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的童谣,现在细思极恐》
第50节

作者: 一念错误终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少他妈忽悠我?”欧阳雄吼道,一口老血从他嘴里喷出来,青青连忙过去扶着,这丫头已经蒙圈了。“不管刘灵肚子里有没有回春丹,我都要剖了她试试,反正你在我手上。”
  日期:2018-07-03 21:21:20
  这老东西是疯了,我骂道:“剖你妈个*啊,刘灵已经死在羕岛底下,你现在应该赶紧去找铁耳才对。等到晚上,他在海上就是无敌的,可能会先弄死你。”
  欧阳雄看着我身后,竟然面露微笑,说道:“你果然是个骗子,刘灵就是不老身。”
  我回头一看,完蛋了,****张蓬正开着渔船过来,还不停冲我挥手,我喊道:“别过来,快跑!”站在他旁边的就是刘灵,还有端木百惠和小光头。

  刚说完,我胸前就被电击枪打中,全身一麻,瘫倒在地,靠在栏杆上,无法动弹。
  “欧阳青青,你敢动水生,我连你一起杀。”刘灵喊道。这蠢女人今儿算是完了,欧阳雄的保镖全都拿着枪。
  欧阳雄咳嗽几声,拍着青青的肩膀,“乖女儿,不要辜负爹的期望。十三,按照我说的,直接杀了张蓬,打伤刘灵就行。”
  我只要一张嘴,那家伙就电我,搞得我都开始翻白眼了。“够了!”欧阳青青一把夺过那狗东西手上的电击枪。
  但我已经没法说话了,过了好一会儿,张蓬的船已经离得很近了。我才艰难地问:“青青,张……张蓬的师父呢?”
  “不要指望他了,根本找不到人。”青青蹲下来,双手搓着我发麻的脸,“水生,对不起!”

  我说什么都是无力的,欧阳雄是她亲爹,能怎么办?但张蓬是无辜的,这种情况下,少死一个是一个吧。她看着欧阳雄说:“爸爸,不要杀张蓬,他是无辜的。”
  “我说的话,从不反悔。”欧阳雄坚定地说,他已经气疯了。
  张蓬开着渔船猛地撞上来,十三点直接开枪了,刘灵拿着太阿剑挡了几颗子丨弹丨,妖夜也站在前面挥刀挡子丨弹丨,十三点打完一个弹夹,居然全被刘灵和妖夜挡了,他笑道:“哎哟,身手好得令我难以想象,那就换冲锋枪试试。”
  他说完拿出冲锋枪准备扫射,这样一来,那一船人都得死光了。
  我趁机将黑刀艰难地扔到她们船上,张蓬从刘灵手中接过太阿剑,踩在船沿上猛地跳过来,“欧阳老儿,老子弄死你!”
  张蓬刚跳到船上,十三点手随手一枪,便打中了他的心脏,栽倒在我边上,胸前鲜血直冒,居然还笑着跟我说:“兄弟……我先走一步了。”
  我伸出颤抖的双手,捂着他的伤口,一时竟然不知道如何跟他告别,只能回道:“好……好……”
  “张蓬……”青青挣脱保镖跑过来,我反手就是一巴掌打在她脸上,冲她吼道:“滚!”
  刘灵握着黑刀,准备跳过来,这时候远处海面上,飘来断断续续的歌声。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我回头看了看,远处海面上一个白发老者,晃晃悠悠地飘向我们。
  日期:2018-07-03 21:25:20
  第192章 一叶漂洋过海
  本以为自己眼睛花了,但他双手左右舞动,这姿势像是划船,手里应该是竹竿吧。大浪滔天,也看不清他怎么浮在海面上的,脚下好像是一片绿色的东西。
  “一叶漂洋过海?”青青捂着脸喃喃道,她大小姐脾气,被我打了一巴掌也没撕我脸。

  我似乎看到了希望,将张蓬扶起来坐着,轻轻拍着他的脸问道:“瘦猴,清醒点,那是不是你师父?”
  他艰难地睁开眼睛看了一下,摇摇头说:“声音有点像,但我师父不是白头发。”
  这就奇怪了,那这家伙是谁,既然能在海面飘,难不成这世界上真有神仙吗?我连忙站起来,大声喊道:“东海老神仙,求求你救救我的朋友。”
  白发老头继续唱歌,也不理会我的呼喊,突然一个大浪打过来,将他掀翻在水里,麻痹的,这是怎么回事?说好的一叶飘洋过海呢,什么狗屁神仙。这时候我才看清那不是什么树叶,像是绿色的小舟,不会是附近岛上的渔民吧。

  老头在水里胡乱扑腾,大声喊道:“救命啊……我不会游泳。”
  哪有个神仙的样子。
  “水生,这是……是我师父,去救他。”张蓬轻声说道。
  我看了一眼刘灵,说道:“小刘,欧阳雄以为你有回春丹,不会轻易杀你,你也不要乱来,等我回来。”

  说完我想跳进海里,十三点一枪打在手扶的铁栏杆上,子丨弹丨弹回来,差点打中张蓬的脑袋,这****的,等我回来第一个就弄死他。
  “让他去吧,盯着刘灵就行,我倒是想找文道问问,这世界上到底有没有回春丹。”欧阳雄说道。
  “救命啊……”张蓬的脑残师父还在那喊着,这种人来了有什么用,送人头吗?还是来给自己的徒弟送行的。
  但张蓬既然开口了,我必须得去。游向文道的时候,才发现他抓着一个刷着绿漆的竹筏,两头是削尖的,所以在远处看的话,的确像片绿色树叶,这个装神弄鬼的老骗子。
  “小伙儿,救我……”他看到我,拼命喊着,还不停咳嗽,估计被海水呛得差不多。
  我游过去,也不急着拉他,问道:“你这装的是什么逼啊?”

  “哎呀,你不知道啊,我从沱沱河划船到这里来的,太累了,没留神。”
  他一说我就火了,臭不要脸的,沱沱河在哪?划这破玩意儿从西部长江源头,一直到最东边的大海?智障啊!“你要是这么吹牛逼,我可不救你了,你自己扑腾吧。”
  “我没有吹啊,半个月前就出发了。”他争辩道。
  “干嘛不坐车或飞机?”
  “我出门少,有点晕车,也没有身份证,买不了票,还是自己划船好,可以看看三峡风景。”
  我要不是看在张蓬的面子,就按着他的头喝饱海水。我将他扶上绿竹筏,他抓着边沿趴在上面,生怕被巨浪再冲到海里。我拖着竹筏朝欧阳雄游去。
  “张蓬受伤了,你能救吗?”我问。
  “哪里受伤了?”他问。
  “心脏。”
  “多久了?”
  “二十分钟了。”
  “还好,还好,没来迟。”他嘀咕道。
  欧阳雄站在船边,看着白发老头说道:“文道师父,好久不见。”
  “是啊,二十年有了。”文道小心翼翼的站在竹筏上,对我说:“推我上船。”
  我推着他的屁股,他艰难地爬上去,这家伙有点胖,估计也半个月没洗澡,身上臭烘烘的。他走到张蓬跟前,看了看枪伤,说道:“坚持会儿。”
  “师父,你怎么染发了?”张蓬有气无力地问,嘴角都流血了。
  “哎呀,出门必须得化妆,不然容易被仇家盯上。”他说完一把拉掉白发,变成一个光头,原来戴着头套。
  难怪张蓬是个逗逼,原来有这么一个不靠谱的师父。我冲他吼道:“别他妈叽叽歪歪,赶紧救他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