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711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冲过封锁线的日机以7秒1架的频率对“企业”号发起俯冲。情急之下,一位美军军官拔出手枪朝敌机射击,直到把子丨弹丨打光为止—此举纯属浪费子丨弹丨。“企业”号遭受的前几轮攻击只是近失弹。但是16时44分,一颗250公斤准确命中了目标。丨炸丨弹穿透第一、二层甲板在船员餐厅爆炸,当场炸死35人。第二颗丨炸丨弹命中舰尾升降机右侧10米处,38人死于非命,高速航行的巨舰尾部拖出一条长长的浓烟。第三颗丨炸丨弹让起飞信号平台彻底消失并引起火灾,所幸紧接着一颗近失弹激起的冲天水柱落下后恰好将刚刚诱发的大火浇灭。有几架日机攻击了体型硕大的“北卡罗来纳”号,舰尾处的3颗近失弹导致1名水兵阵亡,引发的火灾迅速被抢险队员扑灭。

  攻击来得快去得也快,16时56分日军攻击结束。在不远处的“萨拉托加”号上,弗莱彻看到“企业”号至少中了两颗丨炸丨弹,但它似乎伤得不重。他立即电告戈姆利和麦凯恩,“敌军第一波空袭结束,‘企业’号受伤,下次空袭将至。”令人惊奇的是,所有日机都未对“萨拉托加”号发起进攻,这让弗莱彻颇感意外。事实上“翔鹤”号的18架轰炸机选择了“企业”号,“瑞鹤”号的9架则盯上了“萨拉托加”号。密集的高射炮火导致其中3架转而去攻击“北卡罗来纳”号,其余在抵达“萨拉托加”号上空前被众多的“野猫”驱走,转而参与了对“企业”号和“北卡罗来纳”号的进攻。攻击中日军损失轰炸机17架、战斗机3架,另有1架轰炸机和3架零战在返航途中迫降。美军损失战斗机8架。

  日军的攻击暂时告一段落。美国人必须尽快回收战斗机并加油挂弹,以便在日军下一波空袭来临之前使空中防御达到最佳状态。“萨拉托加”号的雷达再次发现西北方向出现了不明身份的目标,甚至跟踪到一个庞大机群从正西92公里处掠过向南飞去。日本人的宝贵战果在极短时间内被“企业”号的损管队员抵消。身穿石棉服的消防、损管队员迅速扑灭了大火,同时在中弹破孔的飞行甲板贴上钢板。航母的三次倾斜很快得到纠正,航速也恢复至24节。

  看到“企业”号不再冒烟且能以较高速度行进,弗莱彻问金凯德航母能否起降飞机,后者回答“现在不行,稍后有可能”。17时30分“萨拉托加”号回收了27架战斗机后,弗莱彻将航行转向西北,以25节航速向“企业”号靠近。17时49分,战斗机及执行下午搜索任务的攻击机开始在“企业”号上降落,“萨拉托加”号则升空了15架战斗机负责空中巡逻。18时05分,弗莱彻开始回收燃油告急的第一攻击波,甲板上很快挤满了飞机,空中还有很多飞机在盘旋。18时10分,“企业”号也开始高效回收了33架飞机,并起飞5架“野猫”执行空中巡逻。

  与此同时,由拉尔森带队的5架鱼雷机和埃尔德的2架轰炸机在17时55分穿过浓密云层攻击了一支日军舰队,这支舰队至少包括1艘“陆奥级”战列舰、4艘重巡洋舰和12艘驱逐舰,当时正以15到20节的速度向东南行驶。埃尔德声称那艘战列舰中弹起火,拉尔森则说有1条鱼雷命中了1艘重巡洋舰。攻击中美军损失鱼雷机1架,另有2架鱼雷机迫降,机组成员全部获救。拉尔森和埃尔德都声称没有看到航母。

