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的童谣,现在细思极恐》
第64节

作者: 一念错误终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去唐古镇赶集啊!”他说道。
  “还有多远啊?”我问。
  “我这马车得走一晚上,你这车估计两小时就到了。”
  “你跑这么远去赶集,怎么不带货?”我问道,这么远去赶集,怎么也要带几百个红薯才够本。
  “那里有人给我准备好了,不然怎么拉得动。”
  也是个辛苦的老头啊,青青摸着肚子,问道:“你这红薯有熟的吗?”

  “有啊,一路上开着炉子暖和,饿了就吃些烤红薯。”他口音很重,不知道是不是这里的居民。
  “多少钱一个?”
  “十块钱三个。”
  “这么便宜,给我来三个吧。”她说着掏出一百块钱递给老头,接过烤红薯,大方地说:“您不用找了,这么大年纪通宵赶路不容易。”
  老头眯着眼睛看着青青,估计是被她的好看给吸引了,男人不管老幼,对美女的欣赏都是一样的,这种地方,估计也很少有青青这种打扮时髦,长相还好看的姑娘。
  “多谢老板,多些老板,明儿你们来集市上玩,红薯管饱。”老头非常客气地说。
  我开动车子,里面一股红薯香味,我都开始吞口水了,青青估计也注意到了,将塞到嘴边的红薯递给我,她自己再剥了一个,这红薯烤得好,肉嫩滑口,皮也好剥。
  我将车子停到路边,一边吃着烤红薯,一边喝着红牛,整个人都觉得精神不少。一大口咬下去,发现不对劲,怎么有股恶心的怪味呢?

  连忙打开室内灯看了看,青青也皱着眉头看着我,红薯中间有条白色的虫子,都被我们咬掉了一半,绿色液体涌出来,看长相有点像蚕。
  青青打开车窗,以最快的速度跑路边雪地里,干呕个不停,真是恶心死了。那老头子咋这么缺德呢,大半夜的居然卖这种烂红薯,亏我们给了一百块大钞,以为我们是过路客就宰一刀吗?
  回头看了看,路上哪有人影,我开得并不远,还没两公里,总能看到点亮光吧,但寒风萧萧,雪花飘飘,就是没有那老头的踪影。
  莫不是见鬼了。
  青青拿出水拼命漱口,还拿出牙刷蹲在雪地里刷牙,这女人有点洁癖,我漱口完毕,拿着口香糖吃了一颗。
  “不会有毒吧?”青青说道。

  “不会的,可能就是虫子。”我回道,点上一支烟抽着。
  “红薯的虫子有这么大吗?”她怀疑地问。
  我摇摇头,哪里搞得清楚,我们村的人好久不种红薯了,不知道里面有没有这种虫子,回头看了看,依然没等到老头赶上来。觉得不对劲儿,拉着青青上车,赶紧离开。
  开了不到十分钟,觉得口干舌燥,头晕脑胀,路都看不清了,车里一股女人的香味,让我觉得自己硬了。
  “给我拿瓶水。”我说道。
  转头一看,吓得我一跳,刘灵什么时候上车了?她外套早已掉在座位下,里面睡衣扣子都解开了,吓得我没握稳方向盘,油门当刹车踩了,雪地打滑,直接冲下路边,幸好这里地形平缓,不是什么大坡。
  我以为自己看错了,连忙去开灯,结果打开的不是室内灯,而是氛围灯。
  “水生,我好热…”
  刘灵说完直接拉掉上衣,过来坐在我身上,跟我热烈地亲吻着。
  “小灵子,我也好想你。”
  …
  日期:2018-07-07 23:03:23

  第206章 童话村
  我是被冻醒的,一种不妙的感觉涌上心头,突然想起来,跟我一起的并不是刘灵,而是青青。她现在就躺在我怀里,盖着毯子,我衣服穿得好好的,应该没出事吧?脑袋痛得不行,什么都记不得了。
  看着她熟睡的脸,吓得不敢动,轻轻将毯子盖在她身上。看了看手机,已经凌晨五点多了,我该怎么办?到底有没有发生过,刘灵知道了会不会打我。
  脑子都要炸了。
  这时候一张老脸从后座探过来,吓得我抱着青青连忙坐起来,她揉着眼睛,慵懒地说:“天还没亮呢。”又靠在我肩头睡着了。
  原来是不详先生,这老东西难道一直在偷看吗?

