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的童谣,现在细思极恐》
第61节

作者: 一念错误终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这个建议不错啊,这玩意儿黑得纯正,黑得漂亮,还有一股墨香味,挂在脖子上,别人还以为是黑宝石呢,逼格一下提升不少,到时候刘灵答应做我女朋友,就可以送给她当定情信物。
  不知不觉就睡着了,醒来时发现那些鬼东西都躲进人鱼洞里,互相撕咬,这些家伙性情暴虐,明明是同事,都不能好好相处,这里面空间也不算小了,全被挤满,不知道山里海里还有多少,那东洲渔村的鬼洞里应该还有吧。
  我看了看缝隙处,有亮光,太阳应该出来了。我举着招魂幡扑通一声跳进水里,现在一点都不怕它们,只是长相太渗人。
  “徒儿们,跟我出来晒太阳。”我挥舞着招魂幡喊道。
  出了洞口,今儿天气真是好,烧鬼良日。一只河童非常冲动地跳出海面,还没落水呢,立刻变成灰,被海风吹散,剩下的家伙看到了,居然不出来。
  “妈的,都给我滚出来。”我吼道。
  后面冒出一个巨大的黑影,一股烧焦的味道,回头一看,我靠,大首怪头发全被烧光了,周围一片火海,它惨叫着,想要沉入海面,可是像被阳光吸住一样,动弹不了,最后化成一阵黑灰,搞得我满嘴都是,恶心透顶。
  那精蝼蛄冲我狂吼,就是不出来,这鬼东西挺精明啊,大概被我爆了几次菊花,非常愤怒,知道我在坑它。
  “出来!”我吼道。
  其他怪物大概也看到出来的下场,挤在洞口,犹豫不决的。

  “你说自己就是魔鬼终结者江中鹤,一看就是骗人的,只会大呼小叫,念咒语啊!”口袋里响起声音。
  “啥…啥咒语?”我问。
  “焚魂咒啊,你这幡是谁的?”
  “幡还分主人吗?”
  “当然。”
  “好像叫岛田文夫。”
  “岛田文夫…”老头嘀咕道,我想将笔头掏出来,让他看看幡,他连忙说:“别拿出来,我不喜欢太阳,不然怎么会躲在这黑石笔里面。”
  “岛田文夫…?应该是阿倍野区的,你会说那里的方言吗?”他说。
  “怎么可能?日文还得是方言,我哪里会?你们阴阳师咋这么事儿,还搞方言。”
  “这是提高安全性啊,我来说,你跟着读。”他说道。
  “你可别忽悠我啊!”我提醒道,我又不懂咒语,万一被他忽悠,岂不是白忙活一场,谁知道他是不是岛田文夫的手下。
  “我忽悠你干嘛,我又不是被他掳来的。”
  “你是绘妖师,对这些鬼怪有感情。”我分析道。
  “妖魔鬼怪只应存在于画中,当作传说,不应该出现在人间,否则就是祸害生灵。”

  “那你怎么知道他的咒语。”
  “我可是这方面的专家,咒语都是有规则的,多试几次就行,但必须掌幡人念才有效,你连口音都要模仿。”
  接着我就跟着学,这老头真是不靠谱,难怪叫不详先生,一时这样,一时那样,纯粹就是在瞎蒙,一直蒙到中午,还没效果,那些鬼东西都进去玩了。
  “我说,你到底有没有谱啊,我又饿又渴,皮肤都泡肿了。”
  “放心,才中午呢。”
  这是什么意思,准备干到晚上吗?我躺在水面,晒着太阳,有气无力地跟着念,差点在水里睡着了,被海水呛到,便又睁开眼睛,如此反复,嘴里有气无力地跟着念,突然闻到一股糊味,睁开眼睛一看,不好,招魂幡烧着了。
  “你他妈烧幡干嘛?”我吼道,以为自己中了圈套,烧了招魂幡还怎么干这些玩意儿。气得准备掏出笔头扔海里去。
  “幡烧了,此幡控制的鬼怪也会跟着焚烧,不然你以为阴阳师得靠太阳来控制鬼怪吗?”老头回道。
  想想也有道理,不然到了晚上岂不是被鬼怪反噬,总有东西不喜欢受控制,比如大座头,比如这不详先生,心中无善恶,也无主奴概念。
  “所有的都会被焚烧吗?”我问,鬼洞里还有呢。

