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的童谣,现在细思极恐》
第45节

作者: 一念错误终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毛病啊你,这是什么海鲜?”说完我觉得不对劲儿,这像啥,章鱼啊!

  我连忙拽着张蓬的衣服拖回来,说道:“这可能就是章鱼怪的身体了,正是它托着羕岛。”
  “这得多大啊!”张蓬叹道,的确是大得不敢想象,因为从那台阶下来,进入冰面,本来就走了好久,再追蜘蛛到这里,冰下全是这种东西。
  但好像也没什么攻击力嘛,只是我们要找的东西咋整。我蹲下来看了看铁棺底下,想看欧阳雄那本《淮南鸿烈》记载是否属实,找了半天发现果然有暗门啊,角落处有个很小的按钮,按了一下,半截棺材底板先是弹出,慢慢向后移动,露出一半足够进出的空间,真是精巧。
  里面竟然掉出发霉的被子,被单是纯黑色,棉麻材质,花纹怪异,一股怪味,难道以前还有人睡在里面吗?
  “刘灵,看来你的先人已经出去了。”张蓬分析道。
  “出去了就好。”刘灵摸着被子轻声说道。
  “算了,走吧,没有回春丹,我们也没必要待在这了。”我说道,张蓬失落地点点头,这次他恐怕真要放弃了,他折腾十来年,最有可能的两个地方都没有,还有什么信心呢。

  “你可不能走,招魂幡没找到,你若走了,我们出去碰到危险怎么办?”西冈晴子说道。
  我没好气地说:“管我鸟事啊,你不是要在这里陪爱人吗?最好都死在这里,你们家的怪物也在这,正好大团圆,好好过日子吧,这么大的一条章鱼,你们可以吃好几辈子,拜拜!”
  妖夜站在我们跟前,寒光一闪,抽出村正刀,刘灵挡在我前面跟她对峙。
  “张蓬,我们杀了这两个妖婆。”我说道。

  端木百惠掏出一个小袋子,我就知道她又要玩木偶了。
  日期:2018-07-02 21:40:57
  第187章 人头章鱼
  这架打得有点莫名其妙,没找到招魂幡居然还不让走了,之前做交易的时候,老妖婆可没这么约定。
  “老妖婆,你可想好了,打起来谁都出不去。”我提醒道。

  “是的,不找到招魂幡,你们就在下面陪我们吧。”西冈晴子回道。
  老妖婆真是自恋,我可不想在这暗无天日的水下陪着她。这时候我好像看到冰块下面,什么东西快速游过去,冰窟窿处一个人头从章鱼身体里挤出来,看样子是个男人,皮肤被泡得皱巴巴的,身上一根毛都没有,没有头发,没有眉毛,睫毛就更看不到了,那种怪异的白色皮肤,跟章鱼身体有点像。已经不像正常人类了。
  他没有穿衣服,可能他不需要穿衣服吧,不知道是没有下半身,还是嵌入章鱼身体内,只能看到肚脐,脖子上挂着一个黑色锦囊。
  我们看傻眼了,谁也没说话,更没心情打架,这家伙怎么从章鱼肚子里钻出来呢,他抓了抓头皮,我发现他没有指甲,所以他好像越抓越痒,越痒越急,烦躁地说:“吵死了,吵死了,痒痒痒……”
  居然会说人话。
  “你到底是人还是某种不明海鲜啊?”我问。
  老妖婆看着那黑色锦囊,对我们没了兴趣,妖夜提着刀跟在她后面。男人看着她们,吼道:“不许过来。”
  “锦囊给我。”老妖婆说道。
  男人瞪着她们,一条章鱼须从窟窿里钻出来,飞向老妖婆,妖夜一刀砍断,又有十条章鱼须飞向她们,缠着老妖婆的脖子提起来,妖夜一时只能自救,章鱼须源源不断的供应。
  “你们是谁?”男人问。

  我拉着刘灵,朝张蓬使了个眼色,准备逃跑。没想到刘灵却甩开我的手,走向男人,那男人也看着她,好像似曾相识一样。
  他焦躁地挠着脑袋,看着刘灵,问:“咋想不起来了,是你吗?”
  “是我!”刘灵回道,情绪有点激动。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说道:“爹,女儿来迟,让你受苦了。”
  “你过来。”男人看着刘灵说。
  刘灵还真往他跟前走去,被我一把拽回来了,“你中邪了?这家伙是章鱼怪。”
  她抓着我的手,说道:“水生,他真是我爹。”

  “你……你爹?”我懵逼了,看着摸不着头脑的张蓬,“瘦猴,她被迷惑了,赶紧搞醒她。”
  张蓬顿时醒悟,掏出一张符,拍向刘灵的额头,被刘灵快速抓住手推开。
  “水生,他是淮南王太子刘迁,我亲生父亲。”刘灵正儿八经地说。
  “你他妈疯了?这里面不对劲儿,咱们赶紧走。”我说完拽着她。
  “淮南王早就没了,我现在是羕王,羕岛之王。”刘迁回道,这家伙真是喜欢当王了,自封羕王。
  我已经傻眼了,脑子里一片混乱,看着张蓬,希望他能一巴掌打过来,打醒我,或许我像上一次那样被迷惑了,但他也一头雾水,如果刘灵是刘迁之女,那说明什么问题,她肚子里有回春丹,她活了两千多年,我……我喜欢的女孩是一个长生不老的怪物?
  “你能活到现在,肚子里的回春丹还在吧?”刘迁问。

  “是。”刘灵回道。
  刘迁嘴角一扬,居然笑了:“过来,过来,我等你好久了。”
  “爹,你怎么会变成这样?”刘灵问。
  “七十年前,羕岛被攻击,我被一个贱奴暗算,抢走了回春丹,我只能将身体寄生在章鱼怪身上,我很痛苦,刘灵,回春丹给我吃了,我或许还能接好下半身,听说这个能让肉体伤害自动恢复。”他说完,那两条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跑到边上候着,原来这玩意儿就是刘迁的下半身。
  张蓬提着太阿剑走到刘灵边上,问道:“谁抢了你的回春丹?”
  “铁听。”刘迁回道。
  我想起了铁耳,便问:“他是不是没有耳朵?”
  “他刚开始是有耳朵的,听力无双,我就留着他帮我打理羕岛,偷袭我的时候,被我削掉了而已。”刘迁说完,冲刘灵招手,“过来,过来,我要取丹。”

  麻痹的,欧阳雄找回春丹找得快吐血而亡了,现在一下子冒出两颗来,简直梦幻。
  刘灵看着我,她应该也知道取丹就意味着死亡,我看着她,觉得好陌生,明明是二十岁的小丫头,怎么一下变成活了两千年的不老身。
  刘灵见我没有理她,站起来走向刘迁,“爹,我死了,你要去救爷爷。”
  “救什么救?”刘迁突然吼道,“若不是他想造反当皇帝,怎么会被刘彻搞成这样,我本来可以好好当淮南王,长生不老,过着富贵的生活,结果被困在这里两千年。”
  “你是羕王,那这羕岛的一切都是你搞的,明明可以出去,为什么不走?”张蓬问道。
  “我被铁马葬送进章鱼怪肚子里,它跟我的交易就是,可以不吃我,但我必须要给他找足够新鲜的人肉,这里本来没有空间,都是实心的山,所有的一切,都是我花了两千年,独自一个人开凿出来的。”刘迁回忆道,他似乎脑子有点坏了,不停挠着头,焦躁不安,迫切地看着刘灵。
  这话鬼都不信,这么大的空间,上面还有大厅和深不见底的人鱼Ji院,一个人怎么开凿出来,谁有这么大耐心?简直比愚公移山还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