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的童谣,现在细思极恐》
第43节

作者: 一念错误终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灵……”我轻声喊道。
  “别喊了,你又不知道这里面多大,先找到铁馆,就能找到她了。”张蓬说道。

  我看了看两头,一眼望不到头,冰面也很宽,还有不少店铺的样子,那台阶出口处有副对联刻在石壁上。
  杀人莫问缘由,贩尸不问买主。
  “真不愧是鬼市。”张蓬叹道。
  在招牌隔壁大概就是黄金位置了,已经腐烂的木板上写着:铁听钱庄。这难道就是铁耳老爹或者爷爷的生意吗?开赌场还有钱庄,牛逼大了。
  铁听钱庄隔壁,招牌名字更渗人:美人皮医院。难不成那时候还有整形手术啊,这医院招牌还挺大,里面估计也不会小了,外面有个玻璃展示柜,像极了鬼洞里的那个女人脸皮格子,看来也是正儿八经换脸,而不是拉个皮打个针那么简单。
  接着我还看到,什么卖鸦片的,卖童女初夜的,卖器官的,卖毒药的,卖蛊的,卖二手慰安妇的,五花八门,变态至极,全是见不得人的生意。最不要脸的是,有个招牌明目张胆地写着:汉奸介绍所。
  “我擦,绝了,以前这里到底是什么奇葩地方。”张蓬叹道。
  日期:2018-07-01 20:35:26
  第185章 悬赏名单
  我用头灯照着这些五花八门的招牌,回道:“无法无天之地,没有道德没有法律的约束,干这些勾当的人,你也别指望他们有什么家国情怀,为了钱明目张胆做汉奸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也不算明目张胆了,你没看大门上面写着吗?保密是这里唯一的原则。”
  “这羕王到底是谁啊,能耐不小。”要人保守秘密,这可是很难的,也许之前看到的那个什么会员档案,就是为了经营的可持续性。
  “你说要是在现代社会开个这样的鬼市,会不会有生意?”张蓬问道。

  “那肯定有啊,这里又不能通网,规矩森严,秘密无法泄露,有Ji院,有赌场,还有这种随心所欲的地下鬼市,生意估计会火爆。”
  前面电筒光亮一闪,有铁链子晃动的声音,我觉得可能是刘灵,想跑过去,被张蓬拖住,又滑到在地。
  “你拖我干嘛?”我揉着屁股怒道,屁股的伤还没愈合呢,要不是蝾螈臭了,我肯定又要弄块吃吃。
  “小心点,这里面可能有东西,还有铁耳,别中计了。”
  “可是刘灵……”
  “你们两个迟早被对方害死,难怪现在城里人,都不玩办公室恋情,就不能跟情侣组队,总是互相惦记,能干啥正经事?”
  “别废话,慢慢挪到那边去。”

  我们从店面边上慢慢往前挪,真是讨厌死刘灵了,急个屁啊,那刘迁是她爹不成,我可不想有个千年老怪物做老丈人。
  冰面上好像有脚步声,声音有点怪,抓得冰面滋滋响,我说开到强光看看吧,却被张蓬拉进一个店铺里躲着,有半边木门挡着。我关了电筒,那声音越来越近,我特别想打开电筒看看到底是什么,万一是铁耳,就可以上去干了啊,免得又被他跑了,但听声音也不像人,有点密集,像是有很多脚。
  张蓬将我拉回来,用手捂着电筒,看着墙壁上贴的一张纸,上面写着最新悬赏通告几个大字。
  再往下一看名单,第一名是江中鹤,悬赏两千两黄金,第二名是寒月刀女,悬赏一千两,第三名是张文道,悬赏八百两,第四名石清,悬赏八百两,接下来还有青帮杜老大之类的。除了黄金,还特意标注附加待遇,比如杀了前五名任何一个就有机会获得日军职务,级别很高,为大东亚共荣圈做出一份贡献之类的屁话。

  “这是特务机构的悬赏吧!”张蓬问道。
  “肯定是,除了江中鹤,那寒月刀女是怎么回事?还有张文道是你师父吗?”我问。
  “我师父不姓张啊!”张蓬回道。“寒月刀女,不会是刘灵吧。”
  “放屁,寒月刀女肯定是拿寒月刀的女人啊!怎么一定是刘灵呢?”

