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的童谣,现在细思极恐》
第65节

作者: 一念错误终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只是买个红薯吃,怎么就惹出这么多事儿。我开动车子上路,开了雪地模式,第一件事就是要去唐古镇,找到这破老头,弄死他。若不是这车窗玻璃换上防弹的了,后果不堪设想。我们昨晚睡得跟死猪一样,估计青青就危险了。
  “天亮了,我要睡觉。”不详老头说道。
  我根本没心情理他,捡起那黑色硬笔头,准备将他扔出窗外,里面却传来声音,“你别把我扔了,要不然就不能给你画画。”
  想到老头昨晚毕竟救过我们,便将笔头扔到盒子里,看了看车顶的画儿,不知道该怎么擦掉,看着别扭。
  “这个…该怎么办?”我问。

  “什么怎么办?你以为是古代,打个啵儿就得跟你好还是怎么的?土鳖一个。”青青没好气地说。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当时迷迷糊糊的,转头就看到刘灵。”
  “给我闭嘴啊!”青青狂怒了。
  吓得我连忙闭嘴,老老实实地开车。
  车子抓地能力很强,我开的速度并不慢,想找到那老头后,能出口气,让青青心里舒服点。很快就到了唐古镇,这都七点多了,哪里有什么赶集?转了一圈都没看到几个人,冰天雪地的,人们都没起床呢。
  到处都是红色的小房子,基本都是两三层高,还有很多平房,街道特别宽,显得有些荒凉,远处一座大雪山挺立着,一个地广人稀的地方。
  早餐店倒是开门了,我看着青青,她闭着眼睛,盖着毛毯,也不知道睡没睡着。
  “肚子饿了吧,要不先吃点早餐?”我问。
  她从座位起来,打开车门,进了早餐店,我们吃了一碗面条,觉得精神了许多,我都不敢抬头看青青,她也一声不吭。付钱的时候,我问老板童话村怎么走,他说朝雪山一直开,那边有个村子好像叫这个名字,只是他没去过。

  还以为那雪山很近呢,结果开了一个多小时,那雪山直通云霄,被白雪覆盖着,无比壮观。
  我看到一个稀稀落落的村庄,这里的房子都是一层小平房,外墙刷着五颜六色的漆,颜色十分鲜艳,红黄两色偏多,倒是给这空旷荒凉的村庄,增添了些许的生气,难道这就是童话村的由来?
  日期:2018-07-07 23:03:36
  第207章 娜莎
  路上行人不多,四处炊烟袅袅,我看到一个小卖部,想着去买包烟,顺便打听张蓬家怎么走。老板是个老头,居然说不知道,就连文道老头他都不知道,按理说不应该啊,一个村的人,就算不认识,也多少听说过。

  “我们村没有姓张的。”他说。
  文道老头在这里混得这么差吗?还不如我呢,在当归村好歹是个人尽皆知的克星。这家伙不会真像张蓬说的那样,天天窝在家里不出门吧。
  “娜莎你认识吗?”我问。
  “她啊,出门左转,一直开五公里,你会看到一个庙,她就在那旁边的草棚里卖香纸鞭炮之类的。”店主说道。
  张蓬不是说给了她不少钱吗?怎么会在庙边上摆摊儿呢?
  我按照店主说的方向开去,在路边就能看到庙,比农村那种常见的庙要大一些,好像打理得也不错,围墙上刷着黄漆,周围住了不少人家,这一点倒是跟我们村里有所不同,一般来说,没人愿意在庙边呆着。
  到近处一看,上面黑色招牌上写着三个金色大字:花佛寺。

  还有一副对联:无事莫登三宝殿,有求必以身相许。
  我靠,这就是吸尽娜莎青春的花佛寺吗?这对联也太不要脸了吧?哪有点出家人的样子,这意思就是没事别来找我,来了就得给好处,明目张胆提出以身相许这个要求,恐怕天下仅此一家了。
  难怪叫花佛,经营这个庙的和尚,恐怕也是拿来骗人的把戏了,叫妖僧更恰当。这年头当和尚的,得道高僧没几个,好吃懒做的花和尚倒是不少。
  旁边有一条街道,都没开门呢,两边一排低矮的草房子,根本不知道哪个是娜莎的。只能在车上等了,我看了看车顶上的画,觉得特别怪异,撕了一张纸擦了擦,居然擦不掉,这不详先生搞的是什么名堂啊,难道要一直放在车顶上,刘灵要是看到了该如何是好。
  “这个该怎么擦掉呢?”我自言自语地说,倒了点水,依然没用。“臭老头,到底怎么擦掉啊?”
  没人理我,估计不详老头睡着了。青青现在根本不想跟我说话,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她搭话,氛围颇为尴尬。
  “青青,你以后要小心点,那个卖红薯的老头可能盯上你了,那家伙有点邪乎。”我故意找话,其实童话村离那里已经很远了,就算离唐古镇也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呢,这地方连公交车都没有,找过来哪有这么容易,他又不知道我们来了这里,我们昨晚只提了唐古镇,没说要来童话村。
  “关你屁事,给我滚!”青青亲热时激烈,性格也特别暴躁。
  算了,惹不起就不惹了。

