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的童谣,现在细思极恐》
第40节

作者: 一念错误终身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家伙有大量的钱,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确实无敌了。
  铁耳突然挣开绳索,从船上跳进水里,消失不见,我也不敢追,张蓬和刘灵都在枪口下呢。欧阳雄的几个保镖,手里拿着真枪实弹,控制了局势。
  日期:2018-06-30 21:29:22
  第182章 追踪羕岛
  我没回话,夺过张蓬手中的碗,随便洗了下,蹲在船头看着茫茫大海抽烟,张蓬可能也是太累,在船板上铺好被子睡着了,刘灵也不知道睡着没有,躺在那一动不动,生闷气吗?
  我更累,但根本睡不着,很多烦心事。
  那么多莫名其妙的怪物,妖夜,杀手十三点,我该怎么保护他们,那大章鱼的吸盘虽然吸不到我,但我能救得过来吗?
  前两天下羕岛,很多地方没找,也不知道那铁马葬棺在哪。刘灵到底怎么回事啊,我明明是真心喜欢她的。难道要等我死的时候,她才会明白吗?我才十九岁,还没活够呢,更不想他们出事。
  看来我没法跟那什么江中鹤比了,没点出息,满脑子儿女情长,必定英雄气短,但我从来没想过要当什么英雄啊,从小到大,都是身不由己。
  半包烟抽完,被海风吹得头痛,便打算睡觉了,船上真的有点冷,刘灵卷缩成一团,我替她盖好被子,塞进身下裹着,脱了外套盖在上面。

  “水生,起来,有人过来。”刘灵的声音。
  我还以为睡得挺沉呢,听到她的声音连忙翻身起来,最近都是神经紧绷着。老妖婆一行人杵着拐杖走过来,我看了看时间,十二点多了。
  她们上了船,跟班将潜水设备全部搬上船,这妖夜也是厉害,手臂被枪打了,一点事都没有,不过打起来应该会有影响吧,别伤到小灵子就行。
  “走吧,你们能找到羕岛吧。”老妖婆说。
  “你一把年纪了,也跟着去啊!”我问。

  “找不到招魂幡,我就在下面陪着爱人了。”她说。
  这倒是让我有点惊讶,岛田文夫到底有什么魅力啊,家中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对他爱得死去活来的,都死了几十年,还让两个女人念念不忘。
  “那里面都是你们的东西,你能控制它们不伤人吗?”我问。
  “没有招魂幡,谁也控制不了它们,原本就是强行收服的。不过你单身匹马都能出来,说明还好。”
  “我他妈那是运气好!”我回道,根本没提人鱼,不想让更多人知道她们的事儿。
  “我们的交易还有效吧?”
  “有效。”我说,有了回春丹,张蓬就会充满希望,不会说丧气话了。至于招魂幡,那就顺其自然,那个声音谁知道是不是被人下了套子,现代社会,老妖婆还能干嘛,最多就是想让那些玩意儿为自己的杀手集团所用呗。

  张蓬将折好的十几条黄纸鱼,扔进水里,念了咒语,小鱼便朝前游去,我们跟在后面,端木百惠对这个好像很有兴趣,走到张蓬边上搔首弄姿地问:“张大师,你刚才念的是什么?这个法术能教教我吗?”
  “一边凉快去!”张蓬吼道,特别解气,他跟我不同的是,他永远不受女人迷惑,虽然是个近三十岁的老处男,也不知道怎么做到的,心中只有娜莎吗?可他们都没睡过吧,真是无法理解啊!
  刘灵走到我边上坐下,海风吹着她的秀发,盖住了脸庞,她好久没理发了吧,头发比我第一次见时长了不少,“要是刘迁还活在岛底,你准备怎么办?活剖给张蓬取回春丹吗?”
  “你不说他是你什么人,那我就剖,活着也是千年老妖。”我回道。
  “那到时候可别怪我杀你。”她回道。
  “行,杀了我之后,记得去理发,我喜欢第一次见你时的样子。”
  “好。”
  她倒是回得干脆,我明明是讽刺她的啊,听不出来吗?懒得理她,我看到时候她能不能下手杀我,不是我自恋,我觉得她肯定也喜欢我的。
  我走到船头看着东洲渔村,想看看欧阳雄有没有来,但是并没有什么动静,莫非他在等青青接文道师父来吗?老妖婆杵着拐杖走过来,“放心吧,他撑不了多久,肯定会来的,只不过想趁火打劫罢了。”
  “岛田文夫很帅吗?为啥你和宫崎葵对这个渣男如此念念不忘。”我问。
  “每张脸都很英俊,但这不是最重要的,而是他懂女人心,每一次亲热都让我至今难忘,每一个眼神都出现在我梦里。现代的年轻人以为甜言蜜语就会让女孩开心,这是最低级的,而他不同,打骂甚至是虐杀,都能让人感受到那种浓烈的情感。他死了,我也死了。”西冈晴子说完叹了口气,她不是在开玩笑,而是极其认真的。
  我还是太年轻了,无法体会那种打骂虐杀的爱情,便说:“好,好,别说了,我的小心脏受不了,你说的每张脸是什么意思?”
  “他是多面人,每次来都用不同的脸来见我,但我知道那就是他。”
  “多……多面人?像宫崎葵那样贴人脸吗?”

  “宫崎葵那丑女人的恶心招数能跟他比吗?他的脸是自然变化的,不是贴人皮那么简单。”
  这他妈就邪门了,难道这老妖婆当年是爱上了每天换不同男人的新鲜感吗?这事细想一下,倒是有点意思,假如你有一个老婆,今儿是冰冰,明儿是诗诗,后天是菲菲,那想必也能爱得死去活来。当然了,要是宫崎葵这种搞法,把脸皮贴在脸上,还能看到痕迹,那就可能硬不起来了。
  男女****果然都要从培养欲望开始啊,天底下大概只有张瘦猴跟娜莎,什么都没发生,还能十几年不离不弃。
  这种柏拉图式的爱情,可不是我想要的,我该怎么对付小灵子呢,冰川融化后,想必也能被太阳照得温暖如春吧!
  张蓬将船停下,关了灯,轻声说道:“应该就在这附近了。”

  我盯着水下的小黄鱼,它们在水里不停打转,有点没头没脑的感觉,我问:“符鱼怎么找到羕岛啊!”
  “我将你的血符贴在露出的烟囱上,嘿嘿,聪明吧!”
  “烟囱没露出来啊!”
  “应该今晚露出来过,不然符鱼找不到的。”

  “为啥不等你师父一起下去呢,搞不好他能对付一些怪物。”
  张蓬摇摇头说道:“他就是旱鸭子一个,掉水里只会吓扑腾,大呼小叫,搞不好还要我去救。不用等了,他不会来的。”
  “我还以为你师父很厉害呢。”
  “他学的都是诡道,跟那个刘八公差不多,坑人可以,干架一般般吧,会的我都学得差不多,只是资历比他差点。”
  “你干嘛不学他那一套?”我问。
  “我不是那块料,只会阳道,他就教我这个了。”
  “难怪耍得我们团团转,干架一般般就行,那我以后可以揍他了,刘八公肯定也是他徒弟。”
  这时候海面一根烟囱缓缓浮出水面,我上次没看清,这次距离远,今晚有月亮,我看明白了。海面上冒出无数粗壮无比的章鱼须伸出来,远处的看不清,总之很多,看来羕岛真是被巨型章鱼怪包裹着的。

  “小心那吸盘,吸上去很难挣脱。”我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