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的童谣,现在细思极恐》
第59节

作者: 一念错误终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么看来,恐怕不是上千具尸体,而是上万具,这他妈就变态了,这要是像那鬼子兵一样会自动恢复肢体,投放到战场上岂不是无敌了,大炮都打不死啊。
  这些东西全是裸着的,从长相来分析,也搞不清是哪国士兵,我只听说鬼是怨气太盛的阴物,不知道还可以通过这种邪法批量制作,难道这也是岛田文夫的杰作吗?这些应该不算鬼吧,只能算是人工培育的丧尸,用科学的方法研究鬼怪,这种******的做法,也只有世界大战时期才敢搞。

  如果是活的,还可以试试招魂幡能不能控制,现在都是半成品,该怎么消灭呢。
  跟着透明管子的方向,从最里面的墙壁穿过去,看到有个楼梯,我推开干尸,说准备上去看个究竟,洞顶上“嘣嘣……”的一连串响声,吊干尸的铁链可能因为年长日久生锈了,十几具尸体摔在地上,吓得我连忙跑向楼梯。
  躲在楼梯间,回头看了看,还好,干尸就是干尸,没有起来,不然这么多尸体,就算是那断头峡的妖蛇,在这无水之地,怕也是难逃一死,大象被蚂蚁干死,不是什么稀奇事。
  我觉得自己以后真不能学刘灵了,人得有怕筋才行,应该好好回忆一下在当归村是多么的怂,老实点好,不然死得快。

  二楼竖着一个巨大的铁炉,旁边有架大机器跟铁炉连接,我爬上楼梯想看个明白,原来是个巨型搅拌机,全是绿油油的,像是刷了绿漆,机器应该是在运行中突然停止的,所以里面各种奇形怪状的残骸,。
  好像有个女人头没搅完的样子,“喂,人头,你会说话吗?”我问。
  我想用剑伸进去戳了一下,却够不着,结果她它突然睁开绿色眼睛,一声尖叫,猛地窜上来,咬着剑。吓得我直接从梯子上滑下来,万万没想到,她居然还咬在剑上,我拼命甩着,她怎么也不松口,猛戳地面,已经穿过后脑勺,她还在咬着,我用脚踩着她的脸,想拔出来,但是没用,这咬合力也是绝了。
  “你他妈倒是松口啊!”我吼道,很是无奈,她翻着绿色眼珠子,就是不松口,算了,好像没什么攻击性,就让她咬着吧,明儿太阳出来就会报废。
  这机器难道是将鬼怪搅成液体,输入到这些身体里吗?这么多尸体,该用多少怪物喂养啊!估计是用什么液体稀释了,不然肯定不够用,真不知道培养出来的是什么玩意儿。
  我不敢碰干尸,算了,还是走吧,又不能一具具搬出去晒太阳。
  到了挂尸车间,我就发现不对劲儿了,刚才掉下来的十几具尸体,至少有一半不见。不是死的吗?难不成铁钩子松了,他们就活过来了?
  我握紧太阿剑,吓得冷汗直冒,我得从这些密集的尸体中间穿过去,那些东西万一躲在中间偷袭我,不就死翘翘了吗?最重要的是,这些垂下来的铁链子年长日久,可能早已烂掉,万一打起来撞到或是碰到,一大片干尸掉下来,简直不敢想象。

  水生啊水生,你真是不作死不舒服啊!这上万具干尸现在全成了定时丨炸丨弹,但不出去死得更快。
  我侧着身体,慢慢挪动步子,穿过尸体,尽量不发出声音,我看不到那些不见的干尸,他们也应该看不到我。
  “嘣……”的一声,好像又有铁链子断了。这铁链子几十年不断,我一来就开始断,凭什么?欺负人不是。
  终于钻出来,我拔腿跑向出口,上了楼梯,发现刚才进来的铁门打开着,那些东西可能出去了。我连忙关上厚铁门,病床的另一头还有个铁门是开着的,也得去关着,不然都跑外面去了。
  跑过去一看,原来不是出口,而是个实验室,里面有各种我不认识的设备,还有办公的地方。
  刚想转身逃走,却看到一个人头从桌子底上慢慢钻出来,是个干瘦的老头,稀稀落落的花白头发盘成发髻,穿着灰色长袍,他坐在椅子上,拿着毛笔在一张纸上画画,这里面的灯根本没亮啊。
  “你看得见吗?”我问。

  “不需要看见,画在心中。”他居然会说中文。
  “你是谁?”
  “我叫不详先生,江户时代或者说正德年间大和民族绘妖师。”
  “人还是鬼?”
  “你说呢?”他说完抬起头,我靠,脖子处有一个很大的切口,他抬脖子时张开,低头时又闭合。这老头是抹脖子自杀的吗?
  我吓得退后三步,拿着剑用女人头指着他,吼道:“何方妖孽?”
  “我只是一个画家,不算妖孽啦。”
  “那车间里的干尸都是什么?是不是你弄的?”我问。
  “怎么可能,他们连妖魔鬼怪都算不上,我都懒得画他们,没有故事的鬼不叫鬼。”

  看来只是一个文艺老头的鬼魂,没有什么攻击力。
  “你在画什么?”我问。
  “魔鬼终结者江中鹤。”他说。
  听到江中鹤,我连忙冲过去,抢过他手中的纸,居然还是四格连环画。

  第一幅水面上有个人冲天而起。
  第二幅那人站立在水面,后面麟甲清晰可见,但形状吧像龙鳞,跟我背部一样。
  第三幅那人张开双手,麟甲不在背上,而在空中盘旋,威风禀禀。
  第四幅那人回头了,妈的,居然长着一张鸟脸。

  在画上有毛笔小楷题注的八个小字:魔鬼终结者江中鹤。
  魔鬼终结者几个字有点中二,老先生看来也不是个什么正经画家,估计主要画民间鬼怪传说之类的,就像蒲松龄写鬼怪小说供人们娱乐。
  “为……为什么是鸟脸?”我不解地问,还想看看样子呢。
  “因为我没见过他啊,他们说此人如水中仙鹤,神出鬼没,我只能靠想象力来创作了。”
  “所以,你觉得他是鬼怪?”我问道,原来全是脑补的。
  “以前是不是不知道,但成为传说之后,可不就是鬼怪了?我就是干这个的。”
  我看着画儿,怎么看怎么威风,要是拿给刘灵看,忽悠她一顿,以后就不会总把我当小孩,总怕我会受伤死去。便说:“不详先生,实不相瞒,说句毫不吹牛逼的话,在下就是江中鹤,你可以把我的脸画上去吗?”
  “不行?”他坚决地拒绝了。
  “为啥不行?不怕我打你吗?”我威胁道。
  “打也不行,此事已经过了七十年,人类是不可能活这么久还不老的,所以你不是江中鹤。”不详先生回道,这老头还有点脾气啊!
  “我真的是江中鹤,骗你是小狗。”我说道,这老头又不坏,跟大座头先生一样,是个文艺工作者,打他做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