  这时候一个老人从草房子里出来,不停咳嗽,天气太寒冷,老年人身体自然受不了,我下车走过去,想打听下娜莎的草房子在哪。她想将屋檐下的桌子拉出来,但冻住了,她拉不动。
  我帮着拉出来,她抬起头看着我,满脸的皱纹,那双清澈的眼神却让我为之一振,但又不敢确认她到底是不是娜莎。
  “请问,这里有没有个叫娜莎的?”
  “我就是,你是谁啊?”她问,虽然满脸皱纹,声音却依然是十七八岁的少女音,清脆亮丽。
  “呃…娜莎,你好,我是江水生,张蓬的朋友。”我整个人都是懵的,有点不知所措。毕竟第一次见面,想要加个称呼的,但是叫什么好,娜莎姑娘吗?总不能叫娜莎奶奶吧。

  我压根没想到这么巧嘛,简直是不按套路来,还没做好跟她见面的思想准备,以为要费一番周折才能找到呢。
  她在我心中是迷一般的存在,从张蓬在李秃子家门口拿出那个绣着娜莎名字的线包时,我就将这个名字牢记在心里,那张泛黄的老照片上,她那如蓝天般清澈的眼神始终在我心里。
  张蓬那小子为了让她回到真实年纪,整整寻找了十年,出生入死,差点连自己都报废了,现在这个传说中的姑娘就站在我面前,她满脸皱纹,长满了老年斑,佝偻着身体,拉张小桌子都吃力,让我怎么不震撼。
  “你就是水生啊,猴子上次回来,老跟我提起你,外面冷,进来坐吧。”她竟然笑了,杵着拐杖,推开草房子的门进去,然后看着我,我也低头跟着进去,这房子的门有点矮。不过我安心不少,还以为自己找错地方了呢。

  前脚刚踏进去,我又回头朝车里喊道:“青青,进来,这就是娜莎。”
  青青看着我,又看了看旁边瘦弱的娜莎,愣了半天没动,她就是跟娜莎抢回春丹的人,当然有点不想进来了,但我既然叫了,她也不好意思拒绝,毕竟娜莎对于她来说,也算耳熟能详了。
  房间跟我那小木屋差不多大,五十来平方吧,也只有一间,一张一米的小床,还有一些简单的日用品,角落处放着她经营的货物,虽然有点挤,但是很整洁。
  “水生,猴子呢?”娜莎问。
  “瘦猴没回来吗?”我问完就后悔了,不应该让她担心的,我从张蓬离开到这里,总共也不过七八天时间,他那不靠谱的师父文道老头,逆水行舟,鬼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没来找我啊,不会出了什么事吧?上次他打电话给我,说中了海蛇剧毒,我绳子都准备好了,想下去陪他呢,你可不能骗我。这辈子没希望,就盼着下辈子呢。”娜莎说道,迫切地看着我,好像我只要说张蓬死了,她立马就去上吊。

  我总不能告诉她张蓬胸口中枪,刚换了心吧,我也担心这家伙有没有事呢。“没事,他跟文道师父一起回的,可能中途有事耽误了。”
  娜莎听我这么说,总算安心了不少,“你们请坐吧,他挺聪明的,应该不会有事。”
  娜莎说完对张蓬一脸的崇拜。
  青青站在我边上,一直不敢看娜莎,强颜欢笑道:“你好,我是欧阳青青。”
  “你好,猴子说你特别漂亮,看来他没骗我。”娜莎看着青青,一副羡慕不已的样子,她年轻时可不比青青差。
  她提着水壶放到炉子上,弯着苍老的身躯打开炉子盖,我不忍心看了,想要过去帮忙,她却说:“你们坐,我给你们弄点面条吃。”

  “不用,我们在镇上吃过早餐了。”我连忙说道。
  她笑着点点头,拍了拍手的灰,坐到床上,一时不知道该跟我们说什么,跟那照片上开朗活泼的样子很不一样,毕竟她的经历不同于常人。
  “娜莎,你怎么住在这里?”我问。
  “做点小生意,可以赚个糊口钱的。”
  “张蓬好像说给你存了一些钱啊!”

  “他的钱我都留着了,猴子从小是孤儿,身体也不是很好,等他治好病了,肯定要娶媳妇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