  “老子信了你的邪!”我骂道,想撕下来装进口袋里,拿出去慢慢研究,但是贴得太紧了,加上时间太久,纸张早已没了韧性,根本撕不掉。
  这时候冰面上的声音朝我们走过来,连忙将灯关了,你说这西冈晴子跟来干嘛,一把年纪了,那么长的台阶,她不会要走到天亮吧,到时候上去不是要哭了,不然那个妖夜还能帮帮忙,毕竟现在是队友。
  我看到木门上有个缝隙,便凑近看了看,根本什么都看不到啊,冰面上寒风嗖嗖的。
  “你刚才听到了没?”我问张蓬。
  “听到了,刮擦冰面的声音。”张蓬回道。
  “咱们打开电筒冲出去。”我说道。
  张蓬剑过符,我们几乎同时开到最强光,猛地冲出店面,八条毛腿将我们包围,那长腿越往下就越尖细,像把利剑,难怪刚才戳得冰面滋滋响。
  我抬起头一看,什么东西啊,蜘蛛吗?全身竖着像刺猬一样的硬毛,一嘴獠牙相互交叉,大眼睛是血红色,中间还有个绿点,腿比我们人还高,现在正在它身下呢。
  一滴浓液从它嘴里落到我下巴上,我连忙擦了,黏糊糊的,这鬼东西是看到我们流口水了吗?
  “跑!”张蓬说道,一剑砍向蜘蛛的毛腿,这家伙腿非常利索的抬了一下躲过了,我们在冰上哪里跑得快,回头一看,大蜘蛛八条腿开动,不到五秒钟就罩住我们,一只尖锐的腿抬起来插向张蓬的头,我一腿踹向张蓬的屁股,将他踹出老远,不是我踹得太重,而是冰面太滑。
  我单腿没站稳,一屁股摔在冰面上,一只蜘蛛脚插进我的右肩膀,大概是锁骨下面的位置吧。这****蜘蛛拖着我就跑,它有八条腿,所以戳着我的腿并不抬起来,我也没法去抓,上面都是刺,根本逃不掉。
  张蓬追上来,将太阿剑握在双手猛地一搓,吼道:“天地奉敕,策召神剑……”
  太阿剑便飞向蜘蛛,我发现蜘蛛全身的硬毛开始飞速抖动,太阿剑都没地方插,张蓬从冰面上滑过来,接着剑砍腿,剑直接被快速抖动的硬毛弹了回去。
  “菊花,菊花!”我提醒道。

  张蓬将黄豆撒向空中,黄豆变成百把小金剑插向蜘蛛屁股,大部分都被弹了回去,可能有支小金剑趁机戳中了,蜘蛛回头一声怒叫,毛腿一甩,将张蓬胸前拉出好几道血痕,幸好他躲得快,不然胸口可能会被划开。
  “水生……”刘灵的声音,我忍着痛,找了半天,靠,这女人什么时候跑空中去了,上空果然有十几条铁链子吊着铁马葬棺,那么大的玩意儿悬在空中不怕砸死人啊!“它要将你拖到洞里去。”
  刘灵估计看到了蜘蛛洞,她在那跃跃欲试,想从上面跳下来救我,这傻女人找死吗?这么高。
  “别跳,别跳……”我喊道,“刘灵,砍断铁棺砸下来,瘦猴,蜘蛛要将我拖到前面洞里去,阻止它,攻击它屁股。”
  张蓬拿着太阿剑追上来,掏出朱砂画了八卦图,喊道:“爻剑归位……”黄豆退回去,他又在那里飞速旋转八卦,猛地推向蜘蛛屁股,据他说高速旋转再射出去,才能产生更大的杀伤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