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的童谣,现在细思极恐》
第67节

作者: 一念错误终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青青在我耳边轻声说:“待会儿就说求子,看看他们会提什么要求。”
  “肯定要你贡献肉体和青春。”我说道。

  “如果能治好我爹的病,供奉也没所谓,你又不是张蓬,我又不是娜莎。谁管得了谁?”青青没好气地说。
  “不行。”我斩钉截铁地说。
  小和尚打开门出来,压根不鸟我,看着青青说:“方丈说请女施主先进去。”
  “滚蛋!”我一把将小和尚推开,走进房间里,倒要看看这花和尚搞什么鬼。
  一个胖乎乎的老和尚,穿着银灰相间的袈裟,上面绣满了桃花,盘着串儿,闭着眼睛,装模作样地念经,莫非是个聋子,不知道我冲进来了。
  我坐在檀木椅子上,点上一支烟看着他,这胖和尚老脸虽然耷拉着,却红光满脸,气色很好,不像昨晚那卖红薯的老头。青青也跟着进来,胖和尚这才睁开眼睛,看了我们一眼,说道:“两位施主,请坐。”
  青青坐下来,看着老和尚问道:“请问大师尊姓大名。”
  “不戒。”和尚回道。
  我冷笑一声,讽刺道:“别人叫八戒,你叫不戒,既然不戒,何必出家?果然是装神弄鬼之辈。”
  “准确的来说,我把和尚当做是一种职业,修我心中法,为何不能叫不戒?”不戒和尚大言不惭地说。

  “一种好吃懒做,骗钱骗色的职业吗?你应该叫色戒。”我问。
  “骗也要技术的,你以为群众的眼睛是瞎的吗?信则有,不信则无而已,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花佛寺专修男女之术,你们如果想求子,倒是可以商谈。”
  不戒果然是生意人,用商谈来跟信众谈判,丝毫不做作,或许看我也不像本地信众吧,所以直言不讳。
  我问:“你想要多少钱?”

  “你说十万香油钱,我觉得也差不多了。”
  “怎么操作?需要做法事吗?”青青问道。
  “当然得先检查身体了。”
  “如何检查?”我问。
  “这位女子留下侍奉花佛,你一月后来接,回去及时行房,必能生下子女。”
  我将烟头弹到他脚下,掉在地上突然熄灭,这老和尚有点猫腻啊!
  我哈哈大笑,骂道:“我从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和尚,将女人送过来给你们玩,还要给你十万块钱,你是智障吗?到时候连孩子是谁的都不知道。”
  “心不诚,存心来闹事儿的吧,送客!”不戒说道。
  那个小和尚进来,看着我十分不友好。我看着不戒和尚,问道:“你们庙里有没有一个脸上长痦子,沿途卖红薯骗人的和尚。”
  “他不是我们庙里的,名叫探春僧,曾来我们这借宿过几日。你们走吧,别惹事,佛祖怪罪下来,怕你担待不起。”
  “你们供的是哪个佛祖,我看就是你们这妖僧迷惑众人。”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你想行侠仗义吗?”不戒笑道,这家伙一点都不怕,难道会什么妖术?是真人的话,我怕啥?三个我也能把他打趴下。
  “是的,我现在就很想烧了你这花佛寺。”

  “你试试看,都不用我动手,童话村的人就能把你心脏掏出来吃了。”不戒说完,又闭着眼睛念经。
  他这话我倒是信的,越是信众,越是没有理智。我不能冲动,不能作死,寺庙烧了,信众会帮忙修好,到时候这花和尚没事,我倒被人打死了,还没找到刘灵呢。
  我拉着青青走,她却甩开我的手,问道:“不戒大师,我父亲身患重疾,内脏衰竭,请问您是否能治好?”
  我瞪着青青,恨不得给她一巴掌,但她却表现得一副很诚心的样子。
  这就是问题所在,花佛寺再操蛋,只要能治好顽疾,那就不担心没有信众。永远只有少数人能理解什么是大善大恶,多数情况下,人类只是利己主义者,佛祖普度世人,是引导世人向善,而不是有求必应的俗事管家,但依然很多寺庙都挂着“有求必应”的锦旗招摇撞骗。
  哪怕心里无比痛恨,一旦事情轮到自己头上,那就屁颠屁颠的跑来求菩萨显灵。
  我病了,我生不了孩子,我想发财,我想咒小三死,我想孩子考上大学,然后烧点香纸,给点油钱,就盼着佛祖显灵,心想事成。
  人们把佛祖当作自己欲望提款机,自然就会有花佛寺这种妖僧趁机而入。
  天下之大,几十亿人呢,佛祖要真是有求必应,这世界就乱套了。
  不戒和尚看着青青,哈哈笑道:“我就知道你们并不是夫妻,你这个愿望才是真实的,男人出去,我跟你单独聊。”

  我不仅没走,反而坐下来掏出烟点上,对这种不要脸的狗东西,没必要客气。
  青青拉着我,“水生,你先出去。”
  “滚蛋,我必须得看着你。”我甩开她。
  “他不在乎你父亲的死活,也罢,你父亲哪个器官衰竭了?”不戒问。

  “所有。”
  “所有?”不戒皱着眉头,好像很为难的样子。“我只能保证,你在花佛寺侍奉几年,你父亲就能活几年。”
  “不能根治吗?我可以给你更多的钱,一百万,一千万,你说个数字。”
  “五脏六腑俱废,那肯定是没法根治的,不然就是起死回生,有违天意。至于钱嘛,以后再说,不管给多少钱,侍奉是必须的。”
  不戒把话说得很活,这意思就是人先送过来,上了钩子,以后钱有多少搞多少。这家伙跟铁耳有得一比。
  “花和尚,你还知道什么叫天意啊?”我问道。
  “在童话村,我就是天意。”不戒大言不惭地说,他看着我,有些不爽的样子。又对青青说道:“你们先离开吧,女施主,你想好了带着父亲来找我。”
  小和尚几乎是将拉着我拖出去的,一出门青青就不高兴了,冲我吼道:“你是不是有毛病,关你屁事啊,我不跟你们抢回春丹,想别的办法也不行吗?”
  “我看你才有毛病,没看这花和尚是个骗子吗?到时候你被骗财骗色,老爹也死了,人财两空,哭去吧你。”

  “关你屁事啊?”
  “有我在,你就别想乱来。”
  青青气得咬牙切齿,又不能拿我咋的,只能狠狠说道:“就不应该救你。”
  “现在起,你必须二十四小时在我眼前。”

  出了花佛寺,觉得这六百块钱花得真他妈冤,简直给自己找气受。要是有文道老头的本事,按我的尿性,首先倒一盆蝎子在不戒和尚头上,废了花佛寺。担心众怒的话,就偷偷摸摸的搞,留在这里简直是祸害。
  中午的时候,已经没什么人了,娜莎要去给我们去庙里打素餐,问她多少钱一份,她说二十块,一般她能吃一天。
  “我不吃那个了,免得中招,娜莎,你跟我们去镇上吃一顿大餐吧。”
  “那太远了,要不我收摊,去张蓬家给你们做好吃的吧,我这灶不行。我已经十年没去他家看了,难道文道师父不在家。”娜莎说到这里居然有点开心的样子。
  “你有他家钥匙吗?”
  “不用钥匙。”
  想想也是,根本不用上锁。两个男人住一起,都是抠门货,张蓬这种长期身上只带五十块钱的家伙,能有什么东西可偷,一件麻布衣服,他能穿十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