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的童谣,现在细思极恐》
第53节

作者: 一念错误终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点点头,说道:“我明白了,张文道不是你,你这种人在那时候就是汉奸一个,不可能被日军通缉。”
  “莫名其妙,抗日时期我还没出生呢。”
  他说完便进去了,张蓬真是命苦啊,还以为他有人收养,比我好点呢,这家伙还不如我刘叔好。他说什么我把刘灵坑进循环劫里,我实在不懂,就算会下围棋,也搞不明白的!
  我不是什么菩萨心肠,只是看见不平事,良心过不去,难道让我看到小孩掉水里,哪怕我游泳技术天下无双,就因为不关我的事儿,装作没看到吗?能睡好觉吗?
  这文道老头心够硬的,正邪难分,难怪张蓬说他靠不住。
  我坐在桃花寨门口点上一支烟,昨晚忙于奔命都没来得及抽支烟,天天见太阳的人不觉得太阳的可贵,等黑暗笼罩大地,鬼怪横行之时,才知道阳光有多甜,多温暖。
  刘灵站在一棵桃树下,折着桃树枝,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我,她皱着眉头,眨巴了几下眼睛,又擦了擦鼻子,从来没见她有这么多小动作,刚想走过来,却被欧阳青青快速走过来截胡了。刘灵便转身走进木屋里去。
  “水生,能跟我聊聊吗?”青青坐在我边上问。
  我点点头,刚才被张蓬的重伤气糊涂了,打了她一巴掌,搞得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刘灵如果真是不老身,你还会那么喜欢她吗?”她问。
  我叼着烟,看着她,没好气地说:“不用试探了,她不是。”
  “真不知道她有什么好,对她就无条件的护着,对我就是毫不犹豫地一巴掌。”
  她这算旧账,就搞得我不知道怎么回答了,便说:“那不是气糊涂了吗?张蓬可是我第一个朋友,他就死在我跟前,还是被你爹杀的,我能不发飙?要不是你爹有枪,我上去就将他拉海里喂鱼。要不你打我一巴掌,大家扯平。”
  青青叹了一口气,闭上眼睛,朝着大海,海风吹着她飘扬的长发,香味在我鼻尖环绕。“看来,我们以后连朋友都难做了,你那么恨我爸。”
  “你抛开女儿的身份,客观评价一下你爸。”
  青青无奈的用双手搓着脸,眼含热泪地看着我,“水生啊,你让我怎么客观评价,那就是我亲爸,从小把我当掌上明珠,我也很为难啊,你明不明白?知道你是个好人,但你就不能自私一回,帮他完成心愿,我会好好对你的。”
  我不敢再看她了,何止是她为难,我也很为难。她是个好女孩,但我让怎么办,剖了刘灵吗?还是剖了铁耳将回春丹交给欧阳雄,在他的淫威之下,做一个吃软饭的女婿。

  如果我帮欧阳雄找回春丹,那唯一的原因就是欧阳青青,否则我恨不得他暴毙而亡。
  但我对青青也没痴迷到失去尊严的地步嘛,我这人从小受过太多折磨,天生硬骨头,小时候没饭吃,我宁可吃生冬瓜,也不肯开口求村民。
  “青青,你要恨我,就恨吧,你爹死了,你就会浴火重生,不用把青春耽误在找回春丹这种无聊的事情上。”
  我说完指着桃花寨和沙滩,跟她讲了石清夫人的事儿,“任何人都不应该长生,追求长生的人,贪婪之心违背天意,最终留下的都是痛苦,比如那个刘迁,应该让你见见的。你认为刘灵有回春丹,即便是有,她也是被逼无奈,你认为她一个不怕死的人,会追求长生吗?”

  “我爹病了。”欧阳青青吼道。
  “你爹六十多了,生老病死是每个人的必然,痛苦可以理解,不甘心可以理解,但不要丧心病狂。”我回道。
  “滚!”青青说完揉着眼泪冲我吼道。
  回头看了看,欧阳雄坐在门口轮椅上,看着我,艰难地呼吸着。

  我搓了搓脸,好累啊!
  你说这古代的家伙为啥这么喜欢长生不老呢,越是有钱有权,越害怕生老病死,以为权利能改变天道循环,最后他们又得到什么结果?刘灵在婴幼儿时就被母亲喂了回春丹,但她并不开心,都不知道她多少年没笑过,是不是早就忘记了怎么笑。
  我就不该治疗什么狗屁麟甲病,不该认识她们,现在陷入泥潭里,左右为难。
  原本以为左右逢源,两个姑娘总能逮着一个吧,但现在看来要鸡飞蛋打了,一个都捞不着,我一想起刘灵就有点慌。

  “你怕我是不是?”
  我回头一看,刘灵就站在我边上,啥时候过来的啊,连忙挪了挪屁股,回道:“没……没有,你都好久没打我了,怕你什么?”
  日期:2018-07-04 13:54:42
  第195章 群兽来袭
  “你说你喜欢我,现在知道我是个千年老妖怪,对我就只有害怕,没有喜欢了。”她坐在我边上说。

  “你记得以前的事儿吗?”我故意岔开话题。
  她摇摇头,说道:“记不得了,我本来就笨,记性不好,更何况活了这么久,时间线早已混乱不清,我连自己多少岁都不知道,甚至有时候,可笑的认为自己还是二十岁。我只想找到家人,哪怕见他们一面也好,不然觉得自己就是个行走在世间的孤魂野鬼。”
  “你不说记得两件事吗?还有一件呢。”我问。
  她看着我,平日里眼神要么冷冰冰,要么傻愣愣,现在好像有了感情。
  “那件事现在看来没必要担心了,只要你不跟我一起到处冒险,就不会被拖累。本来你治好麟甲病,就不应该再参与这件事。”
  “你还会去沱沱河吗?”我又问。
  “会,或许我爷爷还活着呢,不然我都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生命没了时间限制,世间一切纷扰对我都没意义,不懂爱恨情仇,不懂生老病死,飘到哪儿是哪儿,无望的痛苦永远伴随着我。”她回道。
  我点点头,不知道该问什么,阻止也没用吧,她想见见家人,两千年来都当做目标的使命,我说什么都是苍白的。我自己还不是一样,想看妈妈长什么样,想她对我笑,想听听她的声音,想爸爸和奶奶。
  “你的事情已经完成了,待会儿趁混战的时候,开渔船逃走。”

  刘灵站起来,有点不开心的样子,大概觉得我在赶她走吧。
  “谢谢你将刘迁带出来,不管是爹爹还是舅舅,都是亲人,他能投胎也很好。沱沱河那边,你不要跟着去,若有朝一日,我能找到解除回春丹的办法,我会去当归村找你。我到二十岁时,时间似乎对我来说就停滞了,我不想长生,就想慢慢变老,然后平静的死去。”
  哎,有的人想老去,有的人想长生不老。
  “那张蓬的师父说,你去沱沱河会死。”我提醒道。
  “我不认识他,或许不记得了。但本来活着就是多余的,除了那里的爷爷可能还活着,也没人关心我了,死就死吧!”

  “你爱死不死,说什么气话。赶紧滚,免得欧阳雄剖你取丹,还要连累我。”我没好气地说。
  我想先骗她离开再说,至于那沱沱河,我还没想好,担心这文道老家伙在中间搞什么鬼,毕竟这家伙诡道之术太厉害了,耍得欧阳雄团团转,真真假假的信息让人迷糊,居然让刘八公死前给欧阳雄下套,结果搞得欧阳老贼聪明反被聪明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