  两人攻击的正是位于南云东侧的先遣舰队。近藤舰队中真有“陆奥”号,这艘战列舰还向美机发射了4发炮弹—谁也想不到这竟是大名鼎鼎的“陆奥”号在战争中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向敌人开火。那艘被攻击的“战列舰”其实是一艘水上飞机母舰,2颗近失弹给当时正在回收飞机“千岁”号造成了严重损害。日军没有重巡洋舰被鱼雷命中的记录。
  日军基地航空部队也参加了当天的战斗。清晨,山田少将从拉包尔和肖特兰各派出4架侦察机执行搜索任务,从肖特兰出发的一架川西二式大艇曾经发现了美军舰队,旋即被“萨拉托加”号的战斗机击落。上午8时30分,山田从拉包尔派出的24架陆攻机和13架零战在前往瓜岛的途中遭遇恶劣天气,只好在11时20分打道回府,战果为零。
  日期:2018-07-09 16:33:31
  向窃国大贼师兄学习!粘贴一篇金一南将军的文章,与师兄们共勉:
  美军《军人手册》有明确规定:不许当面赞颂领导。同时,《军人手册》建议用以下三种方式表达对上级的钦佩与尊重:第一,施以标准军礼;第二,认真执行指示;第三,尽职尽责,提高本单位战斗力。
  这不是规矩吗?
  美军中央总部司令施瓦茨科普夫,在海湾战争中立下战功,很多人预测他会出任陆军参谋长,但海湾战争一结束他就退休了,为什么?
  1997年,我在美国防大学学习,前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科林鲍威尔到国防大学演说,送我一本他的新著《我的美国之路》,书中披露了施瓦茨科普夫没有得到提升的原因:国防部部长切尼讨厌他,认为他人品有问题。
  书中描述:在飞往沙特首都历时15小时的航班上,乘客们排队上洗手间,切尼看见一位少校替施瓦茨科普夫排队,快到时喊一声:“将军!”施瓦茨科普夫才大腹便便地站起来,插到队伍里面。不止如此,切尼在飞机上还注意到,一名上校双膝跪在施瓦茨科普夫面前,帮他整理制服。
  这两件事,在很多人看来可能不足挂齿,但切尼认为他人品不行,不能出任陆军参谋长。所以,尽管施瓦茨科普夫海湾战争打得不错,打完却很快退役,失去了出任陆军参谋长的机会。可以说,这是他们对权力的监督、规范和制约。
  1995年,美国海军作战部部长迈克尔布尔达(Jeremy Michael Boorda)上将胸前佩戴了两枚“V”字战斗铜质勋带徽章,新闻舆论对他是否有权佩戴这两枚军功章提出大量质疑。
  美国海军条令规定:该徽章只授予直接参战并荣立战功的军人,且佩戴权利必须在荣誉证书中予以说明。布尔达参加过越战、海湾战争,但荣誉证书中没有关于佩戴这枚徽章的说明。
  他后来摘下了“V”字徽章,但人们仍然不依不饶,“既然假徽章都敢戴,肯定还有别的事。”开始追查他在海军服役期间的其他问题。
  1996年5月16日,布尔达上将自杀身亡。留下遗书:我违反了美国军官的荣誉准则,为了海军的荣誉,我今天选择死亡。
  美国军官荣誉准则规定:第一,我们决不说谎。第二,我们决不欺骗。第三,我们决不偷窃。第四,也决不允许我们当中任何人这样做。
  当初我在西点军校看到这几条,觉得标准太低了,不欺骗、不说谎、不偷窃就算“荣誉准则”了吗?军人的荣誉应该是忠于祖国忠于人民啊。后来通过很多事例才慢慢明白:军人荣誉并非开门就是高山大海,同样需要日积月累、集腋成裘。美军的军官荣誉准则,就始于最基础的决不说谎、决不欺骗、决不偷窃。违反了这些基点,为军队所不容。
  另一个事例,是驻韩美军第八集团军司令官小约瑟夫菲尔(Joseph Fil)中将。他接受过一位韩国公民赠送的一支价值1500美元的镀金钢笔、一个价值2000美元的真皮公文包,他的家人还接受了3000美元现金,这些都没有按规定上报。
  菲尔中将辩称,送礼者是多年好友,接受这些礼物是为了两国关系,属合法范畴。调查人员对他的解释不予认可。后来菲尔中将上交了收受的金笔和公文包,并以支票形式退还了家人收受的3000美元。
  菲尔于2012年8月退休,军衔由陆军中将降为陆军少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