷都摇头又恋恋不舍的离开了这块料子,我看着料子,心里有点惊讶,到底什么蒙头料能价值一个亿?
  这块石头周围变得有些冷清了下来,坤桑摸着石头,说:“他们说货主保留底价在500万欧元,也就四千多万人民币左右,也有人说货主目标价1亿人民币,大家估计石头的保留价也在这个数字,那么这块石头到底有什么果然人的地方呢?”
  我也摸着料子,看着料子,也很奇怪,一块擦皮料,重一吨多,其实说底价一亿是有点夸张了,如果想要尽快拍卖出去,一般底价都会很低的。
  而价值一千万底价的料子,一般都在之前的那个陈列室里,所以这块料子在外面堆放,让我有点觉得奇怪。
  我看着料子,这块料子黄白砂皮,皮层很薄,无雾层,局部擦口显示出翠绿色。
  我拿着手电,在料子的擦口上照射进去,在强光下呈现出娇翠欲滴,种水极佳;我在石头的周围转了一个圈,石头的后面部分,表皮上有一些浅绿色的松花,这是内部有绿色的表现,但整体没有颜色的感觉。
  我看着料子,我说:“这块料子水种非常好,有玻璃种的感觉,是十分上等的翡翠玉石原料。初步估计是,这种石头无价,不计算颜色,光把它当作冰种的原料,按10万元千克计,价格就是一亿人民币,所以投标价低于1亿就是开玩笑,这块料子很好,不过散客就别想要了,谁能拿出来一亿的底价来?就算拿出来了,哪些广东人,揭阳人一出手,这块料子还不得飞到天上去,最后跟我们都没什么关系的。”

  我看着料子,心里很羡慕,伸手在料子上摸索着,而坤桑则是有点可惜,说:“我们都已经众筹了四亿,但是在公盘上还是买不了自己喜欢的料子。”
  “说这些有屁用,等明年吧,今年我们回去狠狠的赚钱,明年在过来公盘。”马玲说。
  我没有理会马玲的话,摸着料子感觉很奇怪,我感觉冰凉冰凉的,不应该啊,我说:“你们摸摸,这块料子是不是冰凉冰凉的?”
  “废话,石头不是凉的难道会是热的?”马玲不高兴的说。
  田光跟坤桑都摸了起来,皱起了眉头,坤桑说:“是啊,很凉啊,不应该啊,现在温度三十几度,天上的太阳那么大,其他的石头都被晒的很热了,放个鸡蛋在上面都能煮熟了,但是这块料子居然还是冰凉冰凉的。”
  “真的假的?”马玲不信的说着,他说完就去摸其他的料子,一上手,就感觉很热,然后又回来摸这块料子,她摸了之后,有点惊讶了, 说:“见了鬼了,这块料子不会内部带空调吧?”
  我们听了都想笑,马玲真的会开玩笑,我没理马玲,石头就是这样的,有自己的特性,有的会随着温度的变化而变化,有的不会,依旧保持自己的性质。
  我看着料子,拿着手电,在切口上继续打灯,我刚才没有细看,只是看了水色跟绿色,这个时候,我细细一看,心里突然有点惊讶起来了,这块料子的内部给人一种贼透贼透的感觉,而且很阴凉的感觉,我拿着放大镜,在上面仔细看了起来,我看到内部有花斑一样的变斑晶交织结构,这种结构非常的美丽,我心里突然兴奋起来,这不是玻璃种,绝对不是玻璃种,但是又有玻璃种的透,这是什么种?

  我感觉我遇到了一个新的品种,所以我内心狂热起来,我赶紧从地上拿起来喷雾器,朝着切口喷水,我想看看水雾状态下石头的水性怎么样。
  我一看,心里就很兴奋,水滴不散,在阳光下折射出五光十色的感觉,我拿着放大镜看着料子的切口,从外表看,无棉纹、杂质,如丝绸般光滑细腻,极其温润,荧光四射。
  我立马说:“这不是玻璃种的,比玻璃种还要好,而且还有色,这个色比帝王绿差一点,但是也差不了多少,这块石头在这个天气还这么寒凉,很奇怪。”
  听到我这么说,他们三个都有点奇怪,坤桑问我:“那这是什么种水的石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