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的童谣,现在细思极恐》
第44节

作者: 一念错误终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果然有效果啊,蜘蛛屁股被猛地攻击,只能不停掉头躲避,苦的可就是我了,被拖在冰块上甩来甩去,感觉右边肩膀全废了,不过这家伙身上的毛实在太牛逼了,飞速抖动,将很多金色小剑击飞。
  刘灵连砍几刀,将铁链子砍断,巨大的铁马葬棺从空中掉落下来,砸在前面不远处,冰面顿时被砸成一个大窟窿,铁棺慢慢沉下去。刘灵也抓着铁链子飞下来,黑刀砍向蜘蛛,蜘蛛抬起头居然用牙齿咬住黑刀,甩来甩去,估计想将刀夺走,但刘灵就是不松手,蜘蛛猛地一摆头,将刘灵甩出老远,撞在一个什么招牌上。
  刘灵重重摔到冰面,我看着她嘴角都有血,但她没有丝毫耽误,旋身起来滑向蜘蛛,快速连砍三刀,她刀法精准,无论蜘蛛怎么攻击躲避,砍的都是同一个地方,终于砍断了一条腿。
  蜘蛛一声惨叫,屁股又被张蓬不停戳着,拖着我转身朝冰窟窿跑去。
  “让它掉进冰窟窿。”我喊道。

  他们都是我肚子里的蛔虫,立刻明白了,知道我要将它逼进水里,刘灵低身攻击左边,张蓬一边继续攻击屁屁,分出金剑攻击蜘蛛右眼珠子。
  蜘蛛的腿实在太灵活了,知道刘灵的刀有点猛,不停躲避,所以几乎砍不中。刘灵这女人打起架来冷静又聪明,手中拽着的铁链一甩,缠住蜘蛛的脖子,那硬毛正好插进铁链孔里,不知道多牢固,她将另一头缠在快要下沉的扬起的铁马前腿上,蜘蛛被拖着嗷嗷叫,脚死死卡着冰面。
  日期:2018-07-01 20:35:51
  第186章 空棺
  “张蓬把刘灵拉走,不要下水。”我吼道。她用金鸡独立的姿势踩在马头上,准备借机砍蜘蛛头呢,冰水都淹到膝盖了。
  张蓬冲过去抓着她的手臂拽上去,这女人不是怕冷吗?这么低的温度敢下水。
  蜘蛛的力量有限,那铁马葬棺多重啊,它被拖进水里的时候,估计都快气死了,我也终于解脱了,很容易就从它脚底下脱落,但我并没有爬上去,因为蜘蛛飞速扇动硬毛挣脱了铁链子,待会儿爬上去,又难得搞了。
  更恶心的是,铁马棺不下沉了,停在那,这水也太浅了吧!我勾着头,弓起身子,左手抱着腿,像个刺猬的姿势,背部朝下,飞速扇动麟甲,准备跟这****的蜘蛛毛比谁扇得更快,谁更硬。

  它怂了,想要逃走,从冰窟一直干到冰面覆盖的地方。机会来了,双脚顶着水面猛地往下顶,硬碰硬,蜘蛛下不去,也上不来,在水底趴着,我能感觉到麟甲切割时,断刺插进背部肉里的痛苦,但是我不能停,因为它没我的硬,一鼓作气干死它,潜力是逼出来的。
  很快我就感觉自己陷近它恶臭的身体里,绿色浓液钻我的鼻孔,我连忙用手捏着鼻子,憋住呼吸继续干,直到蜘蛛倒下再也不挣扎了,我才爬出来。
  回头一看,牛逼啊,我的麒麟背,将蜘蛛背部顶出一个大洞,肠子都被我扇个稀巴烂,不是跟我来劲儿吗,不过如此啊。
  更奇怪的是,水下奶白色的东西在上浮,站在上面,感觉软软滑滑的,我的头都顶到冰面了,连忙游向冰窟窿,铁马居然也被顶出水面,这是啥情况?
  刘灵和张蓬伸手将我拉出去,我后背麟甲居然还煽动了几下,一堆断刺被排出来,掉在冰面上。
  “没事吧?”刘灵问,看着我右肩锁骨下的大血洞,然后脱下上身潜水衣,将里面的白色保暖内衣拉出来。
  “你说有事没?根本不听话,跑得跟兔子似的。”我吼道,刚才干得起劲不觉得,现在发现右边肩膀痛得无法动弹了,背部麟甲挡住,所以没刺穿。
  “你……你干嘛?我受伤了才肯脱衣服啊?张蓬还在这呢,不方便办事。”
  “我给你包扎伤口。”刘灵一脸懵逼地看着我,似乎不理解我自作多情的话,她用黑刀割衣服。