  “你有毛病啊?这时候钻出来干嘛?”我轻声骂道。
  “还没画过春宫图呢。”他说。
  “什么春宫图?”
  他指了指车顶,刚才光线太暗没发现,我打开室内灯,歪头看了看。我靠,米白色软包车顶上,画着四个格子,第一幅青青那叫一个吻得激烈,几乎是抓着我的头发狂啃了。后面三个格子是空着的。死老头还带着文字标注,从我嘴边打了个箭头,写着“小灵子”三个字。
  “你有毛病啊,这个画在车顶干嘛?”我怒了。
  “可惜了,可惜了,就差一点。”不详先生喃喃自语地说。“我连诗都想好了。”
  他很惋惜的样子,我找了找,果然在靠近车窗处提着两列小字:
  荒郊野外车厢内,赤身奋战冰雪天。莫怨春毒催情意,愿作鸳鸯不羡仙。
  “你他妈一个东瀛鬼,题什么中国诗?战你妹啊!”我吼道,这*老头,带着简直就是祸害,本想让他给我讲讲鬼故事,画几幅英雄图给刘灵看,结果好了,居然在车顶画春宫图。偷鸡不成蚀把米。
  “吵什么啊?”青青从我怀里爬起来,看到不详先生喉咙处张开的大洞,吓得一声尖叫,准备去储物柜找枪。
  “青青,别怕,这家伙我认识,不是恶鬼。”我连忙抓着她的手拉回来,将毯子包好她的上身,衣服可是她自己脱的。我看到她嘴唇是黑色的,以为中了剧毒,用手擦了擦,居然擦掉了,闻了闻像是墨汁,我又照了照自己的嘴唇,也是漆黑的,难怪有股怪味,还以为是那毒虫的药效没过呢。
  “老头,这是怎么回事?”我问。
  “本想画完春宫图再说,但我记得这姑娘叫青青啊,你嘴里喊着的却是小灵子。所以便用我的清心墨给你们涂上,等你们下次清醒的时候,我再画另外三幅。”
  “画你妹,你没机会了!”我吼道。

  “什么刘灵?”青青突然问道。
  死老头看着她,抬起头又指着车顶,说道:“看我的画。”
  我连忙捂着青青的眼睛,说道:“别看!”
  青青推开我的手,躲在我怀里,见不详先生没有什么恶意,才抬起头看了看画,越看表情越不对劲儿。
  我握紧拳头,瞪着不详先生,恨不得上去给他一拳。

  “别看了,赶紧穿衣服赶路。”我说着将青青的衣服捡起来搭在她身上。
  青青看完画,然后转头瞪着我,表情不是很友好,慢慢举起手掌腾在空中,好像要打人。
  “怎…怎么了?刚刚好像我们中毒了,有点迷糊,这个我可以解释,真不是故意的。”我连忙解释道。
  “pia”的一个大巴掌打在我脸上,她打完就回到副驾驶座位,迅速穿着衣服。
  “这个真是意外,昨晚那红薯里的虫子好像…”
  “闭嘴!”她狂吼道,“跟我接吻,居然喊刘灵的名字,当我是什么人?”
  “不是,这老头瞎画的,我没有喊。”我说道。
  不详先生凑过来,说道:“我亲眼所见,亲耳所闻,怎么会错,还以为这女子的绰号就叫小灵子呢。”
  我一拳打过去,被他脖子上的大洞夹住,我吼道:“松开,信不信把你扔出去晒太阳。”
  “你说,我有没有乱画?”他还来劲儿了。
  “我他妈哪知道,我中毒了,迷迷糊糊的,要不然我怎么会…”我愤怒了,待会儿就将这破笔头扔掉。
  不详先生抬起头松开我的手,拿出一张小纸递给我,这应该是把我烟盒拆开画的,说道:“这是那卖红薯的老头画像。”
  上面的老头居然是光头,好像就站在车窗外,难道我们亲热的时候,他正在窗外看?这个看,那个看,搞得我们好像拍片的一样。
  “怎么是光头,他在偷看吗?”我问。
  “不仅是光头,还是个和尚,头顶有戒疤。他拿着锤子敲玻璃,但没敲破,见我在画他的样子,便吓跑了。”

  这么看来,这家伙给我们下药,可能是想抓人了,目标不会是青青吧,昨晚他盯着青青看了半天。
  “你画这乱七八糟的春宫图,那么大那么清晰。画凶手长相,就用一张破烟盒。”我没好气地说,真是一个不务正业的老头,也不知道阴阳师抓他到尸研所干嘛,制作鬼怪档案吗?
  “没纸啊。”
  青青已经穿好衣服,靠在座位上,闷闷不乐地看着窗外,天色已经微亮,外面白茫茫的一片,我看着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如果我昨晚真的叫了刘灵的名字,确实太过分了,挨一巴掌也是活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