  “是的。”
  我将招魂幡举起来,人潜入水里,免得被烫伤,烧完后我游进洞里一看,水面燃起熊熊烈火,果然有效果啊,我钻入水里找了半天,一只怪东西都没有,哎,终于完成任务了。看来那江中鹤也没搞清名堂,不然怎么会死呢。
  游出洞外,朝码头游去,才发现那条石清夫人的渔船,被炸个稀巴烂,欧阳雄这贱人,找不到我就这样搞,现在该怎么回去,没有导航,这茫茫大海,岂不是随波逐流,万一游到别的国家去,被当怪物抓起来咋办。
  我看到山里到处都有浓烟冒出,肯定还有一些东西藏在里面,被招魂幡给弄死了,幸好大座头先生已经烟消云散,不然我还不好意思念什么焚魂咒。
  现在的我可是处在热恋期,一心想见到刘灵,朝大海中间游去,凭着感觉四处乱游,累了就在水中睡觉,我知道自己迷路了,刘灵不会着急吧,估计以为我死了,哭得梨花带雨呢。
  在大海里飘了三天三夜,难受得不行,饿了就摸点海鲜生吃,海水我虽然可以喝,但很不舒服,喉咙痛,感觉小便里都带着盐。迷迷糊糊地撞到石头上,睁开眼睛一看,山顶有房子,我连忙爬起来跑过去,一个老奶奶坐在门口补渔网,我连忙问了地址,原来我飘到金山区了。
  装可怜,博同情,老奶奶让我吃饱喝足,在村里偷了件厚衣服将张蓬的剑包起来,去了金山车站坐车去市里。
  折腾了半天才找到欧阳青青家门口,门卫却不让我进去,只能借了他的手机给青青打了电话,她说在华山医院,欧阳雄被我气得进了重症监护室,我听了非常开心。
  “刘灵给我留了纸条,说去当归村等你,但我觉得她在骗你,她不可能告诉我行踪。还有,全球所有杀手集团都在追杀你,端木百惠承诺,谁杀了你,将免费获得她们一个杀人名额,这个名额上至总统。这就意味着,你的追杀令是最高级别的,你自己小心点,不要用手机,不要住酒店,不要用取款机,他们神通广大,我的手机可能也被监听了。”青青提醒道。

  “你没告诉你爹刘灵的去向吧?”我问。
  “自己死到临头,还向着她。”青青说完就挂了电话。
  早知道就弄死端木百惠,这女人也太狠了,笑面母老虎,居然给我下总统级别的追杀令,恨我入骨吗?
  我打车到高速路口,拦了一辆去宜城的大巴,这样最安全了。在车上本想好好睡一觉,但脑子想的全是刘灵,她说要等我,却跑得不见人影,怎么可能会去当归村等我,难道真是骗我吗?

  这女人不会跑到张蓬的家乡去了吧,文道老头说她可能会死的啊!
  女骗子,死骗子。
  日期:2018-07-06 10:46:52
  第203章 房子被炸
  汽车中途停下来吃饭的时候,旁边有个建行,我趁机取了十万块钱,没钱寸步难行,在这地方取钱,那些人就算能追踪到我,我也早已离开。
  到宜城买了几套像样的衣服,辗转回到当归村,一草一木都让人感到亲切,其实离开并没有多久,前后不到两个月吧,却有种“少小离家老大回”的感觉,也或许是因为我第一次出远门,觉得自己苍老了许多,最近这两个月见过太多的世事变幻,经历过大风大浪,开了眼界,沧桑感也就重了。

  我看到通村公路已经重新修好,这种简单的水泥路,一周的时间就能搞好,熊老六的老婆和三女儿正在给水泥路洒水,我竟然有些不好意思跟她们碰面,便打算上山绕过去。
  从小树林里经过她们边上的时候,听到母女在对话。
  “妈,二姐说今儿回来。”
  “哦。”熊老六的老婆有气无力地回道。

  “她说学费是水生哥给的。”
  “那又怎么样,水生那鬼种害死了你爹。”
  “我看水生哥好像挺好的啊!”
  “好个屁,没了你爹,我怎么养活你这帮白眼狼,难怪你爹想要儿子,你姐跑出去开了眼界,有了男人,就不管老娘了,以后我老了靠谁?”
  熊老六的老婆像个怨妇似的唠叨,她也是女人,都看不起女儿,更别提当归村重男轻女之风盛行了。
  对我来说,离开村里就是梦幻,出生入死,不像真实的世界,回到村里就被拖进现实,鬼种这个称呼并没有被人们忘记,断头峡塌了,里面那么多怪东西,反而坐实了这个称呼。
  不过没了熊老六,她们一家人应该会过得很艰辛,她什么都不会,挣不到钱,最小的女儿还在上小学呢。

  “妈,我去打工好了。”
  “等你姐回来,看她怎么说。我在这洒水,今儿楚眉结婚,你去喝喜酒,送三十块钱,她的食品加工厂快搞好了,到时候找点活儿干。”
  “你说她妈妈刚死没多久啊,怎么就结婚了?”小丫头问道,倒是懂得挺多。
  “说是不结婚男方户口迁不过来,没结婚住在一起被村里人说闲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