  “让张蓬来啊,你体寒。”
  张蓬胸前也被划破了,这潜水服是端木百惠赞助的,质量似乎特别好,不然他可能比我伤得还严重。
  刘灵居然又从里面拉出一件红色保暖内衣,说道:“我穿了两件。”
  “奇葩,穿两件保暖内衣,你来吧,你来吧,我不跟你抢。”张蓬说道。
  她割了一圈,从头上取下来再折一道,敷上张蓬师父特制的金创药,那药是黑色糊状,味道刺鼻,刘灵将布条套在我伤口处,我拉起来闻了一下,这才是纯正的刘灵味道嘛,神清气爽,止痛疗伤之灵药。联想到刚才扇杀蜘蛛的威猛,我不禁嘀咕道:“我这是心有猛虎,细嗅蔷薇啊,可惜这不算真正贴身衣物。”
  她可能没听懂,我又提醒道:“你应该用最里面那件红色的,我喜欢红的。”
  “你说迟了。”刘灵回道,从后面猛地拉紧,痛得我呲牙咧嘴的,张蓬将针线包递给她。她一手拉紧,一手缝着,手法娴熟,我看了看伤口,血应该止住了。
  “你还会这个?”我以为她是个粗人呢,没想到还会针线活儿,张蓬也会,看来只有我不会了,我小时候自己缝衣服,缝完后总感觉衣服被狗撕咬过。
  “我的伤口都是自己缝的。”刘灵说道。
  她这话一说,我气就全消了,耐心地说:“等你办完事,不要再打打杀杀的,跟我好好过日子。”

  “好!”她回道。
  我看着张蓬,以为自己听错了,他说:“你小子可以啊,莫名其妙捡个漂亮媳妇。这姑娘不拿刀砍人的话还是可以的。”
  “还行吧,就是脾气不好。”我谦虚地回道。
  “没青青好。”刘灵补充道。

  “你也不要自卑,我会好好培养你的。”
  每当我们干完事的时候,西冈晴子老妖婆就会出现,我都怀疑她是不是每次都躲在一边看着,这种合作伙伴可真不能相信,况且她还要杀我。
  她看着被顶在冰面下的蜘蛛尸体,又看了看我的背,说道:“幕府时代的土蜘蛛,就这么被你顶出一个大窟窿,你不是人。”
  “你他妈才不是人呢,我们都快被蜘蛛毛戳死了,你在边上躲着看。”我吼道。

  老妖婆有一点比较好,就是我怎么骂脏话,她都不跟我计较,一心想杀我。她走到铁马葬馆跟前看了半天,才说:“你们真是奇怪啊,春秋战国时代炼制长生丹发明了火药,却用来做烟花,有这么精湛的机械技术,却用来做铁棺诅咒别人,这些技术加一起,就可以生产枪炮了。”
  “别说没用的,我们应该到了鬼市,你情人的招魂幡呢?”我问。
  老妖婆听我说到这里,愁眉苦脸地看着一望无际的黑暗鬼市,“跟我想的不一样,我爱人的尸体腐烂了,我该如何完成他的遗愿。”
  “什么叫遗愿?他知道自己会死吗?”我问。

  “他卜卦技术非常高超,曾经为自己和帝国算过,说最终的结果是国败他亡。”
  “那他还不滚。”
  “为天皇效忠,是他的心愿。”
  这时候本来立着的铁马棺轰的一声倒在冰面上,我走过去一看,冰窟窿处鼓起白色的东西,将铁马馆顶到的,又软又滑,我拿着张蓬的剑猛地插下去,插出一个坑然后剑就打滑了,什么玩意儿啊!张蓬趴在上面闻了闻,又舔了舔,说